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被石化的爱情

这篇文章特别写给所有女生,如果你们觉得我是胡扯,我觉得也很正常,毕竟意识形态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

灵感源于现当代建筑赏析,当我们看到一个大楼顶上建造一个凉亭,当我们看到什么都需要有一个哥特式的尖顶,我们是否问过自己它们存在的理由?当哥特建筑的外观被人们铭记,而内部含义被人们遗忘的时候,一个可怕的时代到来了,建筑被石化了,建筑师就像看到了美杜莎,当我们试图窥探她的美貌的时候,我们同时也被石化了。

就好像很多学弟学妹会问学长学姐应该看什么书,甚至问一些生活方面的问题,诸如去哪里自习,上哪个老师的课程。如果学长学姐没有耐心,给你的就是一个答案。如果学长学姐很有耐心,就会询问你的情况,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并分析其优劣性,最后交给你自己选择。但究竟哪个更会奏效呢?就我的经验,大多数情况是前者。那一个答案仿佛是一块金子,乐得你爱不释手,但其实只是一块石头。

人是喜欢被石化的。

爱情也是如此。每个女孩都在做自己的梦,自己的公主梦。我不太清楚有哪个男生是做王子梦的,至少我没有。媒体的宣传,女生之间的讨论,都在告诉每一个女生,她们理想的爱情是怎样的。

每天应该一起散步,周末应该一起出去玩,应该每天打电话,经常视频聊天,主动发短信,说晚安,说爱你。

这是石头,压得我崩溃。

一种固定的对爱情的表达是石化的结果,从来都是一种模式,或是简单杂交,我抨击模仿,尽管变着法子去做什么,还是在模仿。

我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价值观尽然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以至于有时候应该表现自信的时候,却软弱无力。寝室里,一个女生接到男友电话,另一个女生就立即想让自己男友也这样。我想知道你凭什么这么想?

女孩要有自信,爱如果是简单模仿,很多人都会,倘若真的成立一个类似顽主里面的3T公司,专门做全职男友,你要吗?

爱情是大的,而这些琐碎的细节是小的。雨果预言小的将杀死大的,但柯布西耶说小的将重建大的。但是,这里的小不再是一个概念,但很有可能是一个你不能接受的概念,因为你被石化了,思想中固有的东西很难被替代。

被石化的终将风化,成为小的沙,再重新组建。

这风就是时间吗?

Categories
芳华

刷课学导论(续)

上学期我研究了刷课的方法,当然在研究的同时,无意中将自己三门课一一刷上,可是今年,选课系统更新了,没法刷课了,况且我自己的课程都已经选上了,更没有动力研究这个事情,于是这个重任就落到了 Henry 的身上。

有困难,找亨利。这是民间流传的普遍说法,但是亨利是谁,很多人却不得而知,可谓只闻其名,不见其身。就好像 dota 里的猴子,到处都是幻想。亨利十个谨慎的人,行事都很低调,比如高中的时候偷偷改编了教室电脑的办公软件,只要老师一打开自己的课件,就会自动拷贝到电脑里的一个隐秘文件夹存档,这件事情至于可以现在提出来是因为我们已经高中毕业了。亨利的操作系统也与众不同,是 FreeBSD,这个系统是需要供养的,可以这么说,安装过这个系统的人世界上已经很少了(其中包括我),而能让这个系统在一台机器上跑起来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更少了(其中不包括我),其中就有亨利。

言归正传,此次选课系统可谓进化突飞猛进,研究发现居然是远程验证,但亨利犀利地指出,这个验证码太弱了……首先亨利编写了一个去除噪点的程序(这个貌似我也会),原以为要利用外部的 OCR 识别,结果他用他自己写的 OCR,感慨了……最后用 Python 把他们串起来和选课系统不断交互(俗称刷课),就这样完成了。但是亨利再次谨慎,让我不要散发他的代码,我想他也不希望所有要刷课的人都去找他,所以这个学期我的意见是,或者你自己牛到能写这样的程序,或者你认识像亨利一样的朋友,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Categories
芳华

暑期碎片不整理

和过去生活相比,大学生活颓靡不振,想想我过去的生活,简简单单,一个月出去玩一次已经很奇葩了。

假期开始的一个月没有马上回上海,而是在北京待了许久,我回上海很多人不知道,加上要准备GRE,就销声匿迹了。

新家很不错,远离尘嚣,整个假期就回上海几天,见了几个朋友,外加初高中聚会。

旧家实在太破,待不住,又躲到乡下去了。

认认真真学习,久违的感觉,熟悉又陌生。

没有碰数学,泡上英语了,感觉对待非人的考试就要采用非人的手段。

新房间挑家具,只要简洁的风格,床,书桌,书橱,加起来据说可能是别人一个,甚至半个家具的价格,但很喜欢,明天到货。

后天就要离开回市区了,大后天回学校。

Child Zhong 说我用“回”这个字,说明我和哈利波特一样,把学校当成家了。

iTunes 里面的歌要听烂掉了,去谷歌音乐下了方大同的《橙月》,很好听,对不起音乐人,我改天去店里买一盘。

对不起建模比赛的队友们,搞错比赛时间,机票定晚了,只好远程指导你们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