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什么是好的数学

前天胡一想和我探讨“哪个数学分支最有意义”,我给了一个很官方的回答“要看你怎么定义有意义了”。最近看了 Terence Tao 写的 What Is Good Mathematics,虽然一个正确的答案是不存在的,按他本人的说法,数学的维数太高了,过于复杂,但是他还是给出了好的数学的几个方面——好的数学问题的解决,好的数学处理方法,好的数学理论,好的数学观点,好的数学发现,好的数学应用,好的数学理论梳理,好的数学理论普及,好的数学方向(比如Hilbert 二十三个问题),好的数学品味,好的数学公共关系(和非数学学科之间的交流)等等。

看了全文,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这么说,一个可以吸引好的数学家的分支是有意义的,一个能对整个数学发展有所推动的分支就是有意义的,一个能将数学与其他自然学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分支是有意义的,等等,但真正要评选出最好的实在困难。

Categories
芳华

厦门暑期实践——火车奇遇记

七月二日,在前往厦门的列车上,八点,突然列车里出现了一个男子,他自称是火车的列车长,他拿出了一个握一握就会发光的手电,记得我第一次见这个东西是在 Zero 的家里,那时我们觉得很神奇。那个男子语调及其特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说了如下这样的话,他一遍按那个手电,一边说,“磨一磨,擦一擦,擦出爱情的火花”,“晚上可以照明,白天可以锻炼身体”,“只要你不是第一次做火车,你就应该知道这个产品”,“如果坏了,全国各个火车上都可以调换”,“可以使用五到八年”,“十元不算啥,少喝两瓶冰红茶”,同行的同学告诉我,这个只能用一个晚上。随后这个人开始介绍丝袜,接着又拿出了一个叫做磨齿的玩具,“孙悟空只能七十二变,但磨齿能八百七十二变”,随后他一遍变换这个磨齿一边说,“鸭子,鸭子,鸭子……丑小鸭变天鹅,天鹅,天鹅……”,如此如此,变了好几种东西,注意他说话每一句都有那种渐弱的效果。随后我们质疑这种东西比魔方简单,他不以为然开始鄙视魔方,说这个东西比魔方复杂一百倍。我已经笑得不行了。

后来出现了一个男孩,其他人在玩 uno,结果要算得分,小孩拿去,及其速度地算出了分数是 45,然后杨博雅算了一遍是 48,结果他验算发现小孩算的是正确的,我们纷纷表示杨博雅为北大数院丢脸的心情。过了一会,大家给小孩出了一道题目,9998 乘以 6,结果小孩算不出,我们告诉他可以巧算,结果小孩很懊恼,说自己太笨,结果杨博雅率先提出了我们比较聪明的假说,这个观点立即被我们镇压。一位同学拷问小孩 uno 说明书上发的繁体字“發”,结果小孩说认识,因为他妈妈打麻将的时候他在旁边看到过这个字。我在这个小孩身上看到了智慧的光芒。值得注意的是,小孩貌似得到了列车长的真传,一边玩磨齿一边用同样的语调配音。

刚到七月三日,我们剩下十三人在睡梦中唤醒了詹婉苏同学给她庆祝生日,在火车上过生日果然令人羡慕,刚要分蛋糕,余诚同学突然说刚走过去的一个人把他的书包拿走了,于是我冲在前头去追那个人,路上拉了两个乘务员一起追,终于在追了五个车厢后截住了那个人,那个人手只是拿了一个塑料袋,并且很镇静地说自己是给老婆送东西去。过了一会余诚自己找到了包,于是这个误会让我在凌晨的火车箱完成了一个百米冲刺。

我得出一个结论,什么事情,只要人多了,就会变得很有趣,很意外,很刺激。

Categories
芳华

军训(二)

这是第二天的关键词:

  • 伞——那天下雨了,教官让我们集合返回宿舍,只见我们班一同学(且全连只有这位同学)撑起了一把伞。随后,立即被教官勒令收起来。虽然这是一件小事,但是这件事情会和第七天的一件事情有关系。
  • 手机——晚上一个同学在集会时用手机,结果被教官发现,同学立即解释说爷爷生病了,遂大事化小。
  • 骂——我们吃完晚饭回寝室,我看到前方一个队伍被副连长拦住,说他们没有排队,我立即让全班同学排队,走过副连长面前时,我原以为会没有事,但副连长还是找到了我们的不足,他发现我们队伍少了一个人,借此骂了我们一通,值得庆幸的是,我们队伍其实少了两个人,有一个人不是我们班的,他怕教官发现他单独行动,所以混入了我们的队伍。
Categories
芳华

军训(一)

这几天,时间飞逝,所以没有时间记录自己的思绪,只能通过每天写一些关键词来记录,这是第一天的关键词:

  • 第一滴血——刚到康庄 611 军事基地,就流血了,左手水杯,右手板凳,我的左肘就被左边一位同学的铁板凳给磕出血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 白色——早晨站到某个时候,我快记不清楚了,我头很痛(估计是因为之前晚上为了给实践团做实践衫没有睡觉的关系),然后人开始摇摇晃晃,但是我坚持,我敢保证我在坚持,可是没有想到,我突然觉得耳朵生疼,眼前开始变白,两边一点点白,越来越大,开始铺满世界,我用最后的力气举起手……之后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副连长和班长的脸,同学说是他们抬我到旁边的,但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据说这和喝醉了是一个感觉。
  • 另外两滴血——一滴是应鲍龙的鼻血,一滴是四班的一位同学休息的时候靠在宣传栏上,把玻璃压碎了,手被划出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