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合集

写在前面:本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点名游戏,对 He Yan,Staren Mo和 Christ 以及以后得想要对我进行点名的同学表示歉意。

合集只为记录生活碎片而写,没有逻辑,没有层次,没有中心。

昨天晚上和 Staren Mo 去国定路新东方听讲座,已经人山人海(而且这些山啊海啊还都挤在一个会堂里,ps遇到了高二的杨同学),我和 Staren 就到楼梯上一个看得到转播电视的地方,听完 ETS 那个老外的激情演讲之后,发现文山的内容是关于研究生申请资料准备的,于是就不听了,和 Staren 侃侃而谈起来。谈了对未来的规划,谈了对申请的看法,谈了对现在新东方的看法,了解了 Staren 的 SAT 考试的“传奇”经历(传说中的灵魂附体碰倒笔袋然后……想了解的同学可与StarenMo面谈),都是与我希望将来要走的路有关的。

寒假应该是新东方的一个旺季,D.N.A;边同学;CCC;龚猛男;Fairy Wang;Staren Mo 还有其他的一些复旦附中的同学都去那里充电。有一次,因为穿了校服在新东方晃悠而被一位附中家长认出……

其实相比其他班,就我比较下来,新托福的强化班应该算是最无聊的了,新托福削弱了技巧,搞得新东方老师很郁闷,现在看下来,强化班的最终效果就是帮你把考试过一遍,让你了解考试的细节,上课实际提供的信息量很小,后半段课程基本就是做题讲题,当然还有讲笑话,很惊喜的发现,四个老师讲的笑话居然很多时候是相关联的,比如林燕讲了笑话 A,过了几天邱政政就把笑话 A 的加强版讲了一下,然后邱老师又讲了笑话 B,接着杨昱……然后王文山……就这么循环着,因为我熟悉罗永浩的段子,所以听王文山的段子的段子的时候往往能发现老罗段子的影子,真不知道谁抄袭谁的,还是他们一起从谁那里批发的。不过根据 CCC 和 Fairy 的响应,看起来新托福基础班和中口的班还是挺不错的,后来知道 Staren 的法语班的情况更是令我神往的很。

我说:“点名这东西就是变种的病毒”Staren 说:“我也知道,但是如果一个人被感染了这种病毒之后就有把这个病毒继续传给别人的冲动”我说:“我就没有冲动。”他说:“因为你没感染。”

Categories
芳华

低调的华丽

看了一下自己的 Spaces,真是惨不忍睹,一个月的空白,对于我这个向来生活充实的人来说实在不搭调。确实,2007 年的第一个月,比以往的一月
来得更晚一些,也来得残忍,在这个月,我结束了自己所有的数学竞赛,应该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再会有了,结局当然是如此的低调,而且是一种低调的华丽。

冬令营赛前的一个月,我已经把自己的目标定在了国际竞赛,做着国际竞赛预选题以获得变态的快感,看似平常的赛前准备,其实对我来说非常奇怪,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学校给我放了两个月的假期,这两个月里我几乎天天在家玩(起床就玩 QQ 里面最弱智的几个游戏到中午,然后吃饭下午睡觉,晚上做什么已经忘记了),为什么今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如此较真?来自周围的压力不得不让我这样,这些压力让我不得不去准备什么,原本想好好趁机学习 C 语言的,只好放下,确实让我感觉非常的不自由,最终演变成一种自我的强迫症般地,会很自觉,一整天都去做题目。

接着就是失眠,我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失眠的痛苦,话说出发去温州的前一天夜里,从那天开始,连续四天我都失眠,大家可以想象,失眠一个晚上已经很痛苦了,我……呵呵,不提了,第三天失眠的时候,我曾经有过跳楼自杀的念头,考虑到在一楼,就放弃了。第一天夜里失眠,我自己以为很正常,因为每次出去春游或者秋游等,我都会很兴奋,然后失眠,所以没什么痛苦可言。但是后面几天就不对了,到了温州的第一天,晚上失眠,早晨起床,CCC(已经被我列为我认识的最呆的同学之一)向万老师反映,晚上同寝华二的 YYC 同学打呼噜导致他失眠,于是万老师把我们两个人换到了另一个地方(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听到 YYC 打呼噜),接着第三夜,也就是第一天考试前一夜,我和 CCC 还是失眠。第四夜,我记得我 12 点的时候已经睡着了,结果 CCC 这个傻 X 把我从梦中唤醒,然后说我打呼噜,我这时候真想掏刀子杀人,四天
来第一次睡着就这样被打断。不过还好,我又在凌晨 3 点睡着,结果在 6 点又被 CCC 打断,原因是寝室灯突然亮了(这里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原因,并在评论中解答),然后问我为什么灯会亮。如此侮辱我智商的问题……我忍住,无视,接着睡。(最后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问 CCC 对打呼噜的定义是什么,他说只要发声响的都是打呼,我提示他,呼吸是有声音的,他表示这也算打呼,然后我脑中浮现一个定理:呼吸=打呼 等价于 禁止打呼=禁止呼吸)

为什么我们失眠?不用多说,肯定是心理问题,我不知道 CCC 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觉得应该和我自己分析自己的原因雷同。因为我太看重这次竞赛了,或者说,可能因为周遭,我不得不去看重这次竞赛。但是,我从前从来不去看重什么东西,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正如我从来不去记今天是几号,以及离什么什么日子还有几天之类的。妈妈也是这么说,她没想到我这次心理会出这样的问题,否则跟着我去温州帮我调节了。嗯,我觉得有时候生活是要做到难得糊涂,什么都不清楚了,也就清楚了。

心理问题暂告一段落,这方面的问题的处理还需要我日后慢慢去锻炼培养,至于这次竞赛本身,我觉得主要在第二天的第二题发挥欠佳导致最终失败,可能我的性格就是那种比较固执的类型(至少在做数学竞赛题上表现如此),一个思路一定要想很久才能转变到另一个思路,其实问题本身很简单,技术方面我全部过关(背景是倒数和的积分估计),可惜我没有在比赛时间里面想到的正确的思路。

只能说结果很低调,默默埋没在一堆银牌中,但是在我心中,那应该是埋没在低调中的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