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和存在的形式

数学里很多东西不够实际,我宁愿停留在存在性上面,可习题偏偏要你算……

这让我想起了集训队选拔考试的题目,你敢不敢算?不敢,不敢就是鸭蛋!还有半小时的时间,我还没狠下心。习惯脑力劳动的人,面对体力劳动的时候就犹豫了。

生活中,存在性的东西很好……

这东西给人以信仰,这些东西如果真的找到了也就没有意思了,就很难在精神上凭吊了。

存在形式不具体的东西那就更好了,这样的东西会有变化的余地,让你看到不同的侧面,反之,具体了,也就身在此山中,不识真面目了。

初中同学出国

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一个同学 SRJ 出国了,去的是澳大利亚,初三他回来看我们,整个人的气质和以前完全不同了,他说他在那里学习很好,是 Top20,那里环境也很好,他家后面有个叫作 Bush 的山,说的时候可以很牛,比如这样说:“我家住在 Bush 旁边……”

初中毕业了,LHF 去了加拿大,他初中跟着我们搞过竞赛,但是大概是他不想继续了,所以到了国外就把他的数学功底都隐藏起来,发挥他的艺术细胞去了。但是事与愿违,老师最终还是发现了他的理科优势,就让他在加拿大继续搞数学竞赛,上次回国的时候,我送了两本竞赛书给他。

后来又一个同学 FZJ 去了澳大利亚,因为不是很熟的朋友,所以不知道什么细节。

这个月底,初中里的好朋友 MZF 要去加拿大了,前天我们一起出去玩,算是给他贱行,唱了一下午的歌,晚上去体育馆打球,打到 11:30,然后通宵打牌下棋,早晨大家就各自回家睡觉了。废话不多说,我就寄语一下:希望 MZF 在加拿大学业有成后,凯旋归来,争取那里放假的时候抽空回来看看我们……最重要的是,外国和国内的情况不一样,不要犯错误哦!

《初等数论》二三事

最近看潘氏兄弟的《初等数论》,深有感触——言而总之就是——酷酷的。(说“酷酷的”,不是我发明的,第一次是听李禄俊在冬令营的时候说的,他说的时候就是“酷酷的”,所以我也学着很酷酷的说“什么什么酷酷的”,并且至今记忆犹新)

此书有如下特点:

  1. 习题安排:当你看着习题中的题目都是废题,并且飞快的去做下一题时,突然在你眼前出现一道你怎么都想不通的题目,突然就有种想自杀的感觉,心想这题不会很难吧,于是卡死,半天思维不得解脱。翻看大案后才知道,这道题的确很难。幸好,这本书中这样的题目不超过 10 道。
  2. 参考书目:大致是这样的话:“本书在编写是参考了大量的书籍,他们是——”,然后一大串他们自己以前写的书~我昏。
  3. 引用:最经典的语句组合起来是——“由第一章的第二小节定理 4 中证明的方法,结合第二章第三小节定理 10 中的式 24 和上式,我们可以得到……”,看到这里,我就需要开始不停地在此书的某三页上来回跳转,忙得不亦乐乎。我怀疑如果这本书做成网页,插上点广告,并且在这种地方添上超级链接的话,估计这个网发财了,没办法,点击率就是钞票啊。
  4. 留:巨酷无比的一句话:“这个定理是显然的,我们将它留给读者”,或者,“关于这个定理,我们将留到习题里讨论”,然后发现答案是“这显然成立”,要么就直接就把这道题目的题号跳过了。我想这就很不好,因为这很可能让一个人崩溃掉。

关于这本书还有一件事:

