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数分高代几何(续)

当我拿到高代成绩的那天,我很高兴,原以为 95 分应该可以在寝室立足了,结果寝室里另两保送生 100 分……

当我拿到几何成绩的那天,我很失落,原以为 88 分应该可以在寝室里垫底了,结果两保送生一个 88 分,一个不到 80 分,我很 high,心想好歹和别人并列第一了,结果高考上来的室友考了个 90 分……

当我拿到数分成绩的那天,我很高兴,原以为 97 分能使我从此崛起,结果那两人又 100 分……

现实不断地打击着我……击击击击……冲刷着我……刷刷刷刷……仔细想想,大学应该追求什么,我又为什么会在考试之前如此提心吊胆地准备,这明显不是我的风格嘛……我要追求自己的理想去了,和 4.0GPA 说拜拜~See you 下辈子,这辈子我要多学点别的东西。

不过说实话,女生(特指 Spirit DNA 那位)学习就是强,坚决不和你们比——细腻是女生的专利,不和你们抢,也抢不过你们。

Categories
芳华

超重(续)

本周比较 high 的事情是我体侧通过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握力很小……其实上次握力 32N 没有及格是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手腕扭伤,这次补测的时候第一次就握了 51N,很开心。后来我想,为什么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握力小呢?可能是因为我一直与世无争,龚猛男找我握手(就是比谁手握力大),我都比较回避,然后就不自觉得心理暗示自己握力很小。反正我这里发话了,以后龚猛男再笑脸盈盈的找我握手之前,先拿体侧成绩出来,如果大于 51N 了再和你比,否则我还不屑呢,o(∩_∩)o…

附:居然有人说,学校为了故意让我们过体侧,所以修改机器……太不给面子了!

Categories
芳华

数分高代几何

关于数学分析:陈天权老师原来还是在上海中学念的高中……教材比较非主流,估计武胜建班的同学看了我们的题目会崩溃,期中考试题很没创意,用两句话概括就是,题目要么是显然的,要么是上课讲过的。不过老师上课经常讲数学史我挺喜欢的。

关于高等代数:到现在为止只出来高数一门分数,九十五……大家不要扁我,因为我们宿舍两个满分,在如此重压下我于今天下午去找老师看考卷,俩助教看了一遍,然后告诉我这里这里那里有问题,老师问我服不服,我说不服,然后老师让我在黑板上给他讲一遍,得出结论是我证明的思路是正确的,但是表述不清晰,然后我继续不服,问他哪里不清晰了,老师转而说我解答一个地方少写了三个字“等于零”(纯属笔误,而且后面的证明里再次提到了结论应该是等于零),所以应该在这里扣五分,还刺激我说是五分买个教训~我晕,那我拿个考卷上的错别字你也给我扣五分看看?你要都严格起见,少写个“证”字你也扣我分你试试!两个助教和一个老师冷嘲热讽地~你们欺负我好了,反正我拿你们没办法,直接耍流氓就是不给分我也就不费口舌和你解释了,还跟我说“以后你写论文也是的,不要出现这种现象”我接着引导他说“对,很多文章是要修改很多遍的”老师说“是啊是啊,我的论文改好几遍还是有错误”你看,你都如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都不懂!但注意,我以后还是要在这里窝混的,这种话显然只能在心里嘀咕了。谢过助教老师后我就闪人了。

关于几何:最喜欢的课程了!!!只有这门我上课做笔记的,因为上课大多数时间在画画,都是很有感觉的图,我这手稿估计也算是艺术品了^_^。最近发现薯片和马鞍面很像,决定某天去买罐薯片回来拍照。至于期中考试,最后一题其实不是很困难,但是考试的时候我没有给出完整的证明。过程是这样的,我原本以为自己做不出来,于是想证明特殊情况,考试后我和同学说我证明的这个特殊情况,然后他们告诉我这个特殊情况其实是关键,只要证出来这个接下来就显然了……然后我瞬间想通了。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Categories
芳华

论辩论

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参加过一场辩论,那是我高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辩论,当时我是二辩,然后第一次站起来是攻辩提问的时候,第二次站起来是攻辩回答的时候,第三次站起来是退场的时候……而我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地点却转换到了北大。来到北大,参加了一次院内的辩论赛,当时惜败给了 4 班,其实也就是败给林茜罢了。后来被召唤进了院辩论队,当时辩论队正好不多不少四个人,毁灭了学长组两个队对辩的愿望。我随后比了两次新生杯,第一次对物理,第二次对哲学,做的都是四辩。因为每次准备都要到临晨一二点,所以我之后就放弃了。虽说放弃了,但还是很关注的。半决赛对生命科学学院那场我去看了,我看到的是成长,一个正在壮大的数院辩论队。其实仔细想想辩论带给我的是什么?邓学长说,儒辩是我们的风格,而不是雄辩。而在辩论准备的时候,我们大部分讨论的时间会更客观更理性地去分析辩题,在与学长学姐交流的过程中也让我这个平时不关注国家大事的人长长见识。虽然昨天我们院辩论队在最后的决赛止住了通往冠军之路的脚步,但是我想我们已经重新书写了数院的历史,这已经足够了,足够了。

