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购

在找不到任何理由抵制家乐福的情况下,为了解在如此社会局势下,家乐福的经营状况,并且抱着侥幸能看到游行的心态,本寝室四人昨日一同前往家乐福采购。本人刷卡消费二百余元,创单次生活消费品最高,我对中国的 GDP 作出了贡献,我拉动了内需,我是一个爱国的好公民。我在想的不是要如何抵制家乐福,而是为何中国没有出现一个象家乐福一样的零售巨头屹立国际之林?有这闲工夫,不会思考一下本国超市的出路?只怕这种所谓的爱国是温饱解决之后的消遣罢!

附:这是我第一次在校外的超市买东西。

内江公园

我家附近有一个公园,叫做内江公园,在我的记忆里,我只去过一次,就是在今年寒假的时候,我和澳洲回来的同学一起走进了这个神奇的公园。

到了公园东北角,看见很多老爷爷老奶奶在聚众赌博,桌上全是一角钱,我估算了一下,统统加起来还没我钱包里的钱多。这么看着,不禁会让人思索晚年对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想了很久,也不能确定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最终能肯定的——

唯有,抓紧现在。

闭集

今天张栋大哥给我做了一道题:已知 det 是限制在全体北大女生上到实数全体的行列式函数,求证全体数院女生是闭集。

思索半天,我不得要领,于是张大哥开始论证:

由于全体数院女生集全北大奇异女生于一体,所以 {数院女生}=det^{-1}(0),而 {0} 是闭集,det 连续,所以全体数院女生是闭集,证毕!

我无语了……

恢复如初

Reparo! 恢复如初了,今天考完了数学分析,心中一块混凝土掉地,于是开始生活,所谓生活就是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扫地,洗杯子,换床单,整理桌面,收拾冬天得衣服。看着门外的树,体会着北京的温度,看着杨絮漫天飞舞,体会着那抓不到了梦幻。出去那绵绵的杨絮外,一切就好像去年九月我刚来北京的感觉。

舞台与灯光

昨天和大变态去看了北大剧星决赛,不出意外,光华管理学院的《智能剧场》赢得了冠军。当整个比赛没有悬念的时候,我开始思索一个问题,为什么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和大变态的离得很远?

我想我找到了答案一部分,那就是舞台。

我总是想进入别人的舞台,那些不属于我的舞台,有时候我甚至无法涉足,有些即便踏入了半步,就没有精力去维持。这让我觉得生活缺乏灯光,缺乏注目,缺乏掌声……但,我知道我错了,我应该有我自己的舞台,我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灯光。

为什么我会把那些我徘徊许久的舞台给忽略了呢?可能是因为大学缺乏,或者说我自身没有去营造一种自我肯定的环境。我是一个需要被肯定的人,但我自己很多时候羞于肯定自己,表面上的自恋其实是只为了弥补内心的不确定或是补偿长期缺乏的肯定。

我需要明确,我也必须明确,我的舞台是什么?!能照耀我的灯光在哪里?!别人的舞台让别人去独领风骚,作为观众,我能欣然观赏,但是对于我自己的舞台,我要坚定地说:“对,我就是主角!”

过去很多时候找不到生活得重心可能都是因为迷失舞台得关系。过去我一直以为那是所谓的迷失目标,大人常说生活要有目标,但我觉得目标那只是一个点,不断像一个点进发难免半途觉得无依无靠,但舞台就不同,那是你脚下站的,实实在在的。

上周六,前往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给高一小朋友上课,我精心安排了一个讲座性质的 80 分钟的课,当我站上讲台的时候,我觉得这是属于我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我无疑是收放自如的,比起那些不属于我的舞台,与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大相径庭。课后我赢得了同学们热烈的掌声,我想这才是生活的意义,我不能因为某些原因一味跟着别人走,但除此以外,我别无选择,有时候我是被迫的,即使你给我选择的权利,这种被迫不来自于你,而来自于我自己。

希望你能了解这一切。

西方美术史

美好的周四下午,我来到二角一楼的教室,准备自习,突然发现这里有课,于是就顺便开始蹭课。

开始的时候老师放了些他去威尼斯时候的照片,都超级漂亮的。后来发现这课就是传说中的西方美术史。

然后老师开始讲一个个油画家,以前一直以为油画就这么回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是我看的都是印象派的油画作品比较多缘故,现在开到写实主义的油画,开始肃然起敬。高超的画技自然不用老师多说,老师主要介绍的是画中的各个玄机和背后的希腊神话故事。

