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呼叫转移

虽然我没有看过那部叫做命运呼叫转移的电影,但我自导自演了一回。

哎,就这样吧,不做部长也无所谓了,反正原来就讨厌开很多没效率的会议。这也说明追求权利这种事情是与我无缘分的。权利是什么?意味着什么?其产生机制是否合理?在局部体制内,我都只是一知半解,并且我看到了很多我自认为卑劣的行为,我骨子里认为这些行为卑劣,说明这场博弈不适合我,我早在开始就选择放弃,所以命运也选择放弃我——本周一是学院学生会部长面试,林副主席打不通我的号码,张部长发短信也联系不到我。

我的错我自己改,我今后停机一定马上充值,停电一定马上充电。但也请大家行行行好,要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他有两个手机,有两个号码,谢谢!

PS:今天早晨突发奇想,建议中国移动公司开发“融合号码”的业务,只要你每个月服务费小于 10,我一定用。

数院本阅见闻

上周六是我本学期第一次去我们院的本科生阅览室自习,坐在我对面的大牛在背 GRE 单词,他用一张绿色的纸这么遮着一个一个单词背下来,自习一看,居然是一张崭新美元,估计此人去美国就是冲着美元去的,所以才把自己追逐的目标放在显眼位置,以提醒自己。由于此事让我感到极度恶心,我决定这学期再也不去本阅了。

大学英语

周三大学英语课……哎,是我做口头练习,就是上去做一个演讲,题目是 Deal with Culture Difference,然后想和大家介绍三种交流者之间符号系统的关系,从而得出要扩展自己符号系统才能更好地消除文化差异,无奈,我结结巴巴地三分钟说了第一个模型就被老师勒令叫停,我下去郁闷地趴在桌子上,隐约听到后面一个演讲的男生一上去就说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然后还向我这一指,意思是我和他有 culture difference,接着又在演讲里声称和有 culture difference 的人相处要 frankly……呃,无所谓了,就这样吧,Deng 安慰我说以后我就不用再上去演讲了,这是一件好事情。

口头练习完毕后是听说训练,要看图说话,三幅图,第一幅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韩国女人在荡秋千,第二幅是三个和尚和两个女人,第三幅是里有各种肤色的人。

很神奇的是按顺序,我应该讲看图说话之前一个练习的内容,结果老师没有叫我,把我后面两个人叫起来说了第一幅图,我感觉到老师有阴谋,于是我开始思考第二幅图到底在讲什么,从表面上看,图中五个人虽然是亚洲人,但肯定不是中国人,而且一般和尚不会和女人在一起,凭我多年的经验,他们是母女关系,于是我想起了以前看 discovery 的时候讲泰国的年轻男子在成人的时候都要出家做几天和尚,就像我们这里军训一样。想到这老师果然叫我回答这个问题,不知为什么我一说这是一个 thailand 的 ceremony,全班都笑了,然后我看到老师以坚定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蒙进了,他信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说罢,老师公布正确答案,正事泰国的成人仪式。

只有五个字能形容——很好很强大!

北京的坐标系

数学分析课的时候,陈爷爷说:“北京的路是当年皇帝规划好的,横平竖直的,不像上海的路,是各个租借自己设计的,歪歪扭扭。”

在北京其实最不怕的就是迷路,除了直角坐标系以外,还有极坐标系,记得来北京的火车上,我对 Windy 感言“北京就是一个靶,我们正射向它。”也就是说,我们永远可以先找到自己所属的环,然后沿着环找到自己目的地的一个小邻域,最后根据局部直角坐标系目的地的确切位置,我若是真的迷路,只可能是因为体力不支导致。

这就是北京即好又强大的坐标系。

不团结的男人们

今天早晨沐浴在阳光下自习,二教三楼那朝南的好地方是用阳光杀菌的好地方。记得以前初中奥数老师对 Grace 说她皮肤太白,欠晒,影响维生素 D 的产生和钙的吸收。

我沐浴了一个上午,中午精神抖擞地和同学在二教角落沙发讨论关于项链和戒指的流动问题,对于这些东西,我们一致认为,它们一种情况是男方送给女方,另一种情况是祖上传给下一代,而且一般是妈妈传给女儿或媳妇。根据这条理论,这些物质最后都将流向女的那边。这体现了男同胞们的不团结。

顺便说说这次班级里班长选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唐同学比下去了,至少上个学期我对班级不是一点贡献也没有。哎,下学期继续努力吧,现在就好好做班副~

哎~团结,团结点,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