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结构

记得上数据结构的老师第一节上课时 ppt 上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学这门课”,原以为他要提一些什么诸如培养能力和思维之类的,结果给出的答案是“这是必修课”,我想可能是老师比较会黑色幽默吧,没想到形容此人时只能将黑色幽默中的幽默去掉。

值得庆幸的是这门课提供免修服务,结果我就欣然参加了,考试的一共六人,是在十一之前考的,我们六人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在上周把考试结果等出来了,坏消息是我考了 74 分,好消息是我居然是第二名,老师发邮件问我要不要这个成绩,我立即回复放弃。

后来,一个同学不服,要去查考卷,老师答曰“我不提供这个服务……”我昏过去了。

为了抗议,上周数据结构我翘了,这周我良心发现,回归数据结构,上课前老师看了看底下坐的人,说是不是我手表快了,怎么才来了这点人,应该有 160 人选我的课的,要不我们点名?点名太费时间了,还是做联系然后交上来吧,哦,你们可以把没来的同学叫过来,不过这样会浪费你们一角钱的,呵呵~

彻底无语了,我觉得上课无聊,就开始发短信把寝室睡觉的同学叫过来,过了一会,一个同学回复我说他已经在教师了,我接着回你浪费了一角钱哦~那人又回你浪费了两角钱,吼吼~我又回你也是哦~之后我们发现这样会给移动捐很多钱,就不继续了。

不一会下课了,没有做练习,我很愧疚地看着那些被我叫来上课的同学,很无奈,很无奈。

数学文化节惊魂

昨晚去参加了数学文化节的开幕式,学生会副主席邀我正装出席。开幕式开始后各位领导纷纷离场,只剩下 Abou 先生一个人讲座,据说此人出生法国,随后去了印度,还在韩国待了几年,英语发音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改进,以至于我起来提问时,他老人家没有听懂……Anyway,Abou 先生还是给我们阐释了从数学到外交的人生,值得我们景仰。

回到寝室后,脱掉不合身的正装,我和 Ryan 准备出去自习,结果在北大南门遇到还没脱掉正装的其他学生会同志,正巧抓着他们去腐败,于是 Ryan 万分感激我带他出来……正当我暗暗感叹人品之时……

吃到一半,突然两个包间发生了争执,随后老板来劝架,结果一个高大男子把老板推开,说让他来处里,结果随后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除我外大家都泰然自若,依旧吃得正 high,而我已躲到角落,准备随时钻到桌底,不料,正确地说是,不如其他人所料且正如我所料,他们打出来,一个人头破血流,令一个人拿着酒品正往那人头上砸,但是没有砸上去,随后那人把酒瓶往地上砸,玻璃片四溅。Ryan 把厚厚的外套递给我,我罩着头逃了出来。

人生中第一次报警的机会到来啦!我拿起 Ryan 的手机就是 110,结果接警的同志真的让我 faint,先是问我在哪里,再问我要派几辆警车,刚说到一半就挂了。没多久,一个电话打过来,看样子是要和我聊天,问我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是路过的还是什么?最后终于切入正题了:“有多少人受伤了?”我回答完后,连再见都不说又挂了。

主席给老板 100 元意思意思,我们就散伙了。说实话,我还挺想录口供的,但是在学生会两位老人的劝说下,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哎……惊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