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封信三个男人两双拖鞋一个人睡觉

由于一个同样的原因,DAA、Tommy 和我在某几天住到了我的寝室,三个男人两双拖鞋,大家轮换着穿。

在这几天里我们形成了紧密的统一战线,对一些问题交流了自己的看法。在此期间,DAA 买了一套四本的张小娴的书,里面收录了张小娴的散文(都好短的说),虽然张的文章有些观点表达得很极端,但是如果你撇开这些极端的不看还是很有道理的。我突然想起上次暑期实践和室友卧谈的内容,室友如是说:“女的必须长得漂亮,比如杨过和小龙女,如果小龙女没有那样不变的美貌,杨过还会等小龙女十六年吗?我觉得不一定吧。”我把室友当时说的话转述给 DAA 和 Tommy,等待大家的攻击,Tommy 立即反驳说:“身材才重要,女的只要还行化化妆都挺好看的,关键还是身材,灯关了什么都一样……”这句话比较 astonishing 的,当然这段话很张小娴,表达方式的极端并不能妨碍脑神经的活动,这句话要是放到十几年前说还可能成立,但现在技术这么发达,什么地方不好整一整都不成问题,只要不影响健康(并且有钱),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我相信这种思想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每一个坚持用水货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的同志的心里,因为他们有共通的地方。我们无需去顾忌是不是 natural beauty,就好像水货手机和笔记本一样,只要能用就可以了,关键还是心好不好。

其实这都是大家无聊扯皮的内容,只是娱乐娱乐,刺激脑细胞。

不过通过这件事,我想起一个我觉得正确的命题和一个我觉得有必要问每一个人的问题。

其一是一个命题,如果你已经拥有了一样很美好的东西,你就会很希望想把这件事情特有的性质推广到一般的情况,你会寻找万般理由去说服别人信服你的这种观点,就像维护那样东西一样。我想 Tommy 的观点虽然不是正确的,但是暴露出了他要维护的东西。

其二是一个问题,如果你拥有的这个美好的东西变得不美好了,你还会去维护你原来的观点吗?我没有把这个问题抛给任何人包括 Tommy,想想还是比较沉重,但我想 DAA 会说 I will,因为他昵称还是 DAA,而且他的英文名字叫 Will。

现实中,在面对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如果你的答案是不,你会被一些人扣上虚伪的帽子。但这样看来,我们大可不必费心思给别人扣帽子,因为一个人和别人说明他的观点可能并不是这个人心里想的观点,我的意思是,他可能没有想,他这么说只是表示一种心情,一种执着,一种直觉。我们不但要理解,还要称赞,称赞这种直白的直觉。

写着写着,先前提到的那位室友来我寝室借美剧 Numbers 看,碟没有找到,无意中发现了四封信,我确信其中三封是 Peggy 写给我的,信封上都没有邮票,因为都是亲手交给我的,先前我觉得如果要说这么多话,可以发邮件,可以亲口对我说,为什么要用手写,还有那漂亮的信纸信封包裹起来。这些看起来都很 inefficient,但是现在我懂了,当我打开其中一封信的一刹那我懂了,形式的东西,表现了一种态度,使用的辞藻,表现了一种态度,承载的思想,表现了一种态度,那是你能再一次感受到的,若换成是亲口对我说,可能我早已经忘记谈话的内容,又若换成是发邮件,纵然我会被文字感动,但是还会觉得有所欠缺。确实,看着这几克的信纸所承载的只能事我无尽的感动。

形式美——是承载愿望的风筝,我要做这追风筝的人。

以上是我洞察内心的实验报告,包括别人,包括我自己——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洞察自己。

嗯,当然,为了凑标题,我得去睡觉了——我一个人在寝室睡觉。

2 thoughts on “四封信三个男人两双拖鞋一个人睡觉”

  1. 好吧~现在越来越觉得男人是很现实的,有点时候甚至有点冷血~
    美好的东西变得不美好了,只要没有违背我的原则,我想还会继续去维护它吧,因为是我选的,所以绝对不会后悔
     
    PS:MS觉得你以前比现在更灵吗~哈~个人意见而已~

  2.  
          我还以为男生可能不会去看张小娴写的这类书的呢…
          关于那四封信… 一直都觉得电脑虽然能弥补人类本身能力上的短缺,但亲手写的和画的东西里所包含的情感更多…
          中国人一般都喜欢从细枝末节表达自己的想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