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第 35 届上海市高中数学竞赛

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上海市高中数学竞赛,这次报名了,参加了,今天考完了,水平发挥了,提早交卷了……真的,很爽!(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满分一等奖)

这次考试的最后一道题目是关于 Turán 定理的题目,以前万老师讲过一个类似的题目(如果同学们卷子还在的话,可以翻一下,是某张卷在的最后一道题目,内容关于小鸟……),可是当初万老师没有讲清楚就混过去了(可能是因为临近下课的关系),于是我当时没有理解,后来我回家仔细思考之后,得出了答案。没想到今天最后一题简直就是那道题目的翻版……我的人品实在是……
下午在学校操场旁边躺着,给万老师回了个电话,其中一段对话如下:

……“今天考得如何?”“小题全对,大题应该也全对”“那就是满分咯”“是的我还提早交卷了”“嚣张的嘛”“这次最后一题你以前讲过的”“啊!太好了”“可是那次你没讲清楚,所以大家这次大多数都没做出来”“啊!糟了糟了,不对,别冒充,那次我讲清楚的”“哦……哦……”……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虽然有点对不起别人(占了别人的一等奖名额),但是如果一直这样根据别人的想法而活着实在没有意思,所以,这次也不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比都比完了,要听解释的人找我妈去(我的对外代言人),而且这次的结果是好的,虽然这么说太嚣张了,但是真的很想说“我们学校除了我,还有谁能稳拿一等奖的。”。

附:今天和高一理科班的小朋友讲好了,从明天开始每周一晚上,给他们上三个小时的数学,完全免费的哦!

Categories
芳华

论民科

上星期中午没有事情就去电子阅览室上网,在某论坛闲逛,看到一个以前我跟过帖的帖子,那个帖子讨论的是一个几何问题的帖子,没有纯几何做法,所以楼主邀请我和另一个叫 Wilson 的人尝试一下用几何方法解决。显然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用几何画板验证命题的正确性,我自己检验下来这个命题应该是对的,而且楼主已经用代数方法解决了,所以毫无疑问命题是正确的。

接着有一个叫“几何变换”的人(其实就是萧教授,搞奥数的人应该知道)说这个命题是错误的,还贴了一个图。然后我又贴了一个图说他可能是题目理解错了,他回应说没有理解错。然后就是一堆人在那里讨论到底是错了还是没有错。一帮人坚持“如果举出含有反例的图形就说明这个几何命题是错误的”,而另一帮坚持“命题是正确的,因为已经用代数方法证明了它”,而我则自成一派,不参与他们的争执,虽然我心里暗暗支持后一帮人的观点,但是并不认同他们的说话方式——至少显得很不够积极——这里的积极是指积极地去解决分歧,相反,他们用言语互相攻击,其中我看到的最有建设性的提议是:“既然萧老师和我都坚持自己的判断正确,我们可以采用一个奖励办法吗?这个办法是,如果第一位网友说服你错误,赠送这位网友和我你的书。如果证实你的判断正确,我以两倍价格买你的书赠送这位网友。”

我看到第四页的帖子,有两个人开始分别说对方是民科,并且其中一人说自己是伪民科。我懵了,民科是什么?简短思考之后,我终于把我自己生活中积累的一些片断联系起来,并认为民科是指民间科学家。上百度查定义,结果是——民科,指那些游离于科学共同体之外而热衷于科学研究的人员。有些置身于科学共同体之中,但从事一些并未列入科研计划的个人兴趣研究课题的人。
生活中我遇到的民科很多(只是以前不知道是民科)。最早的是听一堆人说自己证明了歌德巴赫猜想;然后 Tommy Nie 给我发了别人的一篇关于“三等分角”的文章;最近,本班同学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一本书,书名是《再探量子生物世界》,我们在晚自习的时候,分享着阅读了这本书,顺便靠这本书练了肺活量——笑了一个晚自习。

民科的一大特色:研究的问题往往是一些较容易理解的问题——比如我前面提到的一些。这个也很好解释,因为一些含有术语的问题,直接在字面上就干掉了这些民科。另一特色:民科希望出书,除了《再探量子生物世界》外,我还见过一本《孪生素数猜想》的书,这本是我见过的第一本民科书籍,是一个冶炼钢铁的公司的老总写的——有钱的民科就是好,还能出书搞民科。

