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onvenience

注册的 MSN 8 LIVE Beta 真的带来了很多的不便,主要是班级里有个胡刚,经常向我介绍一些试用版的东西(也就是好东西),导致我使用的很多东西具有不稳定性。

  1. Gmail —— 的确是好东西,可惜学校里经常上不去,急得人团团转。
  2. Live —— Hotmail 和 MSN 都是 Live,以前经常 MSN 告诉我信箱里有几封邮件,但邮箱就是打不开,现在又多了一个毛病,MSN 开始不告诉我谁的 Spaces 更新过,我只好把所有的好友逐一打开看看了。

提前享受是要付出代价的!

辩论——逻辑地吵

这是星期三的中午发生的事情……

中午,我在教室看书,突然看到高一三班的人在门口,说是找我,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以前提到过的班长。

背景介绍如下,学校有一个辩论赛,结果 3 班、8 班和韩国班,接下来的事情就邪门了——第一轮,韩国班 5:0 赢 8 班,然后有一天中午校园电视在全校播出了这件事情,8 班班主任看了觉得脸上无光,怒斥 8 班。而老师怒斥 8 班的事情又被韩国班同学知道了,于是他们决定弃权(个人认为这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于是校门口贴出公告——“韩国班弃权,3 班与 8 班之间进行淘汰赛,而 3 班和韩国班之间的比赛是友谊赛。”结果淘汰赛,8 班 5:0 胜 3 班。本星期二,3 班和韩国班进行比赛,由于辩论社工作失误,双方准备了同一个观点,结果为了中韩友谊,3 班就临时换辨题,辩论时场面极其混乱(这有点像思想倒戈)。

回到那天中午,那三个班级的同学说了很多,但我听下来最关键的客观事实只有一个,就是有人和他们说可以重赛一场。

但这件事情我不能作主,因为这个事情和我和学生科学院都没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来找我解决问题就有点像突发心脏病的病人给交通警察打电话。我只能给出建议,比如让他们说服 8 班,和他们重赛一场,或者说服辩论社,让 3 班 8 班同时晋级。

突然何哲(辩论社社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了救星,但是没有想到,这其实是我给他带来的灾难——他足足和 3 班的人吵了至少 30 分钟,而且语言越发激烈。我觉得这样没法短时间解决问题,就找来社团部部长卞宸,卞宸听了个来龙去脉,给出一个观点,我当时也愣住了……

因为韩国班弃权,那么,他们后一场就应该算 0:5 负于 3 班,那么此时,3 班和 8 班都是 1 胜 1 负积 5 票,所以应该加赛一场,而 8 班表示肯定不愿意加赛,于是 3 班晋级。

这个思路很诡异,让他这么一说,我又觉得合情合理,还好这件事情与我无关,否则我将要陷入无尽的沉思。不过,何哲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最后一幕是——他双手抱头,靠着墙,蹲坐着。

我第二节课体育课回来,遇到卞宸,他说这件事情他搞清楚了,维持何哲的观点,他已经摆平了。我说知道了。

我自己懒得多想了,究竟孰是孰非,大家自己有自己的一把尺子自己去评判。

Toshiba Laptop

今天充分体验了垃圾电脑带来的灾难!

这是我做的最大的一个 PPT,总共有近 140 页,在家运行好好的,怎么到了那电脑上就死机呢~在比赛过程中,死机“无数”次。导致最后时间从 2 个小时延长到了近 2.5 个小时,超额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举办一个 2 小时的智力竞赛。

关键还是合理分配资源的问题,老师把这台垃圾 Toshiba 给我们,把另一台 IBM 的给了另一个并不怎么需要用电脑的部门,简直……!

很想揣一脚那台笔记本电脑,可惜为了遵守七不规范,就没有这么做。

闹钟 7:00

突然觉得眼睛不舒服,大概是连续好几天用电脑编程的关系。

星期四就要“走马观花了”,所以还是要加紧把 PPT 赶出来,所以……还是要用继续电脑。知道今天又要搞得很晚,所以把蛋饼生意交给须敏敏了,于是明天的闹钟不再是 6:00,而是 7:00 啦!

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提,昨天和筑巢社的联系了,找了很多人录音,主要是各地方言,我也简单学习了 Cool Edit Pro,处理了录音,看着波形很有意思的,到时候我要把它放在决赛里,并起名叫方言托福。

PS:最近一次班会课,万老师无意中假设某年我下海经商了,然后让同学都跟着我搞,结果全班暴笑,说我已经“下海”了,但万老师还是云里雾里的,好笑~

走马观花民族风

这是学生科学院主办的一个活动,目的是在为了让同学们更深入地了解中华民族渊源的文化……

我汗,好伟大的一个设想~

今天是初赛,每个班级都要参加,形式是做考卷(全选择题)。记得题目是我在“无数”个夜晚,在电脑前面把题目憋出来的~原本是要高一干事出的题目,结果大多数都进行的常规的敷衍,要么是出了一些很通俗(通俗得不能再俗了)的问题,要么就是全盘照抄某某学校文科历史复习资料。所以剩下的近 100 题只好我自己搞定了。最后从那些预选题中选出 40 题作为初赛试题。

