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班生活的终与结

总共也就在平行班呆了八天……

终:

在平行班的时候,总共参加了 4 次考试,两次数学,一次物理,一次英语,因为是在四班(貌似年级成绩最好的班级),所以潜意识里一定要自己发挥好点给他们看看,不出意外的,两次数学都是满分(平行班的题目也不是随便秒杀的),物理因为题目太简单,所以做得很快,结果考了 125,原本想这个成绩还过得去,不至于丢脸,结果老师说全班平均分 126……一问理科班一起来的其他几个同学,我还是最高……老师还说有一个女生满分……后来的英语考试,我又和鱼头纷纷上演压线 60 分的绝技……原本想再呆几天,把物理的水平展现,后来听到其他同学在平行班的事情,我就放弃了这念头——Henry Hu 数学考了 30 几分;LTY 数学考试,全是大题目,结果过程都没写,每题基本只写一个答案;Tommy Nie 上课去洗手间,没和数学老师打招呼,结果被老师关在了门外;N 多人迟到……于是,很多人都回到了原来的三八班,我也跟着回城。

结:(下文引用鱼头在 blog 里的内容)

由于最近我们班的学习生活实在过于混乱,昨天正负三(注:班主任绰号)于下午四点召开了紧急会议,目的当然是整顿纪律。此次会议虽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但至少确立了如今不去上课的合法性,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自由生活了。(希望上课的同学则必须严遵守平行班的无聊纪律)。此条例今天就已经开始实行了,作为代价我们必须把教室卫生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给处理掉,不过现在它尚未被提上日程。条例固然已经存在,但混乱毕竟也无法违反物理定律,它的惯性仍旧让它在延续。

从此,我们就从原本没有经过教导处同意“旷课”的黑户口,转成合法公民了。
说实话,高三生活真得很无聊,特别是在成绩好的班级,班级中午和下课都很安静,有时甚至女生都比男生吵。同学之间很少有成群地交流,放学打球,班级里会打的人很少,没劲得很,早知道当初听卞宸的话,转到三班,可是三班班主任是著名的 ibm(international big mouth),有太多的不适合与不合适……但,无论如何,我,最终,还是,属于,八班,永远的,八班。

PKU & NTHU

PKU = Peking University 北京大学,NTHU = National Tsinghua University 清华大学

北大清华你选那一个?这个问题最近一直在班级同学里面传,当然,这么变态的问题也只能在理科班里天天听得到。

这个星期,陈金辉老师给我们开了一次家长会,内容关于大学保送,主要和家长谈了一下游戏规则。

这次北京大学给我们学校 15 个名额,这个数字是保送和自主招生都加在一起的。清华给我们学校 10 个名额。首先把北大一般的名额分给平行班,然后剩下的给我们。

与往年不同,今年北大和清华的味道和去年截然相反,北大从原来的不要考试变成要考试(考 5 门,语数外理化),清华从原来的要考试变成了不要考试(这里的考试指的是他们自己承办的一个考试)。理科班的很多同学怕考试,就填了清华。原来邓肉也要填清华,然后不知道是被我劝回来了还是他自己改变主意了,就报了北大。然后报北大的同学就要在平行班认认真真学习,准备迎接最后一次的挑战了。

今天中午去了一次学校,下午的时候来到班级,看见报清华的同学在填表格,貌似很复杂的样子。我一边在旁边整理一些笔记,一边听他们谈论。“这次真是一个很难的抉择……”现在机会很多,除了清华北大,还有香港和法国可以去。(按万老师说法,如果我去香港肯定有 40 万奖学金,但是不许去,因为他们分析很有可能将来赚的钱可以把这 40 万忽略)诱惑,是啊,清华不用考试是诱惑,香港 40 万是诱惑,法国是国外的项目也算诱惑,北大是国内最高等学府也是诱惑。所以抉择也就比原来困难得多了。

院士讲坛

终于是忙完了老师布置的一个任务。

由于和领导沟通的问题,我们把此次讲坛中心完全理解错了……

原本我们想,现在社会上关于学术腐败的问题谈了很多,如果再谈会觉得毫无新意,而且谈论此类话题会使气氛变得严肃,台上台下都变得无比愤慨的感觉,就一点都不 harmony 了。