我觉得搞理论的民科肯定没有出路,他几乎不可能创造任何有外在形式的社会价值,并且很有可能浪费别人的时间去理解他错误的东西(如果是搞发明创造的,我觉得也不能归为民科,应该归为做家,然而做家,比如搞永动机的同志,还是会创造一定的有外在价值的东西)。典型地,因为民科写的文章,都会有自己的一套术语,并且文章几乎没有逻辑性,如果要反驳他们似乎还是很简单的,但是注意!往往民科又是极其擅长辩论的(毕竟人家是憋了这么多年才憋出来的文章),这下你就彻底完了。这最终导致如今的科学家发明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回避方法,例如:

  1. 余红兵:“同学们,如果以后再有民间科学家找我,就说我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2. 刘华洁:“你这个东西太高深了,看不懂啊。”

就我的观察民科实质上是一种心理需求,大多数的民科都是民伪科。我认为民科现象是一种土鳖的心理需求,它表现为一个人极力要表现自己在科学方面的造诣,但却缺乏深厚科学的功底时的一系列行为。这种行为不是一种欺骗的行为,因为他们除了试图去向周围的人说明他们的成果以外,还进一步想得到科学家的认可。这类人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科学的另一个价值是趣味,也叫做心智的享受”(援引费曼的《科学的价值》)显然,他们搞民科是为了满足他们更大程度上的欲望(最后这句话是根据 Staren 的“满足欲望”理论写出来的)。我只能说,民科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这么一个事实——拥有强大力量的科学吸引着每一个怀有好奇心的人。大家之所以渴望去驾驭这种强大的力量就像大家都想做皇帝一样——然而聪明的人当了“皇帝”,而另一部分资质不够,就只能搞搞“地方邪教”罢了。

我能理解,不就是要获得心理需求嘛,何必如此复杂呢……

Categories
芳华

复旦蹭课之当代美国

今天又去上了《复旦蹭课》中提到的星期三晚上6:30的课程——当代美国,感触颇深……

回顾上一次,也就是3月7日的第一讲是倪世雄教授的“中美关系回顾”,倪教授以自己的很多亲身经历去回顾过去50多年的中美关系从敌对——然后建交——到现在的成熟而又复杂的这么一个过程。由于很多内容是常识性的,或者是不需要伴随我的思考就能理解的,所以就不多费笔墨了。讲座最后延长了30分钟,原本以为这已经算很严重,没想到……

这一次,是第二讲,王义桅教授的“美国霸权的秘密与中美关系”,下面是我的一些记忆片断(一些关键句和其解释)

  1. 中国还要在低于自己级别的重量级里再打 30 年拳击赛。(中国不能去挑经济江湖老大的地位,也就是说,我们要继续保持生产型而非消费型国家)
  2. 中国在联合国里就是扮演了丐帮帮主的角色。(中国有很多小国弱国作为盟友)
  3. 你学历越高说明你被奴役的更厉害。(很多人都以是美国著名大学毕业为荣,这个时候你就是被奴役了)
  4. 美国在反对美国。(现在美国已经不能继续以前从西方盗取来的“自由,人权,民主”的概念,也就是以前的美国所需要的意识形态,所以现在的美国要推翻过去的美国)
  5. 是美国被世界化还是世界被美国化(反正答案是美国正在逐步被世界化)

唉……很多东西都记不清楚了(确切的说是我需要很多时间去理一下思路,因为内容实在太多了)。总之推荐大家,如果有时间的话,每周三 18:30 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108 室听“当代美国”讲座,确实,很有意思。

Categories
芳华

九条我很久没有删除的短信

这是九条在 2006 年 11 月 9 日收到的短信,因为我觉得这么多短信代表了一个人的辛勤劳动的成果,所以一直没有删除。但是最近由于是在无法忍受这九条短信对我宝贵存储量的占用,所以准备予以删除。为了纪念 Zero Lu 在手机前兢兢业业的无私奉献,特将这九条短信在此发表:

