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乱子

鱼头在博客里的宣泄:

此时真的不想说什么,但满腔的愤怒总要找一个地方宣泄吧……似乎我从上学至今还没有如此对学校不满过,但被骗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更何况是在现在最为重要的升学问题上……北大的招生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了,面试的情况也是不错的,然而由于最初的报名问题却还要协商,真是够烦人的……学校为了多那三个名额就没有给我们序列号,甚至还没有告诉我们真实的情况……真的从来没有什么比被老师欺骗更让人愤怒的……或许已经语无伦次了,但是心灵依然能看清这个世界……

那次还是万老师让我去转告 Deng 这件事情的(就是他们三个人没有序列号这件事情)。我当时的想法是,这大概是学校惯用伎俩,这样名额可以多一点,这套操作应该挺熟练,不会出什么乱子。我这么和 Deng 说了,可是他就是不放心,于是当时就用我手机给万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之后,邓也没和我多说,就这样了。

昨天下午才看到鱼头博客里的内容,还有 Henry 的 Spaces 里关于这件事情的简介。当时觉得很悬,因为前几天万老师还在班级里把他的压力转嫁给我们,那现在这些给学生们莫名的压力又要给谁呢?

正好,昨天小猫咪和我说这次复旦大学的自主招生要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大学梦”。现在想想他们三个人的大学梦——怎么有种被人玩弄的感觉。学校采取这样有点铤而走险的策略是不妥当的。根据万老师平时的风格,我怀疑这件事情是这样的,学校领导要求平行班的同学能有更多机会,然后万老师站在学校领导那个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自己学生的角度,最终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可是我们又能说什么呢,只希望痛苦的过程之后是同样完美的结局,否则后果很严重。

这样的最后也让我想到了我初中的最后,那时候推优工作,我个人意愿是去华师大二附中,可是学校一定要求我去复旦附中,因为这样可以多带几个同学一起进来,看在同学情意上,我就答应了。我初中下一届的同学推优的时候也遇到了学校这样的要求(去各自指定好的学校),然后他们集体不听话,各奔东西去了。

各奔东西,大家都要各奔东西去了,究竟还有没有维持最后信任的基础?在利益黑洞的面前,不要让一切都崩溃,就着样,我们要坚持到最后。

Categories
芳华

班级紧急会议

昨天应该是第二次班级紧急会议。

这几天 Henry 正好在做班级通讯录,所以要通知大家集合不是困难的事情,结果还是闹了一个笑话。SJ 同学中午过来开会,结果她妈给她电话说,她已经到学校了,让 SJ 去校门口接,SJ 想他什么时候让他妈妈来学校了,莫名之中就去了校门口,回来的时候,说一个其他号码的人发给她妈,内容是“今天中午来学校集中开会”,然后她妈就很郁闷,回了一条“在哪里开会”,然后那人回曰“旦华楼”,结果她妈就真的来了。大家发现这个号码是 Henry 的,结果 Henry 来教室之后,大家一问,原来通讯录上登记的 SJ 同学的两个号码都不是 SJ 的,SJ 过来一看,说:“这两个号码怎么一个是我爸的,一个是我妈的……”,大家狂笑不止……

中午 12 点 30 分,万准时来到教室,事情还是关于“整风”。

一是关于若干人迟到、旷课、逃课、校服、校牌等若干问题,万说:“我已经因为这种事情和若干平行班老师发生了不小的摩擦,注意,其实是很严重的摩擦。”我觉得,平行班老师自己不管,来怪万老师,真是奇了怪了,学生都已经去了平行班了,那就和理科班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难道平行班分班之后,班主任还会去找该学生的原班主任?可是万老师就是不爽啊,于是再次重申,该上课的就得去上课,然后安排了所有人的今后日程,谁该呆在教室,谁该回家准备冬令营,谁该去老老实实平行班待着,一个一个落实。比如回家的就不允许来学校;在教室的一定要乖乖看书(特别,不准打游戏),否则也回家;平行班的允许在迟到、校服、校牌问题上发生一次问题,若发生第二次或者有任何逃课旷课现象,从此以后所有优惠政策都免谈。

二是关于家长的问题,“让你们家长不要来烦我!”(这里指的是关于保送之类的事情)万老师愤怒了貌似。特别以 ZLW 为例(此人这次正好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最后一名,但是自己事先没有报名北大或者清华,而是报名法国理科预科,所以应该是得知自己一等奖后想补报北大),万是这么说的:“如果你爸再来烦我,我就灭了你”。好像万还和很多人说了“我灭了你”,我记不清楚了。

三是教导大家,他对鱼头说:“如果你现在不在教室里好好学习,那万一以后北大没有录取你,你要去高考,那你父母肯定会怪学校,说就是因为学校没有好好安排,导致你那段时间很荒废,然后高考也没考好”,回家我和妈说了这个事情之后,我妈怀疑万的话里面会不会隐含了什么关于鱼头的未来——比如没有进北大数学系之类的。这仅是猜测而已。

最后,在我的一句“万老师,好像马上还有运动会……”中,万老师结束了最后的“唠叨”。大伙散了。

Categories
芳华

阴霾的天气温暖的家

I am not bound to win, but I’m bound to be true.

