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蹭课

让我回忆一下……

星期一早晨是高等代数,是第一天听课,所以提早了 40 分钟到了复旦大学,走进教室,看见所有人手里拿着同一本书——《高等代数》 ——听了书名觉得此课程应该巨难无比,赶快到志达书店去买了一本,回复旦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背着书包,书包正中插着一个金属水壶——它确实是插在那里的,象是一个随时准备被发射出地球的宇航员,那就是 CCC 同学,毫无疑问的,他走进了 H3208,就是我将要上课的地方,大家互相打招呼,并表现出并不以外的样子。上课了,我这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高等代数”其实就是“线性代数”,心中无比失落。老师第一堂课讲了一些很简单的问题,对应到的是课本上的第 2 页,第二堂课不出意外的上到了课本的第 4 页,早就无法忍受乌龟爬速度的我两节课看了第 40 页。中午和学姐一起吃饭,顺便咨询了一下复旦的选课机制,比如热门老师的课很难选,然后有人设计了一个刷屏的软体,好像是提高选中的概率吧,然后学校紧跟时代潮流,设计了验证码机制,反正现在选课选得上选不上就要看 RP 了。下午回到复旦附中,和同学交流信息,部分同学迅速在星期一的晚上跑到复旦大学听了一晚上的课。

星期二早晨是数学分析,教室坐得很满,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最右边的一大排没有什么人坐着,其他两个大排都坐满了,导致老师错误地认为教室坐满了,并且表示希望大家坚持开学的良好的出席势头。这次课还遇到了龚猛男,上课前我们分析着昨天那个差劲的老师到底是谁,原来以为是朱子木的父亲,因为那个教授也姓朱,而且操着地方口音。后来回学校证实那不是他爸。老师开始上课了,因为数学分析有两个班级,一部分 RP 值发生变化的同学(也就是上学期选上了这个老师课程的人这个学期选上了,而某些上个学期没选上的同学则没有再保持良好的 RP 势头)出现了问题,新来的同学课程进度不同,于是老师计划花一定时间拉进度,接着他坦言(在我看来那有点过分谦虚),复旦每个老师上数分都同样得好。然后老师开始第七章定积分,感觉确实是老教师,板书没得说,干净清楚。唯一缺点是,他让数学丢失了数学的感觉,至少不是我喜欢的感觉,他这样上课给别的系的学生上课恰到好处,但是给数学系上课不应该是这个风格,或者说数学系的学生需要的不是这样的风格,简直就是纯粹(并且非常缓慢)的灌输,没有高潮,平铺直叙得让人想睡觉,犹如乘在一辆缓慢的满速列车!不愤青了,反正原来就懂的,就当教授帮我复习一下。

星期三早晨去接 Spirit 裴一起上复旦的课,乘在车上,和胡一发短信聊天,我说我现在去复旦蹭课,然后他回了一句经典的话“现在去复旦蹭课,以后去北大翘课”,呵呵,我知道那只是个玩笑。下了车,离约定的时间还有 15 分钟,我原本以为这个懒鬼会迟到,并且我还会在寒风中等待许久,没想到马上就看见了裴,心里很庆幸。还是高等代数,今天新增了很多住宿的同学一切来蹭课,大家听课听得毫无生气,我则继续看书,看了 30 多页后下课了。转而到 H3208,上的是“高等数学”,虽然和“高等代数”仅相差一个字,但是授课的老师却不是一般的好,一个教书先生,身穿黑色的中山装(为什么说中山装呢,不因为什么,就因为我觉得就是那个款式而已,可能唤起了我的什么记忆之类的),给我无比的尊敬,不用多说,他保持了中国学者的品质——低调谦虚。说话的语速我很喜欢,让我的思维正好可以赶上。希望这样的老师再多一些。为什么喜欢这个老师而不喜欢昨天的那个呢?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可能因为他比较瘦吧。

星期三晚上去美国研究中心,这个名字听起来挺牛,其实意思应该是研究美国的中心,不知道哪个人或者哪些人,很好意思的把美国和研究换了位置,给人感觉是美国的研究中心。进了中心的大楼,门卫指引我们进了一个教室,教室是阶梯的,坐位很舒服(可能是因为家里和学校都没有沙发的关系),接着人渐渐多了起来,直到没有位子了,直到加座也没有了,直到有人站在后面听课了。课程名字居然还没说……是“当代美国”,每节课的老师基本不同,其实也不能算是课,应该是每周一次的讲座。这位老师应该算是名人,讲了很多好玩的东西,内容以后我再写吧。不知不觉被托堂了 30 分钟,但是大家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最后我和同学总结了今天的收获,就是把过去几年的时政知识恶补了一把。

星期四早晨继续数分,还是平淡的感觉,然后和 DAA 邓去了 H3108,原本想在最后一排自习,即使这里上课,坐在最后一排也没有太大的关系,结果快上课前,看了看教室前面才 10 多个人,老师拿了资料像我们走来,老师长得很不平常,但是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你们选这门课么?”她问,“我们旁听得”我答,“那就坐到前面去吧……”于是坐到了很前面,原来是讲“佛经”的课程,我崩溃了,我觉得邓还是有兴趣的,于是我提起兴趣一起同老师领略佛的智慧。课后我的感觉就是,其实佛也是人,可能是一个哲学家,很多她想到的事情和道理,我已经考虑过。佛很有奉献精神,虽然我没有达到自觉的境界,但是我觉得我有觉他(觉他的意思就是察觉别人,然后让别人觉悟),根据老师的原理“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所以我还不够圆满,况且何必圆满呢,如果圆满了,我就变成佛了,我才不要做佛呢,因为佛只有一个。顺别说一下,我给自己弄了一个法号“弥天中华释麟三藏鸠摩罗什”,确实很……长。

星期四下午听“微观经济学”,上课之前,周围有 10 多人拿着清华的线性代数,我等差点误以为走错教室。原来复旦教务处领书的地方没有统一发放这个课程所需要的课程,很多同学上课的时候手头还没有书,老师分析原因是书的价格太贵。上课后印象最深的是知道了 macro 这个词根的意思,于是联想到 microsoft 和 macromedia,感觉到企业名字之间微妙的关系。晚上去听“诺贝尔化学奖史话”,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所以听过算数。

星期五,也就是今天,早晨高等数学,下午微电子基础。因为下星期学校安排的课程就要启动了,所以以后不会经常来了,于是在下午课程开始之前去光华主楼探险,到了 30 楼,我和 Michael 都表现出了恐高,甚至我觉得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是写恐怖小说的良好背景。这就是光华楼,一个可以随处免费喝到水,配备豪华的卫生间,还有很多监控摄像头的高科技大楼。这个大楼给我一个很怪的感觉,为什么在这么高的一幢楼向外看居然不是远处的风景,而是另一幢楼……哦,因为这是光华双子楼……这给人一种心理落差,我的疑问是“为什么不造在一起呢”,难道怕恐怖分子用飞机撞大楼的时候一下子给全撞倒,并且让飞机有一定概率从中间飞过……思维不能太发散了。

就着样,一周的蹭课结束,下星期一 9 点要回复旦附中去了。

7 thoughts on “复旦蹭课”

  1. 代数,先学些线性代数的基础,就看清华的《高等代数学》吧。
    可能会有些难,不过的确是我能找到最好的书了

Leave a Reply to Lily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