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与不该

昨天晚上的是数学科学学院 From Rigor to Vigor 圣诞晚会,算是我和乔策划的,原来想我自己来做,但是用的人都是外联的孩子,我也不想让我们部门的仅有的四个小干事受苦,所以就放弃这个打算了,把负责人定为乔杨了。

可是,就要临近晚会了,为什么还是没人指示我是不是要去买化妆品呢?于是在晚会即将开始的前7个小时,我带着一个外联的孩子去了化妆品批发市场买化妆品。

整个晚会内容相当精彩,王院长的唱歌,话剧,让我觉得自己准备的街舞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实际上……节目单是晚会前一个小时印好的,ppt 是晚会开始的时候刚做好的,团委老师辛苦制作的开场 DV 因技术问题没有得到播放,王院长唱歌前一分钟他的伴奏还不能正常播放,控制灯光的同学不知道应该什么时候开灯关灯,场地原来没有借到 10 点,管理人员 9 点多就开始赶人了……更过分的是,正当我涂地满脸都是油彩,准备参加三明治辨味比拼的时候,由于场地时限即将到来,所以主持人提前宣布比赛结束,大家可以到台前把其他三明治吃掉……结果我一个三明治都没有吃到,作为一个晚饭没有吃的人,这对我真是致命的打击。
其实很多人会不开心,被油脂涂得衣服都脏了的不开心;当人都撤得差不多,赞助商介绍公司的时候不开心;当场地时限快到,无奈忍痛去掉集体跳舞环节,不开心(班主任包老师对没有跳舞表示非常的失望)。

今天外联副部长来问我有没有 200 元的发票,我说干什么,他说他们给了赞助商 200 元,对方没有留发票,问我要发票充……为什么要给赞助商钱,我不明白。

办该办的事,既然,要办为什么不办好呢?

数学科学学院学生会

原来以为院学生会是很自由的一个地方,现在发现春晚的气息已经蔓延到了学院的学生会,这次准备举行一个圣诞舞会,我给她想了一个名字,叫做 From Rigor To Vigor,翻译过来,就是,从严谨到活力,意思是让数院的同学从平时生活中解脱出来,充满活力。

结果给院里老师看了一下,节目单就被“锦上添花”,丰富起来了,增加了老师唱歌,团校颁奖,领导讲话等环节,充分体现了数院领导对同学们的关心。难得数院学生会办了这么一个吸引大家的活动,一个真正为了学院同学开心而举办的活动,于是就有人要来掺和。于是整个舞会被分为两个部分,领导在场的部分与剩余的部分,成了名副其实的 From Rigor To Vigor。

如此种种,在院学生会经历太多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人生目标的任何一部分,我决定不要它。我觉得是时候退出这个组织了,可以说我是看不下去了,也可以说我混不下去了。另外,爱跟着我的可以跟着我,我们可以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