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宿舍的初定

从八月初开始,母亲就催着我去查宿舍分配的情况,我当时觉得没必要这么急,毕竟这种事情提前知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八月中旬,这件事情继续升温。终于今天宿舍分配的数据的录入工作结束了,我觉得 Montoya Ling 很强,因为他在数据输入到一半的时候(也就是说刚输入了他化院,但还没到我数院),就告诉我可以查了。

我看了一下我同室友的名字,一个都不认识。老妈跑过来,告诉我:“哦,这个我认识的,哦,这个我好像见过……”,然后翻出以前冬令营的名单,果然,孙文博和乔磊都是高二进了冬令营,真怀疑是不是组织上特意安排的。

正好,最近经朋友推荐我加校内网,以前记得胡一推荐过我,但是由于当时他表述的问题(其实是我理解的问题),我以为所谓的校内网是他学校里的网……反正,现在是加入了,今天一上线,那个叫乔磊的室友就加我为朋友,还有一个数院的人留言两个字“膜拜”……不管怎么样,对这个网站的感觉不错,应该算是国内的 Facebook 了吧!

其实,分寝室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可能是大家暑假都比较空虚的关系,所以才会空前地关注而已(有点哈利波特等开学的感觉)。

附:传说被证实了,以前写的《乱》中 Windy Lin 最终从地球空间传奇般地发射来了数学科学学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Categories
芳华

七夕的补偿

去年七夕比较莫名,记得当时晚上在家做题,然后一个电话,Tricnin 从加拿大回上海,让我去复旦女生宿舍区见他……郁闷啊,他小子……唉,不说了,反正最后请他吃了顿饭,算是给他践行。

今年七夕比较开心,中午 Lena Xu 由于得到不义之财,为了消灾,请我们几个同学吃饭,晚上,两位即将赴美留学的同学请我们吃饭。之后 Staren 带我去香港广场的 Rojam,算是上海比较好的的士高舞厅,可能是之前吃太多了,一点都没随音乐舞动的感觉,于是看 Staren 跳了半天,再在旁边坐了一会儿,待了大约两个个小时后就走了。后来一起去了铜仁路的 City Diner,算是找个吃东西的地方聊天吧,应该是从十一点开始,聊到了第二天三点。中途比较尴尬地被要求用英语交流,不过还好,进入状态还是挺快的。聊得挺开心的,还化解了两个月前的一些小误会。嗯,确实,用英语说一些东西就会比较有勇气!
这就是七夕的补偿,收获快乐,收获友谊……当然,还有收获了一肚子的食物……哈哈。

Categories
芳华

结构(续)

最近发来一封邮件,是去澳大利亚参加 2007 年 Robo Cup Junior 比赛的通知,原来上次华东赛我们足球机器人比赛确实拿了一等奖第二名。一开始我以为只有第一名能去澳大利亚参赛,结果现在通知说我们也能去了。可这件事让我既喜且悲——一方面,我,一个刚接触机器人才半年不到的人,第一次参加比赛获得了二等奖,第二次就获得了一等奖,实在是很开心的事情。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比赛的时间定在了 8 月 29 日至 9 月 6 日,行程倒是诱人得要命,先去墨尔本再飞布里斯本最后悉尼,可是就我个人原因,北京大学开学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刚开学需要及时融入新的集体,还有一大堆比如注册、选课的事情要处理。当然还有些客观原因作用,最终我决定放弃参赛。总之觉得很遗憾,也越发发现很多要做的事情总是不经意之间喜欢挤到一个时间,让人觉得人生就是一场无休止的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