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到言论自由给我的启示

知道吗?和陌生人说话是很危险!

记得,上个星期,LY 和我说,有一个高一 5 班的小朋友问他,百度贴吧里面红琥珀是不是我,LY 回答是的。我这时候心里就感觉怪怪的,之后的事让我知道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话要从 5 月 17 日说起,那时候第一次上百度贴吧,看见一个帖子“强烈要求”,于是就回了几贴,反正无所谓,就说一个破解学校电脑的方案(还不是我想出来的,是班级同学告诉我的,而我,对电脑硬件可是一窍不通啊),本来以为很无所谓的,没想到……网络中心的人很看来很在乎!

再回到昨天。昨天早晨有点莫名,班主任做早操的时候叫住我,让我好好想想,我原来在教室里做了什么坏事?我想了半天,没想出来,他提示我是很严重的事情,而且表情严肃,我叫周围同学帮忙回忆,还是没有结果,我突然想出来一个可能:我最后整理教室的时候忘记把空调关掉,结果教室被烧掉了。后来一想,可笑,教室里没有空调。于是向老师索要答案,结果老师告诉我,学校网络中心说我把原来教室里的电脑密码给破了。我一听,感觉很莫名其妙,我平时用班级电脑除了上论坛下载音乐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干(就算教室里装了什么 BT 或电驴,我都很矜持的——没用过一次),突然莫名其妙告诉我这件事情,让我感觉他们是不是在找茬。而随即老师告诉我,他们有证据,这就一下子让我把上面两件事和这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果然!

早操后,老师说哪节下课一起去一次,我说好的,说得很大义,说得很凛然。
后来觉得这样很被动,而且第一节语文课心一直静不下来,就好像你拿到了传票,但是你真的是清白的,所以就急切地想解释,但是该听解释的人不在你面前。所以第一节下课,我就和 LQW 上了网络中心所在的办公室(请同学如果有必要的话做个证明,因为他比较懂电脑方面的东西)。

到了网络中心,看到张老师还有一个女的(名字不知),我主动表示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那个女的发话了,开门见山问:“你是不是把管理员密码改了,或是对电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说没有。接着我同学解释“我们班级的电脑本来 CMOS 就漏电的”,这时老师有点激动,说“我们的电脑都是用一个 GHOST 做出来的,怎么你们班就出问题”,同学解释道:“我们班级拿到手就是这样的,可能是电压过低导致的”,听得我云里雾里,心想,是不是网络中心的老师自定义是权威,结果感受到了来自学生方面的挑战,所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就否定其他的可能性。我觉得有点偏离主题——我的目标就是说明这件事情不是我干的,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管。女的老师又说,很多学生说是我干的!我当即表示,如果有一个学生站在我面前说这件事情是我干的,那我接受任何学校的处分。(其实这时心里在想,如果真的有这种人,我肯定当场给那人一拳干死再说)。和我早晨猜测的一样,网络中心有老师经常潜水于百度贴吧,然后再通过学生(一种在我看来不很正大,不很光明的方式)了解到我的信息,于是找到我。但是明显这个老师不好意思说出来,否则就太明显了(明显到不用推就知道全过程),于是原本想说“很多学生说你是红琥珀”,现在改口说“很多学生说是我干的”,结果导致说错话。我回头看看张老师,还是那一张笑嘻嘻的脸,说了一些话,最主要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你干的,那你肯定知道是谁干的,然后你说是谁干的”,这就让我很郁闷,我是来解决自己的问题的,难道别人的问题还要我来帮忙解决?我回答“为什么我肯定知道?你们怀疑是我干的,但你现在又不能说明是我干的,又要我帮助你们知道是谁干的,这不就很为难嘛?”这让我想起来中国和美国法律体制的区别,在中国都是采用控方举证,而美国——比如美国的证监会银监会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采用的事辨方举证。而且他们当时没有举出任何我是修改电脑设置这件事情的当事人,连辨方都不能算。经过几个回合,老师认为必须要找我们班主任一起来,有种的就单挑嘛~还请班主任出马,是不是有点打小报告的意味呢?而我的策略则是,让他们自己说出百度贴吧的事情。

