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你崩溃所以我崩溃

昨天和今天都和银行在作斗争。昨天为了给托福汇款,所以去学校里面的工商银行办理了牡丹卡和网上银行,这卡居然每年还要十元年费。回到寝室原以为办好网上银行就可以顺利付款了,结果还要装什么安全控件(装了控件后,IE 还提示我这是不安全的设置),这还能忍,最不能忍的是那个破支付页面怎么就是跳不出来,我试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都没成功。今天早晨一起床继续刷页面,直接告诉我,service unavailable 或者是服务器忙请稍候再试。估计是工商银行的网上支付被黑了,于是我打电话问工行的人工服务,那边敷衍我说,让我耐心等候,稍后再试……我一怒,就去工商银行想把钱都提出来,然后到中国银行电汇出去。 销卡的过程非常搞笑:“我要把钱都取出来”“你是要销卡还是要取 350 元”“就把钱都取出来”“那要留一分钱”(我心想,你这不恶心我嘛,到时候给我 349 元 9 角 9 分,我怒但又很平和)“啊?那你还是帮我留一元钱吧”……业务员睁大眼睛看着我,弄得我很不舒服……“哦,那算了,我销卡”“那请你去旁边填个单子”……填单子过程略……给这是你的 350 元 1 分……啊,原来是这样,卡里什么时候有 1 分钱利息了。大家能理解这个故事吗? 接着我从南门出去,转而去中国银行,跑了很多路,终于到了中关村那里的一家中国银行(从百度地图查到的),拿了个排队号,结果前面还有 18 个人。幸好我带了数学分析原理可以消磨时间。结果没多少时间,我旁边一位女士把手里的排队号给了我就转身跑了……我盯着那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五秒钟,觉得世界顿时很美好,但美好总是短暂的……我第一次填的电汇单子由于笔迹太淡且信息不全被要求重新填写,第二次由于“贰”这个字上面多了一个小点被要求充填……真二死了!第三次终于过了,顿时我有一种做 ACM 考题时 AC 的感觉。 回来的路上,在北大西南门口看见一家硕大的中国银行,我彻底没有语言了。

清泉的浊流

第 36 号楼内置的一个洗衣房,名字叫清泉。一个星期前我洗衣服发现一件白色 T-shirt 背面的黑黑的手印还在,虽然正面形如干净的样子,接着别人告诉我,如果我把洗好的衣服拿到水里过一遍,还是会有很多洗衣粉残留被过出来……于是我和同学商量做个学校范围的调查,包括做化学实验定量分析,问卷调查什么的……前天下午我又把衣服送到洗衣房,晚上还给 Deng 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看看能有什么定量分析的方法。结果第二天去拿的时候,回来发现它直接给我洗掉了一件衣服——篮球队队服不见了!算你狠!走着瞧!

猎户座流星雨

传说凌晨五点猎户座流星雨会达到最大流量,决心看看流星雨什么样子。 昨晚睡前发现手机快要没电了,新手机没有电就不闹,于是只好给自己上生物钟…… 晚上醒了一次,看了下时间是两点,于是继续睡,再睁眼的时候五点一刻,差不多正好,披了件衣服就出去了,看了半天没有发现流星雨,可能是因为寝室楼遮住了视野,于是我跑去静园,那里比较空旷。终于发现了一颗,没有想象中的亮也没有想象中的快。我原以为北大的天文爱好者会聚到静园观察,后来想,人家应该没有这么业余,直接用肉眼观察,至少应该拿个筒对这天看吧…… 我突然想到那句话,“我孤单的时候,星星会掉下来陪我说话……”,呵呵,只要不是冲我掉下来就行。后来又看了一颗流星后,突然想起可以许愿,于是开始找第三颗,结果怎么都等不来了,直到太阳公公出来。郁闷得冷死我了~

插座

对插座这个东西彻底没有好感了……记得刚到北大的时候,在校内的一个地摊上买了一个插座,是三个孔的,两个二眼,一个三眼,结果回去发现如果我插了一个二眼,另一个二眼就插不下了,最气愤的是那个剩下的三眼内部还是坏的。于是这个插座最后只能用一个二眼,试问这还是插座吗?非也。 对插座厌恶感进一步升级是前不久的事情,因为新买的手机充电器需要特殊的插口,一直去 Ryan 寝室借用插座也不好意思,就去校内的超市买插座,结果结帐的时候发现插座恶贵,居然一个要价 52 元。很无奈,只能买了。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听说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国的插座做不好,很多大型演出需要稳定的电力供应,演出用的插座都需要国外进口。哎……貌似以前家里插座都是从父母单位领来的,所以对它的价格没有概念,一下子买个插座要花五十多元钱还真有点不适应。

今年,我的生日在北大过(附新手机号码)