曾和胡一在电话里讨论大学哪些书必看,大家都吹得天花乱坠——准确地说,是我在吹。说到数论的时候,大家都提到这本书,然后我问他有没有买,他说他买的是《简明数论》,这本书也是他们两个人写的。我问他看完了没有,他说看好前言他就放弃了,我庆幸还好我没看《初等数论》的前言,否则我肯定也放弃。他说“这不一样,《简明数论》的前言是这样的,……我们在 10 年前编写了一本《初等数论》,经过多年来的教学,很多老师向我们提出编写一本适合普通教学的课本,于是我们编了这本《简明数论》给那些必须要学数论的学生作为教材,如果对数论真正有兴趣的读者,还是应该去看《初等数论》……,意思就是如果你对数论没有兴趣,那就看着本书,那我如果看了这本书就说明我对数论没兴趣了,所以我就不再看了”,我也就暂时接受了这种逻辑。

诡异一周

这个星期发生了很多怪事情:

  1. 某天晚上看电视,电视机突然自动换台,从新闻频道换到体育频道。(关键是遥控器在桌上)
  2. 电视机不久就坏了,屏幕上中间很亮的一条白线。(也就是说电子没有发生偏转,直接打在荧光屏上)
  3. iPod 再次挂了,这次很莫名,没有任何征兆。一天回家后我准备用电脑充电,结果一插上电脑,iPod 上面显示了一个很奇怪的图案——屏幕上画了一个 iPod 的样子,然后在画的那个 iPod 上面有两个大叉。然后屏幕暗掉,按什么都没有反应了。
  4. 昨天 iPod 突然好了。
  5. 晚上和老妈聊天,突然台灯亮了。

我的世界杯

我们班级举办了小世界杯……

这个足球比赛是我发起并主办的,分为上下半区,每个半区 3 个队,每队 4 人,半区内先单循环,小组赛决出四强,然后的过程就和世界杯一样了。

当然了,比赛的戏剧性远大于比赛的技术性。最最最最戏剧化的是决赛(其实之前的小组赛就有若干搞笑镜头),比赛踢了上下半场 20 分钟,双方均无建树,拖到加时赛,当加时赛还有两分钟的时候,眼看就有点球大战了(似乎大家更喜欢看点球大战,因为那样进球比较多),对方一个射门,结果被门将 GY 停住了,他在自家球门线上瞄了对方球门的位置,一个大脚,结果没有踢高,球贴着地面滚了过去,而且不是紧贴地面的那种,是不断弹地的那种,结果对方门将 HG,一抬脚,准备解围,结果球从他脚下过去了。全世界人民震惊了!在最后的 1 分钟内,HG 也回了一脚,而且角度极其刁钻,可惜被 GY 化解了。(从这件事情,我终于理解了韩寒小说里的那个后卫是怎样开大脚并把球射向自己球门的了)。由于这一粒金球,GY 所在的队伍夺得了冠军,并且他为自己赢得了荣誉,他夺得射手榜的第一名,也许刚刚所说的那个金球你会觉得是意外,但是他的传奇故事早就发生在了小组赛,小组赛他已经有一个开球门球射门得分的历史,在半决赛更是以半临空的一脚解围洞穿了对方的球门,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杯。

通过这个比赛,大家的水平都有多长进,就在那天决赛的下午,我们收到了来自3班的挑战,原来三班就是年级亚军,再加上分班后,年级冠军 9 班若干足球队员加入三班,所以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年级里顶尖水平的球队,其中还有若干是校队的。我们随便拉了 5、6 个人就和他们踢了,原来问他们踢到什么时候结束,他们口气狂妄,说踢到 5 个球结束,结果苦战 1 小时,他们没体力了,最后 0 比 0 收场。比赛过程中,我还有一脚踢中门杠。事后我们总结,小场地用防守反击的战术是最好不过的了,谁叫我有速度呢~

小世界杯结束了,大世界杯也结束了。

很遗憾,齐达内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看见布冯安慰齐达内的时候,齐达内的眼睛中有一丝泪光,最残忍的画面莫过于,齐达内离开球场的时候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的情景。当由于特雷泽盖罚失点球,让意大利登上荣誉巅峰的时候,我只能说这是一个轮回,轮回了 28 年。