第三节课上课前,班主任叫上我一起直奔网络中心,等了许久,老 Boss(因为张老师说要等她来才能解决问题) WYJ 终于出现了,这下才知道,肯定就是她派出她的得意门徒们追查到我的个人信息的。她也很开门见山,就直接告诉我,就是因为我在贴吧上面的一些言论,导致他们认为这件事情就是我干的,而且意思就是说我自己说这件事是我干的(事后这句话让我联想起了一些很牛的恐怖基地组织的行为)。但是我搜索记忆,没有发现我曾经表示这件事情是我干的,于是向她要求在看一遍这个帖子,并且认认真真地看。因为我知道,如果粗略地看帖子,很有可能认为这件事情是我干的,但是仔细一看一下,并且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明显我是在继续别人的事情。班主任也很好奇,走在前面一起看,并不停指责我这样说话会引起歧义和不必要的麻烦,这点我表示认同,看完第一页,WYJ 说,你看,这不就说明这件事情是你干的嘛。我问哪几句话说明这件事情是我干的了?我记得她当时局的例子是这句话

“不好意思,我们班级的 BIOS 电都放光了,所以可以完成我所说的事情,人品啊人品……”

我说为什么这句话就说明这件事情是我干的了?她指出后面的“我所说的事情”表明这件事情是我干的,而回到前文,这件事情应该是指

很简单,用光盘启动 windows,什么都可以干,比如在开一个比管理员权限高的账户……之类的。

两句话中主语没有出现“我”这个字,唯一出现“我”的地方就是修饰“事情”的“我所说的”,我想是不是你们逻辑混乱啦?出于礼貌,我说:“这就能说明吗?”,不知道哪个老师说:“这不就说明了嘛~”,我表示不认同。

接下来好像就没有我的事情了,网络中心老师从桌上拿起一旨“诉状”,上面写着我们班级的3大罪状,分别是:擅自修改网关通道,擅自安装什么硬件,还有一个是安装电驴软件。据说这个东西会交到德育处。

经过这件事情一折腾,心情不免很不愉快,晚上回家路上想了很多,回到家决定看看百度贴吧的一些法律文件,我完整地看了一遍,发现百度贴吧协议里是这样写的:

  • 第 5 条 用户的个人信息受到保护,不接受任何个人或单位的查询。司法、检察机关因法律需要除外、用户的个人设置公开除外。

这让我回忆到网络中心老师询问我是不是红琥珀,我一直坚持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我是红琥珀,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个人隐私。

有人会质疑(甚至我自己也质疑过)为什么这属于个人隐私(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自认为一些事情是个人隐私,但事实上不是),后来我也找到了事实根据,百度免责声明:

  • 百度尊重并保护所有使用百度用户的个人隐私权,您注册的用户名、电子邮件地址等个人资料,非经您亲自许可或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百度不会主动地泄露给第三方。

离开网络中心,下楼的时候,我抱怨没有这样不就没有言论自由了,班主任说,这是在中国,不是美国。但看了协议里的话是这样的:

  • 第 6 条 用户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力。

只有一种解释,说的和做的有时候是不一样的,言论自由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所能奢望的,要是你比较牛,你言论自由没问题,如果你不足够牛,比如学生在老师面前是绝对牛不起来的,那你言论就要注意啦!今天看了你说的话,明天就派个小朋友到你班级问问,后天——哼哼——找你谈谈话,看你还牛不牛!还是陈老师说的好,“啊?你怎么不用匿名?傻了吧~”虽然我不喜欢用匿名的方式。

还有关于一开始的那个一 5 班小朋友的事情,我也不能说这个人很不好,只能再次警告自己,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一个简单问题很可能导致一些复杂的事情。但是这并不能让我产生与世隔绝的心态,否则被这种小事扭曲人生观太不值得了,还是要养成健康的良好的彪悍的人生观啊!

回到教室,做考卷,心久久不能平静,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字都没写。我说你们整什么事不好啊,怎么整这种烦心事这么在行,真的是烦死了!

