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A terrible day

星期五很糟糕。

下午发生的事简述如下,早晨我发现自己下午参加竞选的正装忘记带了,于是决定中午回家拿,十二点我准时从学校出发,阳光很好,所以我骑车很随意,结果到家 12:45 分,心想还好,反正 2:20 开始演讲,然后开始磨,先是烧泡面,然后,我洗了个澡(因为上午有体育课)。洗完澡,开电脑,我把邮箱里以前存的演讲稿调出来看看,然后开始修改,并且进行试演讲,最后抬头一看,发现 2 点钟了,我开始绝望了,肯定没有时间给我打印稿子了,而且我身边一个移动存储设备都没有,于是决定脱稿……

我赶快穿好准备好的衣服,然后准备出门,我发现,我只有自行车钥匙,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骑车肯定来不及,钱包有在学校里,我开始抓狂似的翻箱倒柜,没有找到一分钱,突然,我想起了,在我的一个抽屉里的一个储蓄罐,这是我五岁时开始用的储蓄罐(当时我没帮妈妈做一件事,妈妈就给我一元钱,然后扔进储蓄罐),我打开它,然后取出 20 个 1 元钱(我当时自己感觉这样给司机钱的时候,画面会很搞笑)。

我奔上马路,如饥似渴地搜寻来往的出租车,结果是 no taxi,我突然看见前方有两个新疆小朋友在动一个美眉的包包,我条件反射(因为我自己也被偷过,但他们没有成功),立即冲上去,告诉那个美眉(我怎么有点像雷锋了)。好,助人为乐后继续找车,突然,有若干摩的(摩托出租车)出现在我面前,我从没对这种非法的东西感到厌恶,并且此时,我觉得我会体会到它的好,我表现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我说去国权路,然后提出“卖国条约”,给他 15 元,他说,10 元就可以了,我很高兴。然后上了车,车开得飞快,在车上,我反复想着稿子的内容,8 分钟就到学校了(绝对比出租车快)。

我狂奔至教室,然后他们告诉我在演播室,演播室?我继续狂奔到旦华楼 6 楼(想想,那是六楼啊),我发现其他竞选的人都没到,我很欣慰,然后开始准备演讲内容,结果我发现这里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主持人,我感觉很不对,肯定还有一个演播室,于是问旁边的人,他们告诉我在问思楼,我再次狂奔,来到问思演播室,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还有 3 个人就轮到我了,我回忆着稿子,发现很多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完了。

轮到我了,在聚光灯下,我脑袋一片空白,讲了很多零碎的东西。

回到班级,同学很热情地欢迎我归来,我笑着摇摇头。

放学后,我在路上,遇到两个在平行班读书的初中同学,他们间接嘲笑我,说我讲得真好,我也很礼貌的回应,说讲得是不错呀。

这就是这个星期五,什么事都碰上了,总结下来就是 terrible。

Categories
芳华

矫正终结

记得是去年 6 月开始矫正牙齿的,今天终于结束啦,一个全新的我,不错不错,感觉不错啊。

今天还领略了双氧水的威力,医生因为没有肾上腺素,所以用双氧水止血(我第一次知道,原以为只有杀菌的功能),然后让我含着,不要吃下去,结果我感觉嘴里越来越胀,后来医生让我吐出来,才发现都变成泡泡了,让我想起了初中一个姓严的同学(她的绰号是……下略),还让我想起了生物课的一个实验,就是把猪肝放到双氧水里,看生物酶的活性,而此时,我的嘴成了实验里的猪肝……实在是……

Categories
芳华

足球比赛还有篮球比赛

昨天中午,我一年来第一次踢球,而且还是代表班级出场比赛,他们不只给我的任务就是把对方的一个人给盯死,其它一概不管。

中午比赛开始了,直到最后五分钟,被对方进了一个,结果0比1输了,对然输了,但是同学都说我表现超常,说我把那个人盯死了——我怀疑应该是钉死了,对方那位队员场后也一直在找我,宣称要扁我,于是我得到一种变态的快感。反正足球和我没关系,上场运动运动,跑跑跳跳,挺好玩的。

下个星期就有篮球足球比赛了,我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赶上,因为要去沈阳那地方集训,也是下个星期走,这是我最喜欢的运动,怎么又和我最喜欢的学科——数学冲突呢,去年也是这样,实在是……没办法啦,能打一场算一场啦。

Categories
芳华

附中之星(续)