曾经有位记者说过:“世界杯是什么,世界杯就是让我们在一起。”我想是的,让我们一起痛并快乐着,一切事物都还没有结局,一切都只是个过程,而我们只是在等待着下一个轮回。

书城 莱福士 和平影都 新天地 画廊

前几天考完了期末,这是我在附中最后一次期末考试,考得还不错,数学历史性得了满分,英语要不是选择题填差了 7 个格子,才不会 81 分。

发现上海很多地方虽然知道,但是都没有去过。

昨天上午上好课就放学了,我和 WL、LQW 去了 NG,在 2 点的时候,LTY 也来了。后来我和 WL、LQW 一起去了书城,都快半年没有买 CD 了,于是一次性买了 3 张——陶喆的《太平盛世》,南拳妈妈的《调色盘》(我准备寄给日本的朋友),最后还有世界杯的一个特别专辑。然后和 LQW 合资买了韩寒的《毒 2》,这本书不是新作,只是以前 3 本书的一个精选。

后来大家又去了莱福士的季风书店,找到了 HY。大家到和平影都买了电影票,再到地下一楼吃比萨,还顺便去看了魔术主题屋,看得眼花缭乱,不过表演的魔术,以前在魔术训练营里面都见过的,原理都知道,但是手法还是很难学。看电影,看的是《侠盗魅影》。

  • 影片讲的是墨西哥的一对“草原英雄小姐妹”,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跟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故事。萨拉(萨尔玛·海耶克饰)是个墨西哥小银行家的女儿,在欧洲被教育成一个淑女,玛利亚(佩内洛普·克鲁兹饰)是个农夫的女儿,粗鲁而又率真。
  • 这两个生活圈子本来完全没有交集的绝色美女,却因为跟美国坏蛋的杀父之仇(玛利亚的父亲重伤未死)和夺财之恨走到一起,武装抢劫美国人在墨西哥的银行。在一次抢劫银行的行动中,两个原本单独打斗的女孩意外碰面,两人决定组队一起“打家劫舍、劫富济贫”。从起初的磕磕碰碰到后来的合作无间,两人的名声迅速打响。
  • 她们的一次胆大妄为的抢劫银行的行为终于引起的美国警方的注意。为了对付她们,警方派出了一个擅长科学鉴定的纽约侦探昆汀来到墨西哥,他却发现案情中的重重疑点,进而站到两个美貌女贼一边,帮助她们对抗美国人的剥削和压迫……

原来导演是法国的吕克·贝松啊,电影挺有新意,颠覆了传统西部片的模式。

看好电影,去了新天地,虽然天天听 Young 频道提到新天地,但这居然是我第一次去新天地。正巧,今天是“大开眼界四人组互动表演”的最后几天,被我有幸看到了,感觉蛮有意思的,四个人穿着中山装,在吃晚饭,头发都剃光了的四个人,不仔细看的话,还分不出谁是谁呢。新天地旁边有个比较大的绿地,还有一个中央水池,坐在水池边有迎面的微风,但据说这个绿地和纽约的中央公园比规模上差一个档次。

最后去了画廊,居然那是画廊,每次我乘车经过时,看见门口写的 EPSON,心想“哦,EPSON,卖打印机的,哦”,没想到,是画廊,真是屋不可貌相。HY 说,这个画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主题展览,这次一楼的主题是世界杯,地下一楼是曾年的一个画展,大概是晚上了,几乎没有人,突然一个人跟我们打招呼,他自我介绍,说这画展是他资助的,他是日本来的,他还说了很多,我花了很多时间才弄懂他的意思,主要就是表明他们日本人还是很聪明,不是以前的瘪三。言语中怎么有点民族自卑感,还是在中国,他不得不如此?

突然发现 2007 年居然要搬家到南汇,但在上海还是有很多地方我未曾去过,所以还是要请老上海们多带带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