PS: 在回家路上发明了一个词语 spy students,特指那些替老师做眼线工作的学生。

12 thoughts on “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到言论自由给我的启示”

  1.  
    怪谁呢,只能怪:
      1、你那些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却不敢承认的同班同学。
      2、眼线同学
     
    这个只是一件小事情嘛,不要太放在心上。
     
     

  2.      可能你又要怪我擅自窥视你的隐私,不过我想你既然敢把自己的日志贴出来,就不应该害怕别人来看。当然这个别人也应该包括我吧^_^。  也许以前对你的了解不够,看完你的日志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孩子很有想法,而且文笔不错。本想继续潜水的,可是又觉得有些话还是有必要互相交流一下。我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对自己很有要求,也很渴望自身提高(不仅是成绩商的)的同学,这在现在的高中生中并不多见,现在太多的学生只是专注于眼前的一点分数。但你的有些观点有点偏激,我不敢苟同。可能是你对网路中心的工作认识上有误区,所以造成了你自以为是的伤害。
         网络中心在学校只是一个一个纯技术部门,他只对一些现象进行技术认定,而不负责事后处理。所以当网络中心发觉你们班的电脑被清掉了BIOS之后,他的职责就是从技术角度来说明曾经发生过的事。至于这件事是谁做的,并不需要网络中心去追查,那是班主任和德育处的责任。所以事情发生后我们首先就告知了万军,万军问我们谁做的,我们当时说可能是姜。至于你们班主任怎么跟你说的我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里不存在你所说的所谓“打小报告”一说,那只是正常的工作流程而已。至于后来你的辩解,网络中心的老师也不是不予理睬,一味以老师的身份压你,相反正因为章老师认为你说的也许有道理,才会问你“如果不是你干的,那你认为是谁干的呢”这句话。其实不论你知道或不知道,说或是不说,都已经和网络中心没有关系了,因为我前面说了,那是班主任和德育处的职责。至于你所说的一纸诉状,那是你个人的看法。我认为那就是一个情况说明书,用以说明你们班电脑上曾经发生了一些什么事,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技术部门作出的一个结论。他并不牵涉到具体那个同学,只是说明该电脑存在的四个违规操作(你还少说一个噢),这是工作需要,总不能让班主任和德育处的老师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自己去查电脑,这个你认为现实吗?)所以这个情况说明事必要的一个信息交流手段,而并不是你所说的诉状。
         写了这么多无非是希望你能了解网络中心的工作流程,不要由于你对网络中心的误解,而造成偏激的看法,我想你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孩子,应该能体会出我说这些话的目的,记住一点附中老师从不用教师身份去压制学生(那是无能的表现),特别是我哪个罗中心的老师更加不会。

  3. 字数:3,130
    “是不是网络中心的老师自定义是权威,结果感受到了来自学生方面的挑战,所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就否定其他的可能性。”这点我很赞同。上次由于老师设置的失误,我用系统还原功能还原到了上一个还原点,恰好有较高的权限,结果网络中心就认定我用了某些软件。

  4. 原来附中的网络中心也这样
    记得高一的时候,有一次oi兴趣小组网络突然断了,我们就去问信息中心(差不多就是网络中心)。
    结果信息中心的人硬要说我们有一天晚上网络流量超标上百G,所以必须封掉,我们当时就纳闷了,难道我们小组暗藏着图灵奖得主,或者说我们电脑里装的都是外太空开发的下载软件以及可以透支的硬盘?但是他们根本不容辩解,要不是老师去说明情况,恐怕网络就一直断下去。真不知道如果没有网络我们oi小组应该如何生存。

  5. 不过我们班电脑权限被调到最低也有好处,第二次检查时居然因为没有任何游戏、聊天工具被网络中心表扬,班主任也挺高兴的。倒是挺像塞翁失马。

  6. 经典文章
     
    可是跟我说话的那个小朋友不是陌生人…… 真正的spy是藏在那个和我说话的同学背后的。
    我觉得这件事给我的启示就是,感觉平时说的网上的身份和现实身份的种种关系,平时觉得一些这方面的事离我们很遥远
    可是这次一下子就很具体了。 下次在一想起网上说话真的觉得不寒而栗。
    反正对这件事就是就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没有,老头你也没直接怪我,但是大家都觉得这件事很添堵
    让你这么个开朗的家伙郁闷那么久
     
    突然发现吴老师的回帖……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