也许你见过,也许你没见过

2007 届 8 班 姜子麟申报“附中之星”材料

好不容易又回到这个框框里来了。以前在这个框框里的东西都是别人给我写的,这次的不一样——是我自己写的。有些不明白的是这个材料是给谁看的,我自认为看的人是以学生为主,写点关于自己的东西,但还是有所顾忌。

也许你见过我,就在这个框里,那些红颜色的喜报里面,有过我的名字。从我读高一开始就有了,信息学分区联赛二等奖。高二常来这里,物理,数学,信息学都是一等奖,其中数学还获得了冬令营入营资格。后来冬令营获得了银牌,进入了 33 人的数学国家集训队,不知为什么,学校里没有贴关于这件事的喜报,在此自己贴一下。

也许你见过我,在团学联的会议桌上,我担任的是学生科学院副院长。在第四阶梯教室的讲台上,通俗文学的主持人就是我。在博学楼楼底,宣传数独活动的也是我。组织的活动有比较成功的,也有相对平庸的,但是我觉得即使是一个平庸的活动,只要有人参与,就有它存在的必要,只要有存在的必要,我就会做好它,尽量亲历亲为,落实好一切。这个学期还将组织一个叫 iMath 的活动,很早就开始酝酿了,熟不知会火爆还是平庸乎?

也许你见过我,在附中论坛,我是我贴我贴的斑竹,网名 3.14,平时看着来来往往的大小帖子,观察附中的一隅。关于论坛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一提,附中论坛上曾经的一个帖子《关于学生科学院答疑箱》,让我想起了担任干事的美好时光,当时很有热情地解答答疑箱里的来自同学的一些问题,看见箱子里有纸条,我很高兴,看见箱子里有杂物,我也很高兴,因为方便了某些同学。当时解答问题确实有废寝忘食之势,别人的疑问就好像变成了自己的疑问一样,来不得半点怠慢,况且高效率才是吸引“顾客”的力量。但渐渐,杂物都越来越少了,直到信箱被撤掉了。可能是这种信箱的形式不受欢迎,但是我还是不放过任何答帮助他人疑解惑的机会。趁着学校论坛新的一轮的复苏,这里也做个小广告,欢迎大家去学科答疑提问,学生科学院竭诚为你服务。

也许你见过我,在学农的篮球场上,我曾代表学校上场比赛;在校运动会的跑道上,我赢得了一百米的铜牌和四百米的银牌。这里要替理科班的学生登高一呼,可能在很多平行班同学的印象中,理科班的学生都是长得恨不得像牛一样的牛人,且不食人间烟火。但事实上,不完全是这样,附中外松内紧的环境给了理科班的学生更多的发挥的空间——团学里有我们的人;文学社里有我们的人;在校运动会上,我们也不是垫底的鼠辈。理科班,它是一个强势群体,而不是牛群,我很高兴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也许你见过我,是哪里,我怎么知道。可还有很多你没见过,去年 9 月同郑校长和班主任万老师去日本参加 CHUO 交流会议,和各个国家的学生结下了友谊;上个月在物理刘老师的组织下,同美国西德威尔高中的学生进行网上学术交流;作为学习委员,数学课代表的我每周四在 4 楼小教室做小老师,给班级同学辅导竞赛……

这些碎片只是申报的材料,把这张纸去头去尾然后撕碎,它们就是我的碎片(其实还有很多碎片,比如有同学没事百度了一下,找到相关网页 146 篇等)。碎片只能乖乖呆框里,我可闲不住,跳出去先,我不喜欢制造重复的碎片,只喜欢扮演不同的自己。

(文中框框指的是学校门口的橱窗)

Categories
芳华

附中之星

今天是年级竞选附中之星的日子

去年的今天我在年级竞选中胜出,并且获得资格参加校内的竞选,可是在最后的竞选的日子,我必须去参加在沈阳举行的集训队旁听,没有亲自到场的我在最后的 12 进 10 淘汰了,而且比较郁闷的是,附中之星可以有机会去韩国旅游的!

今天下午进行了年级竞选,我又胜出了,而且今年的最终竞选和我的集训队没有冲突,太棒了!!!