  1. 我在八点位置平衡开局守发大法,朱子木在十一点位置先知开局,少量兽人步兵配合召唤狼拿下了一点的分矿,我也在解决九点神庙入口处的怪物时意识到了这点。07:43pm
  2. 故我直奔一点,正好遇到朱子木没血的步兵和先知去泉水补血(晚上了),我用大法吵醒了中央泉水的怪物后直奔朱子木基地,在确认没有箭塔后我强行拆人口。07:47pm
  3. 配合水元素,步兵和火枪很快解决了全部四个地洞,回城~二本我出了男女巫,然后在山丘带领下解决了中央泉水的怪物,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我的山丘拿的宝物。07:51pm
  4. 我的山丘拿到了一个治疗石和一瓶小无敌药水,这两个物品在决战时起了关键作用~然后我奔向了朱子木的分矿,升级了盾牌的步兵抵御了箭塔,强行拆除。07:56pm
  5. 此时朱子木也用牛头人酋长为首的狼骑加步兵的混合近战部队拆除了我的分基地(骚扰好朱子木我放下的)而且拆了我的狮鹫笼和神秘圣地~08:00pm
  6. 考虑到狼骑拆房的优势和主场作战的优势(兽人地洞以及本地兵力补充)我决定回城。决战在我基地上方打响,此时兵力对比:出了双方都是二英雄。08:03pm
  7. 我是一对升级盾牌的步兵和升级了射程的火枪混合,外加两个女巫四个牧师,朱子木是一对狼骑步兵。我的山丘首先冲在最前面,吸引了朱子木所有兵力围杀。08:07pm
  8. 不过在连续使用了治疗石和无敌药水后,山丘存活了下来,在基地里接受牧师的治疗时朱子木由于所有兵力都集中攻打山丘而使我消灭了他大量部队。08:10pm
  9. 朱子木在英雄双双阵亡后选择了 GG,我赢得了比赛的胜利~08:12pm
Categories
芳华

复旦蹭课

让我回忆一下……

星期一早晨是高等代数,是第一天听课,所以提早了 40 分钟到了复旦大学,走进教室,看见所有人手里拿着同一本书——《高等代数》 ——听了书名觉得此课程应该巨难无比,赶快到志达书店去买了一本,回复旦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背着书包,书包正中插着一个金属水壶——它确实是插在那里的,象是一个随时准备被发射出地球的宇航员,那就是 CCC 同学,毫无疑问的,他走进了 H3208,就是我将要上课的地方,大家互相打招呼,并表现出并不以外的样子。上课了,我这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高等代数”其实就是“线性代数”,心中无比失落。老师第一堂课讲了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对应到的是课本上的第 2 页,第二堂课不出意外的上到了课本的第 4 页,早就无法忍受乌龟爬速度的我两节课看了第 40 页。中午和学姐一起吃饭,顺便咨询了一下复旦的选课机制,比如热门老师的课很难选,然后有人设计了一个刷屏的软体,好像是提高选中的概率吧,然后学校紧跟时代潮流,设计了验证码机制,反正现在选课选得上选不上就要看 RP 了。下午回到复旦附中,和同学交流信息,部分同学迅速在星期一的晚上跑到复旦大学听了一晚上的课。

星期二早晨是数学分析,教室坐得很满,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最右边的一大排没有什么人坐着,其他两个大排都坐满了,导致老师错误地认为教室坐满了,并且表示希望大家坚持开学的良好的出席势头。这次课还遇到了龚猛男,上课前我们分析着昨天那个差劲的老师到底是谁,原来以为是朱子木的父亲,因为那个教授也姓朱,而且操着地方口音。后来回学校证实那不是他爸。老师开始上课了,因为数学分析有两个班级,一部分 RP 值发生变化的同学(也就是上学期选上了这个老师课程的人这个学期选上了,而某些上个学期没选上的同学则没有再保持良好的 RP 势头)出现了问题,新来的同学课程进度不同,于是老师计划花一定时间拉进度,接着他坦言(在我看来那有点过分谦虚),复旦每个老师上数分都同样得好。然后老师开始第七章定积分,感觉确实是老教师,板书没得说,干净清楚。唯一缺点是,他让数学丢失了数学的感觉,至少不是我喜欢的感觉,他这样上课给别的系的学生上课恰到好处,但是给数学系上课不应该是这个风格,或者说数学系的学生需要的不是这样的风格,简直就是纯粹(并且非常缓慢)的灌输,没有高潮,平铺直叙得让人想睡觉,犹如乘在一辆缓慢的满速列车!不愤青了,反正原来就懂的,就当教授帮我复习一下。

