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诸老板

不知不觉到了“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域性特大城市”——合肥,刚下火车就开始经受各种考验。
找不到位子的麦当劳,一米六的限高标志,上不去的公交车,打不到的出租车。

Caution! 一老板出没!

在合肥,有钱是没有用的,因为钱根本花不出去。就说这打车,打车在合肥不是能用钱解决的,它是一门艺术。我和一老板一路从火车站步行了两个小时,愣是没有遇到空车,原因在于合肥不可能有空车在路上跑,一辆出租车刚一下客,立马下一波人就接上了。我们一直不得要领,在硕大的合肥市中心瞎转悠,终于,我们发现了一个下客点。但每次要上车,都莫名其妙从路边杀出个程咬金,他们一路小跑等待将停未停的出租车,刚一下客,立马接上。作为刚来的外地人,我们束手无策。最后还是一老板小脑发达,截获一辆出租车。

路上,我们又遇到了堵车。我在专心发短信,没有留意,但还是听到一老板隐隐约约地提了一句“卞宸说合肥不堵车的”,以及司机师傅随后的一声“呵呵”。结果下午接到卞老板电话,说在路上堵住了,误了火车。

到达旅店,安放行李之后,前往中科大学擎。刚出门发现手机相机都忘带了,所以很多珍贵的画面就此无法得意保留。比如一老板在寝室楼底公告栏挥毫写下“学贾爷”,以及第一次见到贾爷的画面(当然是先感受到了气场)——贾爷在萝莉动漫的包围下缓缓穿上秋裤和袜子……随后见了一老板的女朋友,人称席老板。当然,在数学系的自习室里,不得不提的还是赵老板,面对前辈的提问,我总是觉得有些茫然,于是赵老板问得更加明确了,于是我就更答不上来了。比如,赵老板询问我情况,我就茫然了,什么情况?赵老板经过一番说明,意思是让我叙述申请的时候,我的个人情况。我问具体想知道什么,赵老板说全部。我差点哑然了。过了一会,赵老板又在网上人肉我,引来第二轮围观。

但我讨厌两件事:在我面前看我日志,以及在我面前人肉我。

学擎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起床后继续学擎。

5 thoughts on “学习诸老板”

  1. “但我讨厌两件事:在我面前看我日志,以及在我面前人肉我。” 推这句!
    那个,学擎是什么意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