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则退学

又是很久没有写作了。但写作让我快乐,审视自己是一种快乐。

这不禁让我觉得独自一人的深夜也可以是快乐的,因为能腾出手来写作。

2012 年已然是多灾多难的一年。

在蒙特利尔(Montreal)酒杀了新的笔记本,彻底沦为板砖,只能期待重新投胎。

从奥尔巴尼(Albany)到雪城(Syracuse)的灰狗大巴上不知是谁选择我的行李。但其实丢掉一整箱并没有丢掉一些小东西来得那么的让人心痛。因为箱里的东西都已经打包成为了无名氏,若不细细回想,它们可能只能用代词一笔带过,接着被遗忘。

由于电脑彻底报废,所以新年刚露一角的那阵,愿望一时半会也许不出来。

当然,这是借口。许愿和电脑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和写不写下来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只是一时半会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好许的。

有些事情我清楚我能完成,它们明明白白地放在你面前。这些不能算是愿望,那是已经放在口袋里,那是触手可及的,那是工作计划。

刨去这些,想了半天自己到底有什么诉求,还是憋出一个很土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学期的课表和上学期类似,还是周一周三周五有课,周二周四周末没课。但与上学期不同的是,这学期的课仅仅集中下午 12 点 30 分以后。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周一。但由于今天是马丁路德金科拉格朗日,学校规定下午 12 点 30 分以后全部停课。于是……

可能马丁路德金是要教育我们,好好学习,否则退学。即便退学,依然要有梦想。
那,我去睡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