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股市

奖品设置:特等奖 1 名 300 元购书卡,一等奖 1 名 200 元购书卡,二等奖 3 名 100 元购书卡,三等奖 10 名精美礼品一份。

经过 20 天的模拟股市,体验了中国股市变态的三天,涨停,跌停,涨停。还好不是自己的钱,所以心不会跳。最后获得了第 16 名,正好没有拿奖,有点可惜。

起始资金是 10 万元,最后获利 27544.93 元,20 天 27.54% 的盈利率,总成交量 398691.00,周转率 399%,但我不会被诱惑,我觉得股市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规律的市场。可能对于很多人,那三天是惊心动魄的三天,想想我老了,肯定受不了这个,还是免了吧!不过整个过程也是很享受的,曾经最高排到过第 4 名,也跌到过第 151 名,但是最后我回来了,回到了第 16 名,虽然没有拿奖,但第一次能比大富翁更加接近股票的体验还是很能给我启示的。

珍爱生命,远离股市。

这次不是喜悦,而是悲伤的一面

记得我第一次想打人的时候是对着我父亲,而且我打了,其实都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因为意见的不合,我记得还是因为学术上的事情。现在这事情让我觉得很诧异,为什么我会想打人呢?是因为很多时候我无法去逃避这件事情。(当然,你现在给我十个胆,我都不敢碰我老爸)
又比如,我昨天又想打人了,可是我忍住了,为了泄愤,我只想踩碎手机,可是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只是踢到了椅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获得平安,获得平安的方式有很多,我可以选择逃避,回到寝室睡觉,但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选择只身去面对,想讨个说法,哪怕是受伤,也要让我死心。

有时候就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何必有什么说法呢?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薛同学恶狠狠的脸,还有那个在我面前微笑和我谈话的男生,一看就知道是训练过的,先同情,再和你说,对不起,你打扰我们了,请你走开。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我很喜欢你们觉得我是路边的乞丐,祈求你们施舍我一些话语,可你们都太小看爱了,不给它任何生长的空间。最后你给我致命一击,我彻底知道了回寝室的路应该怎么走。

我需要一个人能够倾诉,于是和 Ryan 在校园散步,哭了一场,觉得好多了,脸也白了许多。因为爱,我落了一个月的数学分析作业没有做,现在细想起来,我都不知道我的时间是如何度过的,不断地争吵,辗转,争吵,辗转,守候,崩溃,复活。

我对不起所有关心我的人,我从来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喜欢把自己的悲伤情绪感染给别人,让别人都能看到我喜悦的一面,可是这次我实在不能再愉悦了,审视之前的日志,这是我写的吗?像新华社的评论员。当我有时间打开电脑写日志的时候,都肯定是我不快乐的时候,但是我能就这样昭告天下吗?我会顾虑。于是压抑,压抑,压抑。我知道我还能忍受更多的艰难,这是上帝对我的考验。

但我除了忍受,并努力去靠近,我还能释然,只要你一用力,我就立刻成为碎片,消失。

我知道这学期,我的成绩是没有保证了,至少期中考试的时候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大家都在奋力学习,我却在为了一些本不该承受的事情而担忧。以前,我也说过,这是我的舞台,可是现在连自己的舞台都不能守护了,我真没用。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忙什么呢?开心的定义难道就是时时刻刻的忙碌吗?有成就的快感就是快乐吗?我宁愿选择安宁,平静地过每一天,在主里获得满足快乐。

今天早晨,复旦附中在北大参加国家集训队的陈陈从上海捎来了马雪乐同学给我的礼物,礼物相当雷人,这里就不爆料了。上完课后,我又和 Ryan 自习了一下午,感觉前所未有的充实,我会赶上的,Catch Up!

呵呵,忍不住,写着写着又喜悦起来了,这就是令人愉悦的忧伤。

数据结构(续)

如果说之前的数据结构课是中等的(按照魔兽争霸的说法),那现在已经升级为令人发狂的了。本周二第三第四节课有物理期中考试,于是大家纷纷翘了数据结构复习物理,结果 9 点多,我收到 Windy “未必不点名”的短信,于是赶到课堂参加点名活动。今天上数据结构课,老师说收到一个同学的纸条“你这个变态老师,讲的不好,没人来听,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呵呵,勇气可嘉的同学。牟老师很镇定,当堂说“学校有规定,如果三次旷课期末考试做零分处理!这是学校的规定,还有这是谁的纸条,下课可以拿回去,我不接受这样的纸条。”最后一段话酷似上次他说“我不提供这种服务。”为什么会有这么不 nice 的老师呢?早知道当初就好好复习免修考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