来到北京大学整好一个月了,苦于没有电脑,又懒得跑机房,所以更新速率很低。但是无论是美好的还是遗憾的我都记得,所以也不会因为怕忘记而急着写出来。 上个月底,乔罡送了我一个马克杯,算是提前住我生日快乐吧。今天早晨一起床,门口就贴着一张便条“祝你生日快乐”,然后上校内,发现杨博雅还是凌晨送来的祝福留言。可是很不幸,上海的号码在这关键的时间停机了,所以启用北京的号码 13810461774(原号码仍然用,分工是北京号码用来打电话,上海号码用来发短信)。国庆前一天去中关村买了新手机 W950i,水货就是便宜呀,才 1650 元,比原来那个 T628 还要便宜,重点是我可以更快得回短信了……大家赶快发起来就是了…… 刚进入北大这个月,做了很多事情来迎接自己的生日: 3+1 篮球赛(3+1=3 boys + 1 girl):第一场对阵大二的一个队,没有认真对待,光顾自己单干了(而且没有突破,都是远投),于是被草割了……于是晚上想了很多,还想起了 adidas 的 it takes for five 的广告。第二场对阵同级的,个人应该是全场最高吧,不过最后还是一分险胜(好险~)。第三场对阵大四的一个队,比赛前很郁闷,由于文体部的问题,比赛场地不够,于是要求我们换地点到第二体育场,我表示可能会受伤,于是对方不耐烦了,说“本来就是打了玩玩的……”我回了句:“那你们弃权好了”于是他们把我手里的球拍掉,说:“我们弃权”……我听了还真以为人家弃权了呢……后来才知道是把学长气走了(实在不知道怎么会这么说不得,看来真得学学怎么和陌生人打交道),于是赶紧让梁开宇和他们联系,换到二体打球。期间发生了一件很无间道的事情——原来我方的女生乔杨同学跑到对方队伍去了(因为对方队伍找不到女生了),我方另请了大二的杨冉姐姐助阵。上半场结束,我们两分领先,中场休息,两个女生商量了一下后对换,下半场 Windy 给乔杨传了两个很漂亮的球,在杨冉姐姐的配合下(呵呵~),我们迅速拉开了比分,我大概送出了四五个盖帽吧,还有一个单手的补篮。这场也是最后一场,打得最开心了,虽然我们最后被取消资格了(因为第二场 Windy 受伤,所以让信科的 Roger 上了,于是被告知违反比赛规则),但是过程很开心。感谢所有为我和我们的队伍流过汗的以及关注我们队伍的同学,谢谢。 辩论赛:辩题是“广泛涉猎/专注一门更有利于学生全面发展”,因为那个星期事情太多了,所以这件事情的优先级被置为“低”。星期六晚上比赛,我们星期五下午开始准备(准确地说是星期五下午刚凑足四个人),三个上海人加一个苏州人的南方军团。准备过程很简单,就是大家在一起头脑风暴……第二天比赛前一个小时,我的一辩开篇陈词和宝宝的四辩总结陈词终于出炉了,比赛的时候,我觉得清清的攻辩问题实在太酷了,把对方都给问傻了。不过由于对方一遍实在是……唉,北京高考状元……确实没话说,全脱稿,然后说出来的话也很漂亮,同样我们自由辩论的时候也基本脱稿——可那是因为没有准备的关系。最后是 3 票对 4 票败了,但是赛后数院辩论队的大牛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扬言“我们数院登上北大之风辩论赛冠军领奖台的时日已经不远了”。 ACM:突然被信科的 Tuonela Chou 拉去组一个 ACM 队,除了我还有物院的王欣上,我们组成了 inphymatics 组合(in=infomation, phy=physics, ma=mathematics),最后我们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我还 AC 了一道别人做都没做的题目,很有成就感。 迎新晚会:被铁合金说动去做了主持人,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比较轻松的,因为不用背串词~自己做主持人的同时还客串了一把 we will rock you 的歌手。节目就不多介绍了,主要是在抽奖阶段发生了一件搞笑的事情,由于发现奖品比较可爱,所以我就抽节目表演期间发短信参与了抽奖,结果开始抽奖了,我让一个嘉宾抽了一张纸条,结果那个手机号码的同学已经离场了,又抽了一张,结果一样……结果抽到第五张的时候,我一看……嗯!就是我的号码~呵呵,奖品拿来!(我充分觉得我在抽奖方面是很有天赋的,可以参见以前的那篇 Sony Gallery 的文章) 各种社团:轮滑社——已经能刹车和基本的转弯,看着前辈玩平地花式,有朝一日我想我也能!钢琴社:主要是想提高一下自己的修养,而且提供初学者钢琴课的价格很便宜,二十元一节,一对四教学。还有风雷社,ECCA(英语角交流协会),就这四个社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