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数学

转眼,学校为我们设置的大学课程——高等数学,即将接近尾声。回顾这么多个星期的课程,发现收获了很多。和高中的课程不同,大学的课程信息量是很大的,虽然已经做了四本练习本的习题,但是还是觉得不能够达到纯熟的阶段。上个星期五最后一次习题课结束的时候,我才了解到,原来大学考试的考卷是不会再次和学生接触的,这个事实让我暂时觉得无法接受。嗯,这就算是我跨进大学新世界的第一步吧!

杨梅专用水

在家无聊地到处找水喝,在冰箱里找到了一小桶水,没有开过,但是也没有包装,着实很奇怪,决定打开看看,然后闻了闻,确定不是白酒后,开始喝,我一边喝,一边用眼角看瓶身,看到瓶身上有透明的突起的一行字:“杨梅专用水”,嗯?我停止继续向体内输入这种物质……我怕有问题,立即上网查所谓的“杨梅专用水”成分,结果,貌似根本没有这种东西……郁闷……什么玩意儿嘛……杨梅专用水……晕……

附:刚才又去冰箱里看望了一下这桶水,发现瓶身反面的一行透明字“此水不可饮用”

答:查清楚来历了,杨梅是亲戚从外地空运过来的,为了保证新鲜,买的时候,卖方提供了一桶冰块,然后父亲为了促进冰箱保鲜,就把这桶冰一起放进了冷藏室,结果最终就化成了我喝进肚子里的水。

初中物理题

中考前一天给表弟补课的时候,做到一道物理题:“土匪和强盗打劫时头上带着面具或者套有丝袜,但是通常都会在眼睛的方位打两个洞,这是因为____。”,看完题后,我说:“废话,这是因为要看见被打劫人在哪里。”表弟在旁边,嘴角形成一个很诡异的弧线,说:“这是因为光沿直线传播。”顿时,我凝固。然后大家翻看答案,毫无疑问,表弟答案正确。停顿片刻,我感慨:“你太强了……”他说:“这题很简单的呀……”我转而感慨:“教育真伟大……”

索尼梦苑

今天,应索尼公司会员俱乐部的邀请,前往索尼梦苑接受 DV 使用技巧指导(售后服务啊,感慨一下)。下午三点半准时到达,开始上课,发现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技巧——点选曝光,点选对焦,稳定缓慢拍摄(可恶,这么可爱的功能,我的 SR42 居然没有),淡入淡出,构图,拍摄姿势,拍摄角度,等等等等……学完之后,脑子里已经有很多奇异的构想了。最后,激动人心的抽奖环节到了,我扫视一下教室,总共也就三十人,抽奖抽五个人,也就是说被抽到的概率还是挺可观的,想着想着,就听到第一个名字,好耳熟,原来是我,就这样,我拿到了一盒原装的索尼 DVD-RW,莫名啊,我家可没有 DVD 刻录机。

嗯,上课的时候,偷偷拍了一段,大家点评一下啊!

附:老师授课时拍摄的一段录像(淡入淡出效果)

另:回家后,大雨磅礴,正好躲过。我脑中浮现一个索尼老总,对我说:“你看,产品体现人品”。

该死的五十九

今天晚上九点从学校出来,路上遇到高一八班小孩帮我打招呼,吓了我一跳。到了车站,等五十九路,结果等了三十分钟,终于它来了,上了车,发现车子几次都差点没有启动起来,终于在开了一刻钟之后(这样说不准确,因为一刻钟里面估计只有五分钟是在开的),它再也没有被发动起来,又等了一刻钟,后一辆五十九路终于姗姗来迟,车很挤,结果,当中还吃了火车(注意不是红灯,是火车),这让我明确意识到,翔殷路上原来也是横有铁轨的。终于,经过七十五分钟的拼搏,我下车了。嘴里念叨:“你这该死的五十九,让我心在痛泪在流,就在和我说抛锚以后想发动已不能够……”

关于人生完整性的思考(简短版)

已经有很多个人说我人生不完整了,比较了解我的说“因为我没有参加高考,所以人生不完整。”,更了解我的说:“因为我没有参加高考和中考,所以人生不完整。”可是我觉得正如 Blue Fish 说的:“什么叫做完整呢?你不可能体验我的人生,我也不可能体验你的,那我又和谁比较才能得出人生不完整的结论呢?”如果你要问:“没有参加高考,你觉得你失去了什么?”那我要回答:“那种感觉,该体验的感觉,我相信我都已经体验过了,只是大家在高考体验了这种感觉,而我不是。”其实有时候不要问自己太多,就像人择原理那样。粗略地讲,人择原理是说,我们看到的宇宙是这种样子,至少在部分上是因为我们的存在,而世界之所以这样子,是因为它不可能是别的样子。那我想说,我的人生之所以是这个样子,至少在部分上是因为我的存在,而我的人生之所以这样子,又是因为它不可能是别的样子。

高考前夕

今天早晨照例帮宜川中学的一个家伙补课,最后我临走的时候,此人显然很不放心地问了很多问题,诸如:“我真的觉得我还有东西不懂……”,然后又说不出什么,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

接着就去五角场吃豆捞,感觉店名比学校附近的豆捞店要好多了,学校旁边的叫做“OMy Dollar”,意思就是“哦,我的钱”,给人以掉钱的感觉,而五角场的名字则好听多了,叫做“Dollar Shop”,给人以卖钱的感觉,虽然最后买单的时候还是要自己掏腰包。里面吃的东西不是特别吸引我,倒是餐具——哦,那简直不是餐具,是艺术品。就这样,看着餐具,看着看着就饱了……接着去巴黎贝甜买了西点,前往周家嘴路某酒店(居然是好破费的4星级)看望要高考的同志。

回到家,接到朱子木电话,说要我参加被称为“从理科班到平行班”的一个散伙饭,原因是我以前经常给他们解答题目……无语了,不过还是蛮开心的,毕竟都是曾经的哥们。挂电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加了一句:“明天加油!”,这是今天第三次说这话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说得都不是很自然,奇怪,奇怪。
现在高考的同学都应该睡觉了吧,至少不会上网看我的博客,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呵呵,否则无意的祝福被当作压力可不好,嗯……祝高考的同志们考上心仪的大学……嗯,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