I am not bound to succeed, but I’m bound to live up to the light I have.

From my English notes

Categories
芳华

软件

一直觉得所有网页浏览器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除了我会给 Firefox 设置密码以外。

昨天我问了 Henry,我的问题是,那帮人一天到晚开发软件,比如开发这么多浏览器的人,对我来说,功能都差不多,到底有什么不同呀?

然后他解释了一堆很多无关紧要的名词和功能之后,终于给我见识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功能——鼠标手势,那时侯在图书馆,今天我在家里的 Maxthon 上又试了一次,发现比图书馆电脑上的效果还要牛,具体也解释不清楚了。总之很牛。

其实对我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无聊,我选择浏览器的首要标准就是图标和界面要好看,最多高级一点的标准就是下载的时候速度要快(否则太慢的话我会等不急而 cancel 掉)。

我想还是一个软件给人的感觉的问题,这个不知道众多程序员有没有考虑过,有些东西真的很牛,功能很强,可大家就是不用,为什么呢?就我个人而言可以给出一些答案:

  1. 多余的功能们:比如为什么我用清华紫光输入法,而不用微软的,因为紫光每次列出 5 个备选的,而微软的每次要列出一堆,这个和发短信是一个道理,其实你平时用的也就这么几个字。设计软件就是给人做一个商品,我用的功能很简单,就是打字,其他功能都是给残障人士用的,我不需要。再比如媒体播放器,WMP 还弄了个什么媒体库的概念,可能这可以方便大家管理,但是,对于大多数下载盗版歌曲的中国用户,只是需要在电脑上放放歌,所以这方面就比不过 Winamp 和 Foobar 了,然而在我看来 Foobar 更出色,见面做得简直太简单了,以至于我不得不赞叹一下开发者 Peter(这个人原来是开发 Winamp 的一员,后来自己出来做了 Foobar)的小智慧,很明显,谁会在放音乐的时候看看播放器的样子,最愚蠢的要属 WMP 的那一堆花里胡梢的视觉效果,而且有时候我觉得这些视觉效果真的很恶心。
  2. 疲劳的眼睛们:还是用上面那个例子输入法的例子,如果你用微软输入法的词语输入方式,你会发现每次备选词出现的位置让人觉得眼睛很疲劳,而且还是灰色的背景,黑色的字,紫光的颜色就让人很舒服,而且这种给人带来的舒服事实上是不需要付出很多代价的。
  3. 还有同样疲劳的手腕:我发现我用右手拿鼠标的时候比较容易向右上和左下方移动,这可能和人手腕的构造有关,所以如果你把很多功能设计在右下或左上方,那我就会无情的使用键盘来达到目标。

声明一下,我不是特意拿微软的开刀,只是想用它说明一些问题,比如据说微软新的输入法体验版就改进得挺好的。以上都是我一时的想法,现在我开始怀疑软件设计学里面会不会有这么一章来说明这些问题,或者有没有软件设计学呢?好像还是有的吧。

Categories
芳华

木马大作战

由于最近一次用电脑,可能不小心把卡巴斯基给关了,于是……我的电脑就玩蛋了。

回家父亲告诉我电脑不对了,一看症状,开机后,到了 WinXP 欢迎界面,随即重新启动(这意味着,如果你不动电脑,那它就会一整天不断的开机并重启),然后我只好到安全模式,忙活了半天,卡巴斯基提示我是 downloader.win32.agent.bbb 木马,但是怎么都杀不干净,然后想下载一个冰刃去杀一下进程,结果网上没有一个可以用的。

于是开始无聊,在网上看看最近有关的病毒的讯息,看了很多内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中了最近 11 月 11 日刚爆发的 MY123,后来一看不是。然后又以为自己中的其实是冲击波或者是震荡波,但最后发现都不是。虽然一无所获,但是学会了用 Autoruns 这个可以察看很多东西的软件,最终,我晕倒了,完全高估了那个白痴黑客,他只是通过后门,在我的开机任务(而不是启动项)里添加了一个一秒钟关机的 job,然后被我毫不留情的删掉了……

好累,好累,明天还要计算机竞赛,休息去了。

Categories
芳华

运动会的失败

原来以为昨天就是 200M 的预赛,所以随便穿了一双篮球鞋,想进决赛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跑了。下午还打了一次全场的篮球,当作是热身。200M 预赛快要开始了,我是第一组,和我分在一组的是名字都不知道的两个人,那两个人还在盘算着怎么不要跑得太丢面子……听得我很莫名,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好的征兆。各就各位,预备,砰!起跑之后,只过了半个弯道,处在第一道的我就把他们全超了,到了直道,稍微感觉自己速度有点减,然后冲线,小组第一,之后,我就离开了操场。后来,来了一条短信,鱼头的,高中第一次给我发短信,就 5 个字,你没进决赛,看了之后很失望,于是怪分组太烂,后来冷静下来想想,是自己没有重视,回到操场,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因为同学告诉我今天也是 200M 的决赛,晕倒,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想想,心里有点平衡,根本不知道今天又决赛,就算进了决赛,肯定会缺席……呵呵,那样我会更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