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Some Are A Melody And Some Are The Beat

投稿人:Bowen

往往你越是努力尝试去理解她,她却离你越远。当你觉得自己了解他并且试着评论她时,她单手托下巴抿着嘴微笑的样子便浮现在你眼前,得逞的样子,望着你尴尬的脸。

When you got nothing, you got nothing to lose.
You’re invisible now, you’ve got no secret to conceal…

MP3 的突然断电,让唱到尾声的《Like A Rolling Stone》戛然而止。趴在吧台桌的鉴滐睁开眼缓缓摘掉耳机,咖啡馆外的阳光在无云的天空中肆意蔓延着,仿佛要照亮 W 城的每个角落。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在梦境中——能有这样慵懒的时间,能有这样美好的城市,能有这种简单想法的自己。或许相较于整个世界这种存在感确实很渺小,但这种渺小对于他而言却并不是坏事,而是说明他依旧在经历的不是错位的生活,说明他正在经历的每一刻都是有意义的。睡眼惺忪得搅拌了下面前早已冷掉的红茶,看着逆时针旋转的白色茶沫,仿佛有一种要把人吸进其中的力量,这种感觉,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前些日子在海边邂逅的那个女孩,那双淡棕色眼眸似乎传达着相同的引力。鉴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上面那一抹红色的“J”形图案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就像滴下的鲜血……

地点:海边。 时间:几天前。

身下的 Honda DN-01 引擎轰鸣,摩托车的车轮笔直地碾过黑色的柏油路,带着海水腥咸气息的风从耳旁流过,鉴滐看了眼一望无际的天空,握紧手把。湛蓝的天空,偶尔掠过的一抹白色,是飞过头顶的海鸥。几乎是一种习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鉴滐经常会骑着爱车来到海边看日落,期待着杳无边际的大海和逐渐西沉的太阳可以给他带来答案。

“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从这片大海中获得救赎呢?”

独自一个人站在沙滩上喃喃低语,可除了从耳畔溜走的海风,他听不到任何回答。脱下骑靴,赤脚踏着柔软湿润的海沙,在海潮与海鸥的和声里漫无目的地前行。

于是,他发现了那个——一个扎着及腰马尾辫的女孩在沙滩上摆弄着一座沙丘,或许说粗看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沙丘,可慢慢走近,一座勉强可以说是城堡的沙堆显现出来。歪歪扭扭的塔楼,凹凸不平的城墙,还有四散的沙砾,以及城堡主人忘情投入的样子,种种拙劣的手法告诉他创作者本人显然并不擅长精巧的雕刻。“应该只是即兴创作吧,等到涨潮,这座拙劣的沙堡就会在第一个潮头中分崩离析了。” 虽是这么想,可鉴滐还是不自觉地用指头比划出镜头大小的方形,像是要把这一幕留在底片一样。

这时候女孩终于发现有串长长的脚印洒在自己的侧面,一直通向自己的那座城堡。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放下铲子和小桶,抬头看着这个擅自闯入“领地”的不速之客,脸上粗心的沙渍难掩其精致的脸颊,自然垂下的刘海随风微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眼睛——一双明亮的淡棕色瞳孔在夕阳的照耀下映射出迷离的光彩,犹如天边的晚霞。

“你很闲吗?”对方率先打破了沉默。

“啊,是的。”

“那过来帮我。”

虽说是被她直白地命令了,鉴滐却一点也不觉得冒犯。

揉散,捏合,再揉散,再捏合,沙与水的把戏像是摄影机下的回放一样,一次次重复上演着。塔楼、城墙、城门,城堡的样子,一点点地从细细的沙子中显现出来。不知不觉沙堆已经是城堡的样子了。虽然依旧是那种简陋的式样。

“你经常来这里么?” 海浪从鉴滐的脚底流过,微凉的海水发出沙沙的低语。留下满地细碎的贝壳。

“是啊,每当我心情很好或者很不好的我都会来这里,一个人堆沙堡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乐趣。”

“真是既极端又潇洒的人生态度,鉴滐暗中吐槽的同时不由心生疑惑“可是像沙堡这样转瞬即逝的东西,真的有花那么大工夫去做的价值吗?或许当潮汐细致工整地清扫过沙滩,这座城堡就遍寻不得了。”

可即使明白涨潮的时候,城堡会塌掉,可是这个世界还是会有很多人雕沙堡,不是吗?或许,堆沙堡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在乎自己的创作会不会被别人看到,会持续多久吧?!”

