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读者将“衰”读作 sui,别问我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这么读。

话说今年 2 月的时候,我在学校停车的途中,遇到了樊老师,然后她布置了一个任务给我——让我组织我们班级保送的同学每人写个东西,然后我就充当一个被三角板夹在当中的角色。一个月后,没有人给我稿子,然后我就开始天天躲樊老师,只要在远处看见,我就闪。结果 3 月底的一天,我实在躲不过去了,我就主动上前和老师道歉,结果我还没开口,樊老师就说“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以及“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了”等等,说得我一愣一愣。被夸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我就发动了部分同学写了文章。这个星期,樊老师继续“烦”我,让我把排版的事情一起做了,原本想躲,结果怎么躲也躲不掉,当我被发现经常在篮球场出没时,她就经常来篮球场转,然后发现我并布置任务。不过还好,最近正好想练练自己的 inDesign(Adobe 公司的排版软件)的水平,但是由于不熟练,所以效率很低。今天我被下了最后通牒,于是在机房草草用 Word 完成了剩下的东西,很快今天中午那些东西就上了校门口的橱窗。由于时间仓促,貌似错误百出(我觉得其实也不是很多),请当事人或路见不平的同学多多谅解(比如 Child Zhong)。

再回到昨天下午,我等在学校基础物理实验室,我在做题目,结果 4 点上楼去听老师讲机器人采矿登月的规则,结果回物理实验室的时候,人都走光了。有实验室钥匙的唯一的一个老师回家了……唉,回家的时候,自己突然觉得身上不背书包还真有点不爽。

没有最衰只有更衰,今天打球的时候,突然有同学发现我裤子坏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裤子是什么时候坏的。而早晨乘公交车时,某些乘客异样的眼光不禁在我脑海中浮现。

后高数时代

原来教我们高等数学的老头子身体不行了,在把他的毕生精华(要知道,这样的小抄我是第一次看到)留下后,就不来了。现在换了一个老太婆作我们新高等数学老师,老师第一天来我们班级上课的时候,由于不习惯不能上下拉动的黑板,就让我们换到复旦大学六教上课。事实上,她在我们班级上课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把黑板向上抬,结果发现原来自己有幻觉,就停下来,然后狂笑不止……汗颜一下。第一次,她布置了很多作业,由于长期不做大量作业,导致大家在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反抗的本能有所退化,就这样,老师布置了 50 道左右的题目。题目基本都是求不定积分,我昨天晚上回家发毒誓要搞定这些题目,结果看了一会《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之后,发现已经凌晨 12 点了,然后开始遥遥无期的奋斗……到了凌晨 2 点左右,我发现我把分部积分的公式记错了,一下子觉得无比绝望,冷静一下之后,发现还好只是正负号的问题……终于搞定了最后一题,看了看手机,3 点 45 分,崩溃了,睡觉去了。幸好前天下午在家里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看着看着睡着了,所以今天起床的时候精神不是萎靡。可是……今天,这个家伙又布置一堆作业,唉……要继续 K 题去了。

三日回眸(三)

4 月 8 日。去风华中学看同学们进行机器人足球比赛。由于我把 1000 号听成了 7 号,导致我跑了 993 号的距离。很遗憾,我错过了今天早晨的第一场比赛,去的时候,何马小组很焦急的样子,因为我和何况的程序都失灵了。

时间一点一点逼近,她们两个人有点想放弃,但在我的坚持下,她们找了一台防守机器人,然后又把自己的机器人数据线反接,一根马达线反接(这样可以让机器人原地打转),就上场了。戏剧性的是,在稳固的防守之下,对方机器人一共进了 8 个球,其中 7 个是乌龙球,我们赢了,看得出,有些人赢得已经不好意思了。

中午去吃了 Papa John’s,随后搭车回学校,下午舒舒服服睡了一觉,晚上继续给高一小朋友上课。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挤到了这三天。三日回眸,真的很累,我要好好休息几天。

三日回眸(二)

4 月 7 日。经过长达一个星期的组织,由 Tuonela Chou 发起的八人无锡一日游正式开始。由于恰逢清明扫墓高峰,所以上海至无锡的票子已经售空,且火车站已经停售站台票,于是我们就买了若干张上海至苏州的票,准备先混上车,上车后再补票。我的感觉就是能有这样上车比起正常上车刺激得多,至少增加了某种经历。谈笑间就到了无锡,大家都有点饿,于是在 Tuonela 的推荐下去了那里很有名的小吃店——王兴记。

王兴记

接着大家就启程去鼋头渚,Tuonela 说她来过 100 多次了,好惊人的数字啊,因为那肯定远远超过了我去其他的地方的次数(除了学校和家以外)。在门口,我把一个我非法得来的学生证借给 John Lee,就这样大家都买到了对折的学生优惠票。沿湖步行,享受风光。

樱木花道
花草树木——我比较得意的构图之一
看到远处树林中的新娘了吗?很美的,美得大家狂奔上去,掏出相机,准备“偷拍”。
可能是古时候的正门

进入这个大门之后,我们摆渡到了太湖仙岛,岛上的人明显比刚刚陆地上的人多了。

当时我只记得“孤舟蓑笠翁”这句了,上下句全都忘了
看见这么多锁,最琐的现象是,一些锁把自己锁在其他锁上
瀑布——我比较得意的构图之二
包孕吴越(有同志以为包孕吴越的意思是,这个地方有个很强的接生婆,然后……)
天涯海角的感觉
湖边留下我的足迹

参观完之后,也差不多该到离别的时候了,回到火车站,Tuonela 说今天是她请我们的,不用还钱……我狂汗……这个问题严重了,很多钱哎……经过一番商讨,最后还钱失败……和 Tuonela 告别后,我们剩下七个人准备返回,恰好原本三张票可以给三个女生,而我们四个男生先买了一元钱的站台票,混上火车,准备接受补票,可是在车上补票未果,只好下车补票。结果到了车站出口,我们提出要补票,出口人员说:“你们过吧过吧,不用补票了。”

最后,我们就这么传奇地用了一元钱从无锡回到了上海,比市内公交车还便宜。回到家,有点累,喉咙有些痛,需要好好休息。

三日回眸(一)

4 月 6 日。因为妈妈有“第十二届中国船舶及其技术设备展览会”的票子,所以那天下午就去了延安路 1000 号,上海展览中心。进了门,有个接待处,让我们填写好表格,然后特别给我制作了一个参观牌,很正规的样子。原本有打算冒充总经理的,后来觉得自己实在不像,就放弃了。进去看了展览,到处都是老外带了个老婆在挑游艇,很多有预约的大款都可以亲自上游艇坐坐,显然我这级别的就只能远观了。不过游艇很灵,建筑也很灵。

不是觉得船怎么样,只是觉得 Riva 展区布置得不错
好像是油画,好像是照片
很灵的游艇,船身上的玻璃是透明的,可以望进去
觉得像某款 Nike 篮球鞋的说
上海展览馆(与其说是俄罗斯巴洛克建筑风格,还不如说是苏维埃风格建筑)
拍摄这个建筑的时候,我想到了巴特农神庙
离开时的长廊

晚上回到学校,发现自己的交通卡掉了,还好里面钱不是很多,然后继续投入工作,劳技教室里大家依然忙碌,当然工作室很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