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时效性

终于,在无数个夜晚之后,我终于拜服在室友的石榴短裤之下。于是才有了上个星期的那篇风格很不符的投稿。

我的四个室友中的一个,在土木与环境工程攻读博士学位。因为比我大,所以我管他叫学长。

在那无数个夜晚,我们筋疲力尽,直到深夜两三点。我们做着一个极其耗费脑力的活动——辩论。

刚到美国的时候,学长积极鼓动每个见到的人去匹兹堡当地的赌场转转。于是我就被忽悠去了。感谢上帝,每次尝试这种可能会上瘾的事情的时候,我都特别背。输了五美元之后,彻底击溃了我这个刚从中国跑到美国,还在用人民币思考的小同志。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赌场。但是学长还是坚持每个周末去赌场,并且甚至在周中的时候也去。我很是担心,于是这便成了我们第一次辩论的诱因。

由于我是学理科,学长是学工科,我认为我们的逻辑底线是相同的。于是我打算通过概率论的角度向学长说明赌徒必败这个事实,以此劝说学长退出赌圈。

第一回合,学长紧紧抓住迄今为止还在赢钱的这个事实。我说这只是短期内如此,长期下去你赢钱的概率比你一生中闪电劈中两次的概率还小。

第二回合,学长指出大多数人连续赌博,输了还想赢回来,所以才会输光。而学长认为自己策略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只要一开始输钱就回家,改天再去。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噗嗤了。但学长一脸严肃,说他的策略至今奏效。

类似的辩论还有很多。在此类辩论中,我的心理变化总是如此,起初我认为我有很强大的理论作为后盾支持自己,甚至还有机会去嘲笑对方的逻辑。但对方紧紧抓住某个事实,并用这个事实不断攻击你的理论。同时,一个事实可能还不足够,如果对手强大的话,会坐在电脑前给你 Google 出一堆事实来佐证。“你看,连 Google 都这么说”,直接把你气爆。

Google 真是寻找救命稻草的神器。只要搜索相关的关键词,总能找到可以满足你的事实。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前一阵韩寒和方舟子关于代笔的笔仗。

其实,我更喜欢学长直接对我说,去你的,老子就是喜欢赌。

这样更爷们一些。

One thought on “论时效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