A terrible day

星期五很糟糕。

下午发生的事简述如下,早晨我发现自己下午参加竞选的正装忘记带了,于是决定中午回家拿,十二点我准时从学校出发,阳光很好,所以我骑车很随意,结果到家 12:45 分,心想还好,反正 2:20 开始演讲,然后开始磨,先是烧泡面,然后,我洗了个澡(因为上午有体育课)。洗完澡,开电脑,我把邮箱里以前存的演讲稿调出来看看,然后开始修改,并且进行试演讲,最后抬头一看,发现 2 点钟了,我开始绝望了,肯定没有时间给我打印稿子了,而且我身边一个移动存储设备都没有,于是决定脱稿……

我赶快穿好准备好的衣服,然后准备出门,我发现,我只有自行车钥匙,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骑车肯定来不及,钱包有在学校里,我开始抓狂似的翻箱倒柜,没有找到一分钱,突然,我想起了,在我的一个抽屉里的一个储蓄罐,这是我五岁时开始用的储蓄罐(当时我没帮妈妈做一件事,妈妈就给我一元钱,然后扔进储蓄罐),我打开它,然后取出 20 个 1 元钱(我当时自己感觉这样给司机钱的时候,画面会很搞笑)。

我奔上马路,如饥似渴地搜寻来往的出租车,结果是 no taxi,我突然看见前方有两个新疆小朋友在动一个美眉的包包,我条件反射(因为我自己也被偷过,但他们没有成功),立即冲上去,告诉那个美眉(我怎么有点像雷锋了)。好,助人为乐后继续找车,突然,有若干摩的(摩托出租车)出现在我面前,我从没对这种非法的东西感到厌恶,并且此时,我觉得我会体会到它的好,我表现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我说去国权路,然后提出“卖国条约”,给他 15 元,他说,10 元就可以了,我很高兴。然后上了车,车开得飞快,在车上,我反复想着稿子的内容,8 分钟就到学校了(绝对比出租车快)。

我狂奔至教室,然后他们告诉我在演播室,演播室?我继续狂奔到旦华楼 6 楼(想想,那是六楼啊),我发现其他竞选的人都没到,我很欣慰,然后开始准备演讲内容,结果我发现这里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主持人,我感觉很不对,肯定还有一个演播室,于是问旁边的人,他们告诉我在问思楼,我再次狂奔,来到问思演播室,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还有 3 个人就轮到我了,我回忆着稿子,发现很多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完了。

轮到我了,在聚光灯下,我脑袋一片空白,讲了很多零碎的东西。

回到班级,同学很热情地欢迎我归来,我笑着摇摇头。

放学后,我在路上,遇到两个在平行班读书的初中同学,他们间接嘲笑我,说我讲得真好,我也很礼貌的回应,说讲得是不错呀。

这就是这个星期五,什么事都碰上了,总结下来就是 terrible。

Join the Conversation

4 Comments

  1. 原来那个叫正装…
    那时候没仔细看,,因为感冒前头痛得不行.大致上听到一个"假设",大致上觉得证明题做多了留下后遗症…
    最后还是要恭喜一下,红榜里有你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to cq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