终于知道 milky way,也就是牛奶路的由来了,记得当年听老罗语录就有这么一个段子讲学生问他牛奶路是什么意思,当时就在想为什么银河叫牛奶路呢?碰巧那天老师讲了这个事情,说宙斯偷情得了个孩子,结果他想让这个孩子的力量无限,这就必须要让这个孩子吮吸宙斯老婆墨提斯的乳汁,为了不让他老婆察觉,他决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采取行动,但到了晚上,孩子由于吮吸的时候力量太大,乳汁四溅,化成了天上的银河……汗一下,希腊人真太能扯了。

布尔巴基学派的兴衰

最近在图书馆无意发现一本书《布尔巴基学派的兴衰》。在数学分析课上,陈爷爷经常会提到这个对现代数学有着极大影响力的数学家集体。其中大部分是法国数学家,主要的代表人物是 A.Weil, J.Dieudonne, H.Cartan, C.Chevalley 等人。他们所致力于编写的多卷集的《数学原理》对现代产生了不可忽略的作用。

布尔巴基学派继承了 Hilbert 的形式主义,并将其发展为结构主义。结构主义的观点让人能一下看清楚近代数学的体系构成:最基本的对象是集合,建立在集合之上的最基本的结构是代数结构、序结构、拓扑结构,进一步由这些基本结构搭建出复合结构、多重结构、混合结构。结构越复杂,性质越丰富,比如混合结构中最重要的例子——微分流形。如果在其上每一点再附一个流形,就成为纤维丛;如果在其上每一点附一个环,就成为层。用这样的观点很容易去构造一些新的结构对象。

最后,说点好玩的,我发现 1944 年出生在布鲁塞尔的数学家 Pierre Deligne 于 1973 年完全解决了 Weil 猜想,为此荣获了 1978 年的 Fields 奖,并且奇迹般地我发现他获得了 2008 年的 Wolf 奖,最关键的是他的生日是 10 月 3 日——和我一样。

神秘的二教

二教的神秘起源于“关门后的灯火通明”,据说是因为刚造不久,需要“排毒养颜”,但一学期过去了,毒素仍存,灯火依然。

二教的神秘鼎盛于“二教讨论班事件”,我有幸经历了这个事件,下文修订自未名论坛:

二教讨论班事件源于上周一的讨论班,课上得比较晚,持续到了 9 点 30 分。此时,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人从左侧们进入教室,并沿最后一排来到了右侧门后说了一句“该停了,现在下课”。马老师的讲课冷不防被这人打断,说:”你是这儿的同学么,怎么突然就蹦出这么一句?”然后此人走到马老师面前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引用了一大堆各类规章制度说明马翔老师应当立即停止讲课。马老师解释道:“课已经结束,现在大家讨论的时间。”此人反驳道“哪有这样自习的”。然后马老师提议把最后一个问题处理完就散,不过此时同学们都没有心情继续听下去,就等着和这个闯入者较量了……此人在走出教室后,没等马老师多说几句话,又回到教室,说“现在要锁门了,规定的时间到了。”有人提问:“几点锁门?”曰:“十点半!”有人提醒说:“现在 9 点 40 分!”此人把自己的手表看了看,奇迹般地发现居然不是十点半……此人转而在讲台前绕竖直轴转动,一边转悠一边感叹道“原来这就是北大的学生啊”,这种上纲上线的行为通常最容易激起愤怒了。某猛男的数声高呼“把你们领导叫来,你没资格在这儿吵。”结果,此人没有反应,以为自己就是领导了,亮了一下自己胸前的牌子,说明是二教的管理员。但是,这个牌子上面没写名字,也没有任何证据说明他是二教管理员,他解释道:“牌子丢过,最近换了一个。”在我们极度怀疑他的身份情况下,此人几近抓狂,拱手向马老师道:“老师,我真佩服您,也佩服您的学生。”这分明是在讽刺,不过我们顺水推舟收下这个“奉承”。此人实在找不出来话,开始重复“这就是北大的学生,你们是哪个院的。”有人道:“我们是北大的,有资格在北大的教室学习,你算什么。”马老师见状,可能担心事情发展下去会有什么更大规模的冲突,所以建议课程到此结束。

二教的神秘终结于校园管理中心的一纸通知“针对日前有同学反映二教讨论课后出现的问题,我中心立即进行了调查,同学们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当晚值班的管理员,是本市一所职业学校学生,在我校实习,事后我们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将其调离此岗位。同时,我们也与任课教师进行了沟通,并向老师表达了我们的歉意。通过此事,我们将加强对教室工作人员的管理,端正工作态度,提高管理人员的素质,用我们良好的工作态度为广大师生服务。根据学校课程安排,全校公共教室每天开放时间为:早 7:30 开门,晚 10:30 关门,如发现工作人员违反教室管理规定,可直接向教室管理部门投诉。欢迎广大师生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中心就此事给老师、同学们造成的影响,郑重向老师、同学们表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