星期三早晨去接 Spirit 裴一起上复旦的课,乘在车上,和胡一发短信聊天,我说我现在去复旦蹭课,然后他回了一句经典的话“现在去复旦蹭课,以后去北大翘课”,呵呵,我知道那只是个玩笑。下了车,离约定的时间还有 15 分钟,我原本以为这个懒鬼会迟到,并且我还会在寒风中等待许久,没想到马上就看见了裴,心里很庆幸。还是高等代数,今天新增了很多住宿的同学一切来蹭课,大家听课听得毫无生气,我则继续看书,看了 30 多页后下课了。转而到 H3208,上的是“高等数学”,虽然和“高等代数”仅相差一个字,但是授课的老师却不是一般的好,一个教书先生,身穿黑色的中山装(为什么说中山装呢,不因为什么,就因为我觉得就是那个款式而已,可能唤起了我的什么记忆之类的),给我无比的尊敬,不用多说,他保持了中国学者的品质——低调谦虚。说话的语速我很喜欢,让我的思维正好可以赶上。希望这样的老师再多一些。为什么喜欢这个老师而不喜欢昨天的那个呢?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可能因为他比较瘦吧。

星期三晚上去美国研究中心,这个名字听起来挺牛,其实意思应该是研究美国的中心,不知道哪个人或者哪些人,很好意思的把美国和研究换了位置,给人感觉是美国的研究中心。进了中心的大楼,门卫指引我们进了一个教室,教室是阶梯的,坐位很舒服(可能是因为家里和学校都没有沙发的关系),接着人渐渐多了起来,直到没有位子了,直到加座也没有了,直到有人站在后面听课了。课程名字居然还没说……是“当代美国”,每节课的老师基本不同,其实也不能算是课,应该是每周一次的讲座。这位老师应该算是名人,讲了很多好玩的东西,内容以后我再写吧。不知不觉被托堂了 30 分钟,但是大家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最后我和同学总结了今天的收获,就是把过去几年的时政知识恶补了一把。

星期四早晨继续数分,还是平淡的感觉,然后和 DAA 邓去了 H3108,原本想在最后一排自习,即使这里上课,坐在最后一排也没有太大的关系,结果快上课前,看了看教室前面才 10 多个人,老师拿了资料像我们走来,老师长得很不平常,但是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你们选这门课么?”她问,“我们旁听得”我答,“那就坐到前面去吧……”于是坐到了很前面,原来是讲“佛经”的课程,我崩溃了,我觉得邓还是有兴趣的,于是我提起兴趣一起同老师领略佛的智慧。课后我的感觉就是,其实佛也是人,可能是一个哲学家,很多她想到的事情和道理,我已经考虑过。佛很有奉献精神,虽然我没有达到自觉的境界,但是我觉得我有觉他(觉他的意思就是察觉别人,然后让别人觉悟),根据老师的原理“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所以我还不够圆满,况且何必圆满呢,如果圆满了,我就变成佛了,我才不要做佛呢,因为佛只有一个。顺别说一下,我给自己弄了一个法号“弥天中华释麟三藏鸠摩罗什”,确实很……长。

星期四下午听“微观经济学”,上课之前,周围有 10 多人拿着清华的线性代数,我等差点误以为走错教室。原来复旦教务处领书的地方没有统一发放这个课程所需要的课程,很多同学上课的时候手头还没有书,老师分析原因是书的价格太贵。上课后印象最深的是知道了 macro 这个词根的意思,于是联想到 microsoft 和 macromedia,感觉到企业名字之间微妙的关系。晚上去听“诺贝尔化学奖史话”,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所以听过算数。

星期五,也就是今天,早晨高等数学,下午微电子基础。因为下星期学校安排的课程就要启动了,所以以后不会经常来了,于是在下午课程开始之前去光华主楼探险,到了 30 楼,我和 Michael 都表现出了恐高,甚至我觉得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是写恐怖小说的良好背景。这就是光华楼,一个可以随处免费喝到水,配备豪华的卫生间,还有很多监控摄像头的高科技大楼。这个大楼给我一个很怪的感觉,为什么在这么高的一幢楼向外看居然不是远处的风景,而是另一幢楼……哦,因为这是光华双子楼……这给人一种心理落差,我的疑问是“为什么不造在一起呢”,难道怕恐怖分子用飞机撞大楼的时候一下子给全撞倒,并且让飞机有一定概率从中间飞过……思维不能太发散了。

就着样,一周的蹭课结束,下星期一 9 点要回复旦附中去了。

Categories
芳华

乱子(结)

乱子结束了,世界和平了(稍微夸张了一点),三个人的命运是——哈哈,和我一起进京去咯!昨日,陈金辉老师通知三位同学,院系可能还不能确定,但是能确定的是,他们被北大录取了!庆祝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