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五十九

今天晚上九点从学校出来,路上遇到高一八班小孩帮我打招呼,吓了我一跳。到了车站,等五十九路,结果等了三十分钟,终于它来了,上了车,发现车子几次都差点没有启动起来,终于在开了一刻钟之后(这样说不准确,因为一刻钟里面估计只有五分钟是在开的),它再也没有被发动起来,又等了一刻钟,后一辆五十九路终于姗姗来迟,车很挤,结果,当中还吃了火车(注意不是红灯,是火车),这让我明确意识到,翔殷路上原来也是横有铁轨的。终于,经过七十五分钟的拼搏,我下车了。嘴里念叨:“你这该死的五十九,让我心在痛泪在流,就在和我说抛锚以后想发动已不能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