虽然作为现实主义者的鉴滐很难接受这样的回答,但女孩看着他时的透彻眼神却没有给他插嘴的机会。

“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花开的季节年复一年,但其实,每一年的芳香与色彩都会有所不同。人会随着岁月老去,故事也一样,虽不会有皱纹或者暗黄这样时光的痕迹。只是在每个记得它的人心中,那份回忆会渐渐变得珍贵而沉甸。’”

正当鉴滐在咀嚼他话的时候,女孩拿出一个空的沙漏,用缠着绷带的左手往其中灌满了沙子然后转身离去,海风吹起了女孩放下的头发,蓦地飞扬的发丝触到了鉴滐的脸庞。被拉回现实他急忙中喊了句“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

女孩回过头,时间顿时静止了一般,开口对他说——

隆隆的汽笛声,由远及近的在空旷的海面以一种柔和的调式传播着。提醒着他时间根本不曾静止。鉴滐顿时又觉得此时此刻原来是这样的真实,包括那被汽笛声埋没的名字。

夕阳已经埋藏了身影,天空渐渐变暗,勉强残存的落日余晖的边界线渐渐的模糊了起来,与周围依然湛蓝的天空在苍穹上涂抹了一幅美丽的渐变的油彩画,空中浮现出富有幻想的色彩。潮水与夕阳交融在一起,红与蓝混合成夺人心魄的彩绘。天边的尽头,不知什么飞机留下了两道长长的云线。鉴滐走向女孩留在沙滩上的铲子和小桶,发现已经空掉的小桶里静静得躺着一张印有红色“J”形图案的卡片。

“果然是个冒失的家伙啊。”鉴滐苦笑着将卡片放入口袋走向堤岸。

“时光或许可以洗尽世间的繁华,改变一切,但曾经我们的拥有的谁也无法剥夺。”喝着冷掉的红茶,望着手里的那张纸牌,鉴滐喃喃自语着。

“对不起,我可以坐你旁边么?”左手托着一小杯咖啡男人在鉴滐身边问道,攥在右手里耳塞清晰得流出了《悲怆》的旋律。

鉴滐仔细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黑色的大衣加上黑色的皮鞋,装饰华丽的金丝边眼睛后面藏着一双如极海般深不可测的眼睛。“或许只是一个装腔作势的大叔罢了”鉴滐点头默许后准备将杯中仅剩的红茶一饮而尽。

“果然是这样啊!”不知何时那位黑衣人的面孔已经出现在鉴滐的耳边,深邃的视线直钉向桌上的那张卡片。

“欢迎你来到 Drearacle 的世界。”黑衣人在鉴滐的耳边悄声说道。

“你到底是——!”鉴滐还未将最后一个“谁”字说出,意识忽然开始抽离,失去精神支配的肉体开始向面前的玻璃桌倒去。

恶魔的耳语有时像天使的歌声

这是倒下中的鉴滐的脑海中唯一能浮现的句子,逐渐模糊的视野中,卡片上的“J”正在扭曲,就像小丑弯起的嘴角,发出阵阵讥笑……

CHAPTER 0: I Wish, I Wish, I Wish In A Vain

投稿人:Bowen

人类是天性害怕孤独的生物,彼此的内心都有一个空洞,等待着人生的伴侣和思想上的伙伴将它填平。因为你们的存在,所以我们并不孤独。世界很大,我们很小,但是只要继续在一起,即使彼此身处天南海北,思想依旧能走遍天涯海角。

他一直喜欢听 Bob Dylan 的《Bob Dylan’s Dream》,一遍一遍地听,然后和着脑中熟悉的吉他曲调,一遍一遍地唱,手边的窗户开着小缝,南方冬天夜晚的风吹着长袖衫,细细的寒冷,却不觉的刺骨。如果不是身边的两个大旅行箱在暗示着他,他真的想一直唱下去。