我要把握好这个最后的机会,因为我在附中作为学生的时间不多了——我没有高三……

Categories
芳华

从必胜客到土家烧饼

昨天和几个好朋友出去吃东西,原本要去五角场吃必胜客的,可是……

我先骑车去五角场,发现那里禁止骑自行车,我只能找了一个五百米开外的地方停车,并说服一个店员帮我照看自行车,然后冲刺到了五角场的必胜客,同学已经在那里等候我多时了,我也喘得不行了,结果她们告诉我第一句话是“这店关门了?”,我看看她们,看看天上,what a shitty day…

反正今天要吃点好东西。对于我这个口袋里放不住钱的人来说,生活就是这样子,好一阵坏一阵,于是我们辗转到鞍山路的必胜客,结果发现很多人,至少要等1小时,每人想等,所以大家就打车到南京路,那里有两家必胜客,结果就像是鞍山路的拷贝——人还是很多,于是决定先去吃哈根达斯,然后在市中心到处走走,在莱福士逛了逛,途中看到一家土家烧饼店,以及门口的长队,这时才发现身边的一个个拿着纸袋的土家一族。其实中国的食品是很不错的,这几天我也确实这样做的,不断思索中国美味的好。昨天的行程可以说是从必胜客到土家烧饼……地上很肮脏,前途很光明……

Categories
芳华

一点奋斗——一点失望

前天晚上 10 点,我开始了我的不归路——学习 rap——《without me》

因为听 David 老师说,唱 rap 会很酷,所以我就学了。

学了 1 个小时,发现老师说话不完整,我对着镜子唱着,发现了一句话——“rap 唱得好会很酷,唱得不好会很糗”

我不甘心啊~

继续学,再抬头的时候看见时针指着 2,完了,而且喉咙也哑了,不过已经唱得不错了,准备在新东方结班的时候 show 一下,而且我自己还刻了一个伴奏的 CD。

结课的时候,我急啊,都快下课了,老师还在上面讲个不停,结果老师唱了一首歌后,就放学了,唉~

不过学这个歌是有长远意义的,以后还有机会嘛~不过我还是有点失望

Categories
芳华

关于陶哲轩

很早就听说他的故事:

陶哲轩(Terence Tao,小名 Terry,1975 年 7 月 17 日生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是中国裔数学家,主要研究调和分析、偏微分方程、组合数学、分析数论和表示论。从 1992 年至 1996 年,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指导教授是埃利亚斯·施泰因 Elias Stein。他现在为加洲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终身数学教授,并与妻子劳拉 Laura 和儿子威廉 William 在洛杉矶居住。

在 1986年、1987 年、1987 年和 1988 年,陶哲轩是国际数学奥林匹克最年轻的参赛者,依次赢得铜牌、银牌和金牌。他未到13岁已赢得金牌,这纪录还没有人打平。

他在 2000 年获颁塞勒姆 Salem 奖,2002 年获颁博谢 Bôcher 纪念奖,和在 2003 年获颁克雷研究奖,以表扬他对分析学的贡献,当中包括挂谷猜想和 wave map。在 2005 年,他获得利瓦伊·L·科南特奖 Levi L. Conant(获奖者还有艾伦·克努森 Allen Knutson)。

在 2004 年,本·格林 Ben Green 和陶哲轩发表一篇论文预印稿,宣称证明存在任意长的素数等差数列。

以上是他的资料,在冬令营的时候,有个研究图论的老师来作报告,他说中国人还没有一个在全世界数学家大会上作过一小时报告,要我们好好努力,这很激励我,我当时就宣称要成为第一人,可是……

今天从网上得知我们的小陶同志将在 2006 年,也就是今年,做一小时报告……

唉,没办法,谁叫他出道的时候,我才刚生出来呢。

不过没有关系,幸好我还有很多梦想还没有实现……

Categories
芳华

烟火的季节

每年长辈们不放它五六百的烟火就不爽。

但是当烟火照亮我的脸的时候,也照亮旁边看热闹的小孩得脸的时候,看见他们脸上幸福的微笑并手舞足蹈的时候,我也能想象到我自己的表情,还是很天真的,捂着耳朵,还带着点害怕,又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拼命地朝长辈放焰火的地方看过去,噼噼啪啪~

在长大和不想长大之间,迎来了总该来的新年,新年来临之际,最想需的愿望,也是最奢侈的愿望就是能在今年的国家集训队中取得好成绩~这可能不是我一个人的愿望,也因该是很多我认识的朋友们对我的期望,面对压力,我要很有动力的好好混下去,争取下一个狗屎的到来~呵呵,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点实力的,下注就下我哦!

还在坚持看春晚~

Categories
芳华

新东方初体验

昨天下午是我第一次上新东方的课程,上我们课的是一个年轻的老师—— DAVID,据他说他是很有名的,新东方网上也有他的介绍。

上课的确很生动有趣,我挺喜欢的~

老师经常拿谈恋爱打比方举例子,他们似乎都很擅长举例子,所以大家比较能够接受很抽象的例子。

老师还说以后会教我们怎么说唱,我很期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