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饼生意

春游之前才知道,我们班级住宿生的早餐——蛋饼都是我们班的须同学买的,我昨天和她商量把这份工作交给我来做,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班一共三个女生,这种事情应该我们男生来做啊,真不知道那帮住宿的男生脑袋里是怎么想(我最讨厌“剥削”这东西),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别人谈过生意(即使是讨价还价也没有过,都是我妈帮我的),所以要锻炼锻炼。潜在的一些因素就是体验一下赚钱的辛苦,虽然我觉得这并不能让我变得很勤俭节约,但是我这样就可以切身体会一下劳动人民的感受了。

昨天早晨是我工作的第一天,早晨是 6 点半出门的,路上我想了三个压低价格的理由。

快骑到学校附近的一个蛋饼摊子了,我那可是信心满怀啊。

7 点不到,我就已经到了,蛋饼摊子是由一对夫妻经营的,与其他的不同,他们各有多长,丈夫做软的那种,妻子做硬的那种。我看他们都很和善的样子,我便和那个男的摊主陈述了我三大理由中的第一条,结果还没有等我说完第一条理由,他就同意了每个蛋饼便宜 2 角。这样我买了 15 个,也就赚了 3 元钱。心里挺高兴的……

但是当所有蛋饼都做完了,时间也不对了,当我看到我们班经常迟到的一个同学飞快的骑着车从我身边经过,我就紧张了,我急忙把蛋饼装到自己带的一个袋子里,然后付了钱准备走,结果突然袋子坏了!底脱掉了,蛋饼掉了一地,但是还好没有脏,这样又折腾了一会,我赶快往学校赶,还好,不知道今天是哪个班级之周,特别没有魄力,一个迟到的都没拦住,我看前面正在纠缠着,我就挺胸抬头走进门,并且和门口的执勤的人打招呼,装作认识的样子,他们也以为大家都是自己人,就放我进去了(我的惯用伎俩,但成功率比较极低)。

近了学校,只好直奔操场,这才发现自己的书包口开着,但是很担心会不会掉了一部分蛋饼(试想一下,那肯定是一个很搞笑的场景)。同学都抱怨我的晚,但是我也解释了,因为第一次,时间没把握好。最后还是有几个刁难我的~算了,忍一忍了,不计较了,只要解释清楚就行了。

但是有些事情是忍无可忍的,比如我觉得部分同学对我是一种不满,我在想了,我又没有赚你的钱,说话的时候因该是同等级别的感觉,我又不是开个公司竭诚给你服务来的,要是真的那样,那你就是上帝,但是现在~不对了,一部分人搞得自己真的像上帝一样的,不知道这几年同学怎么当的,简直就白认识了。

发蛋饼的时候,因为有部分标签掉了,所以分发要一定的时间,谁知道几位好心的同学就自说字话地把蛋饼发了,而且还发错了!不过我知道,他们真的是好心帮我的,在此感谢。但是结果是悲惨的,我又被扣上另一罪名,上帝告诉我,把蛋饼都发错了。算了,不和你们计较了,今天所有蛋饼算作都 2 元,结果一算有亏了 3 元,也就是今天不赚不亏,这倒也让我心态平和了。

结账的时候,有几件事情,比如部分人付好钱之后就说明天不订了,还有给了若干个 1 角 5 角(还好没有更恶心的币种,比如 1 分之类的)。这我能理解,因为的确我有失误的地方,但是最欠扁的事情发生了,我去问李天翼收钱,他用上帝的口气说:“你今天的蛋饼来得太晚了,而且还发错了”,我说“对的,你想怎么样?”他看看我,我很心领神会地说:“是不是你就不付钱了?”他居然说:“是啊,我就这意思!”我这就火:“你不付钱,那你吃什么呀,不付钱就把蛋饼吐出来。”他只好乖乖交钱了,说实话,这钱我收了都不爽呢,心想,真没品。

现在好多了,我按照计划,今天中午去打印了一分供同学使用的定购单,然后同学只要打几个勾就完成了定购蛋饼的事,而我只需要每天下午去把订单给摊主,明天早晨经过蛋饼摊时直接拿走已经做好了的蛋饼就行了。

这种事情可以看出很多东西,尊严当然是我的底线,平等地对待才能有友谊的栖息之地,没有谁凌驾于我之上,除非我欠他什么。

父亲问我,这样赚钱会不会被鄙视。个人认为,没有什么鄙视的,而是应该鼓励这种尝试,况且,自家兄弟的钱我是不会去赚的。

这次也想看看自己理财方面的天赋,不知道自己的财商有多少,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个账目,这是我第一次在金融方面的尝试,是极其简单的尝试,现在还有很多高级的想法,但这样就会花很多精力在这种事情上面,对我来说是不值得的,所以还是放弃了。况且做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好,我就知足了。

4 thoughts on “蛋饼生意”

  1. 那个,昨天和今天,都是我们班执勤~~果然你么认出我朋友Carol,她上次找你问过题目的,就是最高的那个女生~~的确算是认识的~~所以说,我们班真是善良的班级阿~~
    实在不能苟同你的办事效率~~你的确有该承认错误的地方,干吗说的好像是别人欠你什么一样~~仔细想想,同学不满也是很正常的,不要经不起一点埋怨阿。
    知道你肯定不喜欢听这种话,不过我就是直肠子阿,么办法~~

  2. 什么叫我果然没有认出来,我清楚地记得就是从Carol身边走过去的,我还以为她没看见我呢,不过还得谢谢她哦。PS:不想反驳楼下的,并且支持楼下进行评论。我是什么样的人,每个了解我的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样子,但是我决不会可以改变这样一个形象,只是让每个人自己去总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