地点:某咖啡馆。 时间:一个月前。

“这个所谓的世界就是一个人与人的结合体,当我们存在于这个纷纭空间中,无时无刻不在相互影响着,或许别人不经意间地细微举动,足以改变你的人生轨迹,反之亦然……”那个午后和煦的阳光与馆内低声的交谈声相融,像是一部欢快的田园协奏曲。当然,不算窗外的寒风。读着某本杂志上这段对《HOME LAND》的剧本简介,心中油然而生了莫名的感触,或许一幕永远无法 LOAD 的人生 RPG,只能偶尔从脑海深处撷取若干刻骨铭心的的记忆重新审视,或感慨,或叹息,然则无论如何都无法让时间倒流……

“KA——”门被推开的响声伴随着一句充满磁性的“好久不见了。”一个穿着印有“魅惑的 Poker face”字样套衫的男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冬日午后的光彩像聚光灯一样打在对面那抹突兀的亮色上,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份清新的自信。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对了,你怎么看待这样的问题 Do you think you can see what existed in two or more periods before at the same time?”一阵久违的寒暄后,抿了一口红茶的“Poker face”带着服务性的微笑以及眼神深处一成不变的狡黠问道。

“容我反问一句,你觉得我们能永远坐在这间咖啡馆里么?”下意识的直觉不加掩饰脱口而出,不带半分迷茫。

“你还是老样子那么浪漫和理想主义啊~只要地球在转,这种事明显是不现实的。”

意料之中的回答从好友微皱的眉宇间蹦出,带着一分迷茫,三分怀疑,六分否定。

“其实有可能,只要太阳在,就有可能。”

不顾好友脸上从三分涨到七分的怀疑继续说道“天上可见的恒星离我们的距离是各不相等的——距离的单位是光年——而我们的肉眼对它们的认知又仅仅取决于到达地球的光线,所以同时出现在你眼前的星星实际上可能是存在于过去不同时期之中的……有些是数百万年前的,有些是数亿年以前的——而它们的正身也许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但这些恒星死亡之前曾经放出的光线还在漫漫宇宙中航行,来到了地球,和其他时期内星球的光线一起呈现在你我眼前。换句话说,未来的某一天我和你在这间咖啡馆里反射的太阳光也许有一部分会透过大气层进入茫茫的宇宙,假设外部条件合适,阳光能够没有损耗,理论上这些记载了我们当年影像的光线会不出意外地航行于宇宙之中,那么一切都可以是永恒,而永恒有多远呢?永恒大概只是一个距离问题吧……”

“难得你也会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待一个感性问题么?那如果将永恒化为一个距离问题,那是否我们的每一次呼吸,谈笑都是在不断地缩短见证永恒的距离呢?”“Poker face”拂拭着已经渐渐冷掉的红茶杯,说着。

“这又有谁知道呢?”他站了起来,五点的夕阳投射在身上不带任何暖意,只在地上留下一个没有美感的影子。“But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unseen,that’s why we close our eyes when we kiss cry and dream.”伴随着“KI——”的一声关门声,室外的寒风扑面而来……

一曲贝多芬的《悲怆》把他从回忆的午后拉回到一个人的卧室,《悲怆》是他 MP3 中最不舍得删掉的一首,仿佛能够治愈一切伤口的旋律,静静地抚慰着人的心灵。闭上眼,就仿佛有人在摸着你的头,一股暖流将你缓缓的环绕。

仿佛是要掩盖住这座城市里所有小小的幸福和深深的不幸。窗外,意料之外的雪花从天而降,钢琴的旋律伴随着冰冷的雪花敲击着心弦,雪花是如此的美丽,却又如此的冰冷。如此戳手可得捧在手心却又立刻融化,仿佛一切的绮丽都是幻想,触及不到的美才是最美,就像记忆深处的残片犹如永远活在明天的昨天。

随着《悲怆》的戛然而止,开头的那首《Bob Dylan’s Dream》又从耳机中缓缓流出,伴着 Bob Dylan 那充满强烈的沧桑感的嗓音,他最后一次躺在那张床上,闭上眼睛喃喃自语:
没有离别的站台永远只存在于梦中。