最近看 Jason 写文章很喜欢来个附,而且一般附的字数超过文章字数,所以我也来附一个长的:《数院辩论二度入主阳光大厅 铩羽而归新生杯赛虽败犹荣》

时间坐标定格在 2007 年 11 月 18 日晚 8 时 20 分。空间坐标定格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

这是数院辩论队第二次跨入这个恢弘的辩论场,却也是第二次铩羽而归。但是,这里见证的是我们的辉煌。我们在这里撒下汗水播下种子,虽然没有看到花开没有看到结果,但是我们没有留下遗憾没有留下懊恼。我们依然欢喜着微笑着,因为,这是我们的光荣日。

这是数院的光荣日,历史在这一刻被改写——数院辩论队终于一路凯歌闯到最后,终于出现在英杰交流中心的决赛赛场上——那是老辩手在院内的新生辩论赛中对这些还很稚嫩的孩子的期盼。这个晚上,他们已然不再稚嫩,他们或镇定自若地指点江山,或激情澎湃地激扬文字。灯光挡不住他们身上无处不在的光芒——这些从一场场比赛中磨砺出来的光芒,将伴随着数院辩论队继续成长。

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一辩张雪珊,二辩张吉源,三辩许子辰,四辩李亮:他们是决赛场的主角。参加“新生杯”前两场比赛的姜子麟:记住这支队伍有五个人。辩论队指导邓杨,辩论队老成员孙启明、汪小琳、李明、朱煦雯、张原、王鹏:他们辅导新辩手不遗余力。辩论队领队陈建羽:他给辩手们提供了最好的后勤保障。

还有很多很多数院人的名字我们不能一一列举。他们和辩手们一起,一路艰辛一路歌,从十月走到十一月,从 1560 走到英杰。他们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个我们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他们的呐喊发自于每一个我们听得到听不到的角落。

让我们再细细搜寻聚光灯下交叠的影子——身姿挺拔;让我们再静静聆听麦克风里扬出的声响——掷地有声。我们会回味这一条亚军之路,体味那些我们的为了欢欣而受的苦痛,和从苦痛中得到的欢欣。

Categories
芳华

数学分析原理讨论班

上周五我发起的数学分析原理讨论班终于开课啦!原本是想几个上海的同学一起来学习这本书的,后来觉得和学院借教室的时候理由不够充分,所以就直接做成全年级的讨论班了。上周五让 Ryan 在几何课上低调地发布 10 张通知,结果课间的时候被马翔老师拉上讲台做一个关于讨论班的简介。

当时借了个能容纳大约三十个人的教室,运气挺好的,来的人正好把教室填满了,马翔老师也来了,紧张死我了。第一章是实数与复数系统,讲到域的时候,我往有限域小扯了一下,结果下课马老师建议我不要扯太远,要抓住教学的主要目的。接着上到一半,下面同学提醒我拖堂了……可是我还没有讲完呢!没办法,只好下课了。

当时物院也来了两个同学,一个自然是 Fish,还有一个是传说中的“书女”,书女下课后一个劲地说“你好强”“太崇拜你了”之类的话,怎么听着都别扭。

这个星期我帮学员盗版了一下可爱的《数学分析原理》,不到十一元一本,发现盗版出来的更可爱了,字体小到恰好的那种感觉,我喜欢。

我想这个讨论班我会坚持把它开完,直到学完整本书。

Categories
芳华

超重

记得刚开学的时候体重却是让人有点不能接受,但是经过两个月的折腾,怎么都降到了 73 公斤,但是体侧结果还是说我超重……我这身高 73 公斤还超重,你搞笑吧~更搞笑的是,体测成绩后面的健康指导里写着“形态评价:体形匀称,生长发育正常,希望继续保持。身高体重超出范围,没有指导。”呵呵,那我就继续保持超重咯~虽然我承认我握力差了点,只拿了十分,但是我们寝室一致认为,握力好的人最多就是吃苹果的时候拿得稳点,所以说如果牛顿握力足够小,估计早就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了。万恶的体测,我拿了 59 分,不及格,需要补测,其实原本也无所谓,但在这个上面挂了,确实不是滋味。

PS:昨天晚上几何习题课,有人说我把一个椅子坐塌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是我坐上去的时候,椅子塌了。这是由本质区别的。

Categories
芳华

托福拖夫

之前都在忙托福缓考的事情,一方面没有考位就没有转考,另一方面退考又觉得太亏,所以硬着头皮去考。今天理论上是我体验托福考试的日子(准备不充分,所以只能说是去体验一下考试)。早晨起床已经是七点一刻了(考试八点),赶快下床,打车直奔北二外,在车上问清楚了考场的位置,八点正好到达。结果我那个协议书都签了,在备考室等了一个半小时,终于一个讲话能负责的人跳了出来,说今天整个教育网坏了,正在抢修,如果今天不想考试的同学可以到这里登记缓考或者退考,都是免费的。居然这么好的事情被我碰到了,那我就不客气啦,哈哈~

PS:不过回来的路上,出租车驶过长安街的时候看到了天安门城楼,“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天安门!”司机同志就这样被我镇住了。到西单下了车,想好去买东西的,因为以前看“家有儿女”的时候,里面家长都说去带孩子去西单买东西,所以我就去那里买了一个书包,回来后发现书包好大,一本书放进去了会很容易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