令我很意外的是这次德育处貌似很注重我们这个活动(而我个人一开始不是很有兴趣的)。

昨天和今天上午有若干同学来问我今天考什么题目,我还是很矜持,坚持了保密的工作。

中午,我是 4 楼的巡考,第一次做巡考,感觉很威风。还没考试,我就来到 4 楼,结果令我感觉很奇怪,我看见高一 3 班的班长站在自己班的后门,而她是应该去 3 楼巡考的(况且她手里还有考卷,这令我很警觉)。我看了看她,问道:“你在这里干嘛?”,她装傻,然后回到教室,说了什么。当时我看到教室里秩序很乱,很多人围着一个人,然后一下子散开了,还好我视力好,看见一个桌子上有一张纸头,上面写着很多 ABCD 的答案。据我推断,是那家伙利用时间差,提前把一张试卷给自己班级的同学,提前进行了解答(要知道,这些都是复习资料上面的东西,很短时间就可以根据复习资料做完考卷)。但是我一下子没有很有利的证据,所以打算在考试的时候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证据,但是最终没有成功。

说实话当时我有点气愤,从个人而言,我辛苦出的卷子,就是来测试大家的水平的,用这么低级的方法来敷衍我,也就算了,最关键是这样不公平!

今天下午把所有考卷批了一遍,当然,是用教导处的读卡机批改的,当我发现,就快要完成的时候我的标准答案有两个地方填错了,差点崩溃~最后我还是坚持重新改了一遍,这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读卡机旁边有一个办公桌,办公桌前坐着一位老师,我足足在他旁边用读卡机用了 45 分钟,而读卡机的吱吱声也响了 45 分钟,我想这老师都还没崩溃,我就不先崩溃了,一咬牙,坚持下来了~

最后统计下来,刚才那个班级的成绩还真是高。如果事实真是我所想的那样,那我至少会取消这个班级的复赛资格。幸好我没有足够的证据,我还不能这么做……

USACO – Shaping Regions

很少在 Spaces 上提及关于竞赛方面的事情(因为很多事情很无聊的),但这次不一样,好不容易有一个清闲下午,把困惑我半年的一个计算机题目个做出来了,真得很高兴,在这个题目上我花了不少时间啊~半年,意味着什么,说明我具有研究员的天赋啊!

USACO 给我的结果是:

TASK: rect1
LANG: PASCAL
Compiling…
Compile: OK
Executing…
sending data (rect1) rect1 /home/kolstad/trainweb
Test 1 OK [0.003 secs]
Test 2 OK [0.003 secs]
Test 3 OK [0.003 secs]
Test 4 OK [0.006 secs]
Test 5 OK [0.006 secs]
Test 6 OK [0.008 secs]
Test 7 OK [0.009 secs]
Test 8 OK [0.011 secs]
Test 9 OK [0.012 secs]
Test 10 OK [0.013 secs]
Test 11 OK [0.178 secs]
All tests OK.
Your program (‘rect1’) produced all correct answers!  This is your
submission #20 for this problem.  Congratulations!

爽!就喜欢 AC 的感觉!(AC = Accept)

想唱就唱

上个星期蛮忙的,主要是学校里有两个唱歌的比赛需要参加,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上台唱歌让自己不在类似场合紧张,做到真正的放松享受。

一个是英语社搞的 I sing I show,准备了 Dido 的 I’m no angel,但个人唱完后觉得不具有特色,早知道还是坚持唱 rap 了。记得上台的时候人有点紧张,下来的时候手麻了,不过还好,唱的时候正常发挥,而且也有小幅的手的动作。

二是校园歌手大赛的中国风专区,也就是唱中国风的歌,这次准备的黑棒的《霞飞路 87 号》,是用上海话唱的,感觉很酷的歌。等了半天,终于轮到我了,上台很放松,该有的动作也做出来了,据说同学说我在舞台上效果不错,歌很有特色。在星期五的本周校园新闻一览中,他们报道校园歌手大赛的时候,把我的那个 performance 列入了杂烩篇。看得我很尴尬,然后还被高一的几个人刺激了一下,不过想想也不所谓,反正我的出发点就是去练勇气的嘛……

想唱就唱要唱个漂亮,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的自我欣赏~

意外发现

上次说的拿来的新的 iPod,我今天用着用着突然发现,这个 iPod 有新的功能——volumn limit,像以前我买的 CD 机一样,有听力保护,我喜欢。除此以外,我还发现可在最上面一栏显示当地时间,我记得这连个功能以前那个 nano 都没有的,倒是怎么回事呢?是软体升级了?还是 something else……我不知道。

荒唐事儿一二

连续两天,两件荒唐的事儿……

星期四下午,一个老师冲进教室说:“全国物理竞赛报名已经在昨天截止了,你们现在报名已经晚了。”因为刘老师出去出高考考卷了,由于她的一时糊涂,全班都没有报名,也就是说今年的全国物理竞赛将没有高二的复旦附中学生参加,这个消息于我没有什么大的干系,但是我仿佛已经看到物理老师被没有得到保送的学生的家长千夫指的情景。幸好,经过学校的努力,最终将截止日期延后了,也就是说,我们报上名了。

今天上午,也有一件事,也是关于物理的,聂雨田突然和我说没有我参加这个周末的物理基础竞赛的准考证,我就回忆了一下,原来当时报名的时候我在沈阳,然后邓越问我要不要参加这个竞赛,我说当然咯,于是他就会短信给学校的人,说我参加的,要他们帮我报名。原来他回短信是回给毛猪的,在我看来,他是我们班级最没有责任心的一个人,例子无数,最糟糕的是他居然还是副班长,在我看来应该是负班长!Shit can happen……最终事情像以往所有他经手的事情一样——没有落实~幸好,我妈本事大,帮我搞定了准考证的事情……真是麻烦啊!

真是荒唐的两件事~可能是命运和我们开的小玩笑,或者说是一种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