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圈小

奥数大叔给我介绍了在人大附中上课的机会,工资待遇不菲,昨晚还在唐老师的组织下,几个老师一起吃火锅,猛然发现数学圈小。

预备知识:我的导师是蔡金星,研究课题的老师是田青春,两个人都是研究代数几何的。

昨晚坐在我左边的是奥数大叔,他经常来北大蹭课。坐在我对面的是唐老师,当年带过很多人大附的学生,这些人现在是我大学同学。坐在我右边的是现在在北大读研究生的学长,导师是蔡金星,代数几何方向。坐在我右上角的是林老师,现在全职做奥数老师,以前也是北大研究生毕业的,方向是代数数论,导师是田青春。

更绝的是,林老师和唐老师是同一年毕业的,并且和我现在的微分几何老师,马老师,还有上学期的概率论老师,张老师,是大学本科的同学。

数学圈小,奥数圈大。

昨天花了一个晚上把校内(现在叫人人)网的好友从近一千人删到了 160 人左右,Fish 也清理了好友,并和我竞猜剩下人数的男女比例,他算了下他的比例,是 13:3,我和他差不多,一共 40 多个女生,比例差不多。

人人网有个很非人性的设定,就是在删除好友的时候需要输入验证码,八百多个人,八百多个验证码,这种运动从昨天晚上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早晨(期间睡了一觉)。

删除的好友包括不认识的人,见面最多打招呼但肯定无话可说的人,充满不愉快回忆的人,等等。

校内曾经是我企图补上心里某个洞的一种方式。

但我彻底迷失了,或者尽量成为是别人期望的样子,或者尽量成为别人的样子来保护自己。

这个洞究竟是被填补了,还是大到已经不能用洞来形容了?我不知道。

附:我觉得可以根据我的体重来规定好友的总数量,现在差不多是每人一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