我们原定的方案是,先从他的学术方面入手,然后转而谈论人生方面的内容。这样也就把主题“科学人生”给用足了。然后大家将问题分 4 大类,一共准备了 40 个问题,最后精心挑选了 15 个问题,而我的任务就是控制节目的节奏。

今天早晨没有去学校,在家准备讲稿和 PPT。下午又和同学串了一遍。

结果现实的偏差太大……上来,被王院士给来了一个反客为主,先由他来定调,这个就很郁闷,很多东西就很难照计划进行。当时心里有点慌,导致后面在承接的时候说了一句原本想表示客套的话,就是那句“我觉得还是可以打 100 分的”,结果说出来之后就发现很假,但是依照我的性格,也就没有解释,随别人误解去了。没想到院士尽其所能,引经据典地,转弯抹角地把我说了一通。我理解下来,他的意思就是我可以闭嘴了。后来提的问题就完全开始没有逻辑顺序可言了。郑校长把话筒拿到台下去之后,台下的人就开始东问一个问题西问一个问题。我也就索性当作自己在听一个讲座,很认真地听。

其实关键还是想说,准备都是多余的, 最后总结下来,我们台上问的问题还没有台下的多——只是一人一个问题而已。很多时候事情都是按照如此事与愿违的方式发生着的,比如,高中三年学了很多知识,结果由于考试太傻,导致自己感觉自己学的都是多余的。但其实这是事实给人带来的假象。

这次访谈也告戒我,以后不要再参与任何访谈节目,不管是做主持或者以后可能做嘉宾,因为说错话真的是一件无比糗的事情,让人只想掌嘴。除非我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可惜我是做不到。虽然这个想法又偏激了。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在参考阅览室的一个角落里躺着一套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的中译本,第一次是 Henry 给我引进的,这本书真的很有名气。

  1. “The Bible of all fundamental algorithms and the work that taught many of today’s software developers most of what they know about computer programming.” – “Byte”, September 1995.
  2. “I can’t begin to tell you how many pleasurable hours of study and recreation they have afforded me! I
    have pored over them in cars, restaurants, at work, at home… and even at a Little League game when my son wasn’t in the line-up.” – Charles Long.
  3. If you think you’re a really good programmer… read [Knuth’s]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You should definitely send me a resume if you can read the whole thing.” – Bill Gates.
  4. “It’s always a pleasure when a problem is hard enough that you have to get the Knuths off the shelf. I find that merely opening one has a very useful terrorizing effect on computers.” – Jonathan Laventhol.

这么多名人都推荐的程序书怎么能不读呢,况且第一卷对数学的要求很高,很有挑战性。不过时间太少了,还没 Henry 看得多,这本书还有一个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序,不过说成阅读指南更好。开学的时候,我去图书馆抄了一份,今天花了点时间把它画出来了,蛮有意思的。

纪念最近的过去的若干的年(续)

昨天写了那些东西觉得还不够,原因是昨天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回家开电脑写的时候,却忘了一大半,然后有些东西不能写出来,又去掉了一大半,所以就只剩了这点东西。昨天甚至还想了一些很有哲理的东西,但是后来全忘记了,所谓忘记了就是忘记了费了很多心思想出来的一个经典的表达方式,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苦心经营出来的东西就感觉不是自己的了,然后——记不住的,怎么都记不住了——纵然它再经典,也是这个下场。

昨天祝福了同月同日生的 SY,今天早晨早妈妈的提醒下,想起了,初中的同班同寝室的同学鼻血杜(或者杜冷丁),绰号的原因是初中曾经流过一天鼻血,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还有我的恩师余老师,他也是今天生日,我这才发现,除我以外还有 3 个人是今天生日,这是一个很巧的巧合,而且其中两个人和我生肖一样。

