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事

第一次读安妮宝贝的书,感觉亦是简单,虽比《一个人的好天气》复杂,但也就二三个人的二三个故事。纯简。

书里说“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似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纯简的人。”

就好像一本数学书和一本经济学的书,数学总是能很纯简,这是数学家的选择,他们排除臃肿的东西,而经济学的书往往厚重,还有很多案例,有无尽的补丁需要打上。不是说经济学不好(否则某猪说不定要生气的哦~),只是选择不同,没有对错。

当然,这需要一些往复,纯简总是从臃肿得来的,否则只能是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诚然,这种得来的过程就是成长,悔过,剔除,悔过,剔除……就像花苞盛放,凋零,归根,在这过程中,才知道花苞的意义不是剩放时带给世界的幻觉,而是归根后能得到救赎,虽然凋零异常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