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录

表弟推荐看李毅百度贴吧,去看了,发现只要看过胡一大帝的日志之后,看李毅大帝的语录基本不成问题。

昨日回进华,宋老师还在感慨我当年的“半山腰”理论至今被学弟学妹传诵,一哥感慨他当年怎么没多说几句话,说不定有一句能被当作语录留下来。

当然,最早的语录应该是圣经,记录的是神的话语。后来出现了记录老师话语的文学,比如论语,所以老罗语录这种“文学形式”都可以追溯到论语。还有记录伟人的话语的,比如毛主席语录。但很多语录是尘封不动的,不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能够自我修正,于是现在看来有些甚至是可笑的,更甚至,有些语录就是因为其可笑而被收入,这就是语录的归宿,除非你是真理。

我不想留下什么语录,只可惜这是一个被语录的时代。

The Giver

The Giver,翻译为赐予者,这本 200 页不到的小书描述了一个乌托邦社会,以及对它的反思。作为一个完美的社会,没有失业,邻里和睦,家庭美满,总之是一个不能再和谐的社会了。下面是这个社区的简介:

人口方面,这个社会就像一个精确运行的机器,每年都会有 50 名新出生的小孩,是不是比计划生育政策还要严格?这些小孩从小到大编号,没有姓名,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开始几年由”培养者”养育,如果达到一定体检要求,就可以在四岁加入正式的家庭,否则被“释放”,被“释放”的人,将不会再回到这个社区。

教育方面,小孩从小接受统一的严格的教育,期中比较重要的一项就是言行举止,基本上属于在思想上进行彻底的改造,孩子从小就会因为“不精确的言语”而受到惩罚,这是为了保持整个社会在语言沟通层面可以保持一致。在学校就读的孩子都很懂礼貌,知道做错了事情需要进行道歉,并且大家会异口同声地进行道歉。除此以外,每周都会有志愿者服务时间,每个孩子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志愿服务的种类。

法制方面,会有一个响彻整个社区的广播,“发言人”通过它通知社区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并要求肇事者到某处报道,当然广播中不会报出其姓名,但听到这个和听到全国通缉的感觉应该差不多。每个人只要违反规定超过三次,应该是指情节较为严重,认错态度不佳者,直接“释放”。

职业方面,每个人到了 12 岁就和自己所在的团队(就是一开始和他一起出生,一起读书的 50 个孩子,如果没有被释放的话,就应该是 50 个)集体就业,失业率百分之零,每个孩子的职业都是由社区的“老人”(其实就是统治阶级精英)对每个孩子的志愿者服务时间进行考察,发掘他们的兴趣,所有决定都一定是最适合孩子的。

家庭方面,男方和女方都可以向组织申请婚姻,组织会根据双方的性格特点合理并科学的安排配对,搭建出一个和谐家庭。每个家庭在一段时间后都可以声请认领小孩(就是之前那些到了四岁的孩子)组成三口之家,最多可以声请两个。这理由简单,人口是恒定的,每年就 50 个小孩,你家多要了,别人家就少一个了。

养老方面,社区专门为老年人提供了养老的场所。

但是,这种制度设计牺牲了很多人的本性的东西,其实人们甚至是无知的,很多概念都是他们没有先验的体验,比如疼痛,饥饿。当然无知可能会带来他们原本期望的幸福感。

他们没有回忆。

他们没有真的感情。

他们甚至看不到颜色,欣赏不了音乐。

但统治者也意识到这一切需要有人承担,他就是赐予者,或者说是记忆接受者,老的记忆接受者,成为记忆的赐予者,将所有的关于从前人类的回忆通过一个特殊的方式传达给继任的记忆接受者。他们被整个社区所尊敬,即便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故事的主人公 Jonas 就是被选拔为了记忆接受者。

Jonas 初步体验到了这些回忆给他带来的快乐,他开始可以开始看到蓝天白云,感受到了晶莹的飘雪,体会到了让人感觉温馨的爱。进一步,他得知这个社会过去并不是如此,只是经过一次重大的事见 The Sameness(我喜欢把它理解为“大和谐”)之后,为了农业的发展和交通的便利,天气受到了控制,这里永远都是晴天,所有人都是灰度的视力,这样每个人就不会纠结于每天传什么颜色的衣服了,并且只会满足于已有的事物,对,欲望是这个社会最需要打压的东西,他们让每个公民服药克制自己的欲望。

通过这些回忆,他可以通过我们现在人类的视角审视他所生活的社会,但他却不能改变,一次又一次他感到孤独,因为他的回忆似乎无法和别人分享,甚至有时候还会被父母认为是“不精确的言语”。他甚至还发现这个和谐社会不为人知的阴暗面,比如“释放”其实就是死刑,但是社区里的大多数都不知道是死刑(实际上他们根本不知道是死亡是什么),新生儿如果是双胞胎,则需要“释放”其中体重较轻的一个孩子,因为在这么和谐的社会里,甚至是双胞胎带来的混淆都是不被允许的!而他了解到实施“释放”新生儿的人正是他的父亲(更精确的说法是家庭中扮演父亲角色的人)。最后,他选择了逃出这个社区,并将记忆还给社区里其他的人。

人类社会的进步就应该是这样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谁都没有权利剥夺我体会困苦的权利,这种自找苦吃的叛逆精神是需要勇气的。

作为年轻人,我希望我能对自己负责地去走每一个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