在自己生日那天祝福别人的感觉真的很奇怪,这点我和SY同学感觉相同。早晨打给余老师的时候感觉很尴尬,脑子里浮现大致的场景是——两个生命垂危的人在互相祝福对方。

今天发现其实生日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以前从来不记别人的生日,唯一记得住的只有两种情况——父母的生日,还有 spaces 网址里面有生日的,其他的一律不记得。其实就算我记得,也会因为过日子过得昏天黑地而忘记今天是几号。今天一个同学祝我生日快乐,我觉得很奇怪,直夸他小子记性好,结果他说是手机提醒的,然后看看自己手机,发现没有这个功能,开始觉得自己手机巨烂无比,然后改口他小子的手机好。

不谈生日了,还有一些出国的事情要说。

前几天,法国的罗老师(Laurent Dureuil)还有一个翻译来我们学校介绍法国大学校理科预科班项目(MPSI),听下来很有好感,虽然万老师说还是去北大然后再出国(私下和我说不许去法国),但是我还是被打动了,回家和父母说了,母亲态度未知,父亲态度反对,结果昨天和台湾姑奶奶提了这个事情,她老人家说还是美国好,我就只好暂且打消自己的这个念头。很多时候,还是因为自己的懒惰,由于申请美国大学会很麻烦,至少不像法国大学这个项目,大家都帮你搞定了,只要去那里认真读书就可以了。

有时候突然萌发一个念头,也就及时地被周遭给抹杀了。

纪念最近的过去的若干的年

虚岁和实岁真的是很让人头痛的一件事情,就像中国很多记不清楚的亲属关系一样。

据说今年是我重要的一年,貌似马上要成年了。按照 P&P 的说法就是:我从今天起开始享有书写遗嘱的权利了。

至少我现在还不能看到死,从小到大一直还是很幸运的,除了小时侯的几次意外(比如掉进河里被大学生救起来之类),后来几乎没有听见过鬼门关的喀喀声。所以最近看到同学运动时扭伤脚踝,脑子里一点概念都没有,甚至觉得扭伤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不提太阴的东西,还是阳的比较让人心情愉快,所以我也想说一些我想寄予别人的一些话。

今天去弟弟家(总是弄不清堂和表是什么),除了教弟弟功课和吃东西外,就是看动漫打发时间,当然最喜欢《名侦探柯南》了,看了最新的剧场版《侦探们的镇魂歌》,然后弟弟推荐《Bleach》,但是我觉得会被吊住胃口,所以还是把以前的柯南剧场版温习了一遍。有点扯远了,关键还是要回到弟弟身上,今年也是他关键的一年,虽然我没有经历中考,但从弟弟这里已经感觉到中考的恐怖——十一长假老师给他的任务之一就是盯住我问题目,虽然我弟弟显然不会这么做。和弟弟的友谊还是很纯真的,他有他的爱好——动漫,无数次背着他的老妈买动漫书,然后被发现,撕毁,或是,每次都努力考好考试,为的只是他老妈给他的一点诱惑——如果考到多少多少就买一个高达模型什么的。除此以外就是无止尽地给我灌输这方面的知识,虽然大多数时候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唯一能交流方式也就如下:“哥哥,你看这个玩偶怎么样啊”“哦,不错啊”“这里说要多少多少日元,你看要多少人民币啊”“哦,我算算,是…”即使我告诉他如何换算,他还每次都这样问我,真是没有办法。据他说新学期开学他数学考过若一次第一和若干次前三……真的希望这是真的。愿老弟考入他理想的高中,虽然我觉得这会把他推向新的一个深渊。不得不说这是教育的一种失败——像我弟弟这样的一个天真开朗的小生命的童年生活就这样被持续地摧残着虐待着。

还要对谁说什么呢,对同学?对朋友?对高中同学要说的还是留到数学联赛后说吧,对初中的同学也只想说“和你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真的很开心”。还有就是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样在学业上都能好运。我觉得还有必要对 FW 说,今天看了韩寒的五年文集,里面有一句话挺经典“讨厌是需要不断鞭策自己的”,可惜我无法不断鞭策自己,只好保持原有的惯性。

马上要过生日了,大家记得要祝我生日快乐!等等,我马上去充手机,记得,移动,联通,小灵通,发送“祝你生日快乐”(我不介意你们把祝打错成猪之类的低级失误)到 135*****365!还有要祝 SY 陈同学生日快乐,谁叫咱们同月同日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