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纪念最近的过去的若干的年(续)

昨天写了那些东西觉得还不够,原因是昨天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回家开电脑写的时候,却忘了一大半,然后有些东西不能写出来,又去掉了一大半,所以就只剩了这点东西。昨天甚至还想了一些很有哲理的东西,但是后来全忘记了,所谓忘记了就是忘记了费了很多心思想出来的一个经典的表达方式,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苦心经营出来的东西就感觉不是自己的了,然后——记不住的,怎么都记不住了——纵然它再经典,也是这个下场。

昨天祝福了同月同日生的 SY,今天早晨早妈妈的提醒下,想起了,初中的同班同寝室的同学鼻血杜(或者杜冷丁),绰号的原因是初中曾经流过一天鼻血,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还有我的恩师余老师,他也是今天生日,我这才发现,除我以外还有 3 个人是今天生日,这是一个很巧的巧合,而且其中两个人和我生肖一样。

在自己生日那天祝福别人的感觉真的很奇怪,这点我和SY同学感觉相同。早晨打给余老师的时候感觉很尴尬,脑子里浮现大致的场景是——两个生命垂危的人在互相祝福对方。

今天发现其实生日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以前从来不记别人的生日,唯一记得住的只有两种情况——父母的生日,还有 spaces 网址里面有生日的,其他的一律不记得。其实就算我记得,也会因为过日子过得昏天黑地而忘记今天是几号。今天一个同学祝我生日快乐,我觉得很奇怪,直夸他小子记性好,结果他说是手机提醒的,然后看看自己手机,发现没有这个功能,开始觉得自己手机巨烂无比,然后改口他小子的手机好。

不谈生日了,还有一些出国的事情要说。

前几天,法国的罗老师(Laurent Dureuil)还有一个翻译来我们学校介绍法国大学校理科预科班项目(MPSI),听下来很有好感,虽然万老师说还是去北大然后再出国(私下和我说不许去法国),但是我还是被打动了,回家和父母说了,母亲态度未知,父亲态度反对,结果昨天和台湾姑奶奶提了这个事情,她老人家说还是美国好,我就只好暂且打消自己的这个念头。很多时候,还是因为自己的懒惰,由于申请美国大学会很麻烦,至少不像法国大学这个项目,大家都帮你搞定了,只要去那里认真读书就可以了。

有时候突然萌发一个念头,也就及时地被周遭给抹杀了。

1 reply on “纪念最近的过去的若干的年(续)”

Leave a Reply to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