花开的季节年复一年,但其实,每一年的芳香与色彩都会有所不同。

人会随着岁月老去,故事也一样,虽不会有皱纹或者暗黄这样时光的痕迹。

只是在每个记得它的人心中,那份回忆会渐渐变得珍贵而沉甸。

所以揣紧怀里的口琴

带着自由的心去走遍天涯海角

像个吟游诗人走向太阳落下的那个地方。

这就是……

“这不正是 Bob Dylan 的梦么?”同一时刻,在北纬 45°28’,西经 73°45’,在一间被朝阳笼罩的屋子里,半个头露在被子外的人在轻声低吟着……

#2

投稿人:Chen

暑假很幸运的去了博报堂实习,据说是日本第二的广告公司,也许是因此有些了解日企的缘故吧,刚开始对这个公司的向往随着实习时间的增加变得越来越少了……

在这个公司最大的感觉就是会议不断。就像之前在学校里面老是告诉我们的情况一样,为了开会而开会。这样的事情似乎经常发生。也许这就是日企里面有趣的部分吧。为了明天与客户的重要会议,今天开个会讨论明天开会的内容,感觉真的有点不可思议……我也有幸参加过两次会议,感觉多少有些浪费时间,虽然大家都没有在说废话,但是所开会议的内容完全可以用更加有效率的方法来完成,缩短会议的时间。我想这就是日企总是在加班的原因之一吧。

第二个感觉当然就是加班了。因为是实习生的缘故,因此师父叫我6点准时下班。但是作为实习生的我总是第一个下班的……感觉真的有些不大好意思……6点对正式员工来说似乎并不代表着下班,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几点下班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去了一个月了,所有的人都会自觉留下来加班,这个让我觉得很可怕。真的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做吗?为什么都不回家要加班呢?(听说还是无偿加班……)对于这样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的公司我还不是很适应……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加班,我也没见他们都在做正事……感觉完全没有意义……

第三个想说的是日本人。当然啦,在日企里,老板永远都是日本人,员工永远都是中国人。你要指望老板跟你说中文,那他一定是一个很善良的老板了。我们部门里就有一个会说一点中文的日本老板。不过即便如此,在大多数的交流中还是大家顺应着他讲日文。还有一个很好玩的现象,日本人永远都是和日本人在一起的。即使天再热,日本人也会一起聚在阳台上喝咖啡聊天或者开会。而中国人发起的活动他们也不会来参加。在我看来就像是一种严格的等级制度一样,他们就是高高在上的,不会跟下面的员工打成一片。而下面的员工也别想轻易的走进他们的生活,中间永远都是有一道鸿沟。这也是让我觉得压抑的原因。虽然说广告公司的气氛相对比较轻松,但是有这样的一个老板在上面,总是会有一些压抑。

当然啦,其实日企好的地方也有很多。每个人对于工作的态度都是精益求精的,在每个细节上都追求完美。作为一个广告公司,为客户考虑的也相当的周到。可以说是想客户所想,甚至比客户想的还要深入还要多。此外,捕捉信息的能力也非常的强。在有限的信息里面他们能提炼出他们所想要的内容,并且完善自己的服务。这点让我也学到了不少。在我们的身边其实充满了信息,很多东西我们想不到而别人想到了,正是因为他们获取信息的能力比我们更强,分析筛选信息的能力也更强。

模仿是日本文化中的精髓。也许很多东西都不是日本人发明的,但却有很多东西是日本人做的最好。这也是一种本事。模仿然后创新,做出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中国目前还只是在享受着别人带来的成果。随着开放程度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会进入中国。可能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一种好现象,但是我却不免有些担心。中国会不会因此失去自我的?从此以后再上海想要看到一家中国本土的大公司大企业越来越困难了呢?虽然生活在上海,生活在中国,但是却说着外语,吃着外国的食品,开着外国的车。如果这便是将来的生活,我会觉得有些遗憾……

请想一想你一天的生活,看看还有多少是来自中国的,应该已经所剩无几了吧。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改变这一现状,起码在上海,不希望再次被“侵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