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芳华

正书和闲书

学期伊始,我不幸地发现自己地高等代数书不见了,这是典型的“读书读着读着书不见了”现象。在寝室翻箱倒柜许久,仍不见踪影。我坚定地不想买新书,毕竟丢的是旧书,倘若买了新书,每每翻开就会想起自己丢了的旧书,心中必定泛起一丝丝难过。注定,我要买一本旧书来凭吊。

今天早晨有书市,不止有西南门的周末书市,还有学长学姐卖旧书,看见一本高等代数,我很高兴地买下了。话说这个学期我基本没买什么新书,即使是新书我也是很不情愿去买的,这就是我对正书的态度,深刻地说明了我不喜欢学习的本质,我喜欢闲书,买闲书是不会讨价还价,不会吝啬荷包里的钱的。周末书市《大学英语》4 元,《高等代数》5 元,而《偷书贼》15 元,《可计算性与数理逻辑》25 元。这年头闲书比较贵。

但什么是正书,什么又是闲书呢?书要分类的话,其实也就是我喜欢的书和我不喜欢的书。但要注意参考系,老师或家长眼中的闲书和正书自然是按照他们的喜欢程度而定,如果这书能提高升学率,能提高考试成绩,就是正书,凡是占用看正书时间的书就是闲书。而在我的参考系,相同的对象实体却可能属于不同的类。

这就是正书和闲书的辨证关系。

Categories
芳华

非常抱歉不能选您当管理员

一月份,数院本科生阅览室说要招募管理员,还说会有补贴,能在阅览数瞻仰各年级的大牛是很有趣的事情,并且还能拿钱,就发电子邮件申请了。一个月过去了,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标题是“非常抱歉不能选您当管理员……”,内容是“非常抱歉没能选上您当管理员……这一次申请管理员的人太多了……多谢您对本阅的支持,希望您以后能继续~”。我感到很莫名,原以为会有面试之类的,结果直接被拒掉了,但是我不甘,想一探原因,便回信问“请问你们是随机选取的还是采用其它方法?”答曰“主要根据大家对本阅的熟悉程度”……彻底无语,他怎么知道我对本阅的熟悉程度如何,想必应该是根据他本人对我的熟悉程度来确定,但我怎么可能认识他,我在第一封邮件里找到了答案“希望以后能继续~”,继续什么呢?继续申请,事情就是这样。

Categories
芳华

猪肉涨价的副效应

不知怎么着就当上风雷社的技术部部长了……今天晚上开会,张部长说会费要涨,我很不解,部长又说是因为猪肉涨价了,我更不解,部长解释说腐败的时候大家都要吃肉,于是我理解了。

Categories
芳华

小学的时候,大家就表现出了极高的语言天赋,在骂人的时候更能表现出来,这样驾驭了文字之后,还能驾驭别人,格外畅快。记得以前我的同桌很喜欢用如下句式“你不是白痴,是吗?”这问题很难回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有一个人,叫 Grace,她初中的时候曾经有一句极其经典“你头方的扁的圆的三角形的椭圆形的四边形的……”后面省略,其速度也已和相声里的报菜名有的一拼。但由于她知识面太狭窄,所以只能停留在平面图形。即便我如此本分,还是有幸领略了她老人家骂人的风采。

即便,骂,也要幽默着……

Categories
芳华

小学语文

William 从澳洲回来,请我去他家玩,沙发上放着当年一年级语文书,翻开,见一课文,全文为“山羊小,水牛大”,不禁大笑,向后翻阅,见一文稍有难度“火车开来了,火车开走了”。再一看,其实这两篇课文难度一样,都用了六个不同的字,只是后面一篇总字数多了四个。课后题是根据拼音朗读:huo che di di di kai lai le, huo che du du du kai zou le. (火车嘀嘀嘀开来了,火车嘟嘟嘟开走了。)不得了,小学生都知道多普勒效应了。

Categories
芳华

余弦定理(续)

第五次:面积公式
S=\frac{1}{2}(b^2+c^2+bc\sin A)
余弦定理
a^2=\frac{1}{2}(b^2+c^2-2bc\cos A)

……聪明的人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小孩没有犯过两次同样的错误,这让我很惊讶,并因此坚信他是聪明的……孺子可教也……在我回北京之前还有两次课,我有信心让他掌握这两个公式。

Categories
芳华

余弦定理

上个暑假跟我学奥数的小孩都回温州过年去了,本以为这个寒假打工计划落空,不料 Ella 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孩,下面是教余弦定理的一段经历,以观止。

第一次:我说“这是余弦定理a^2=b^2+c^2-2bc\cos A”,我让他记在笔记上。我又说“这是三角形面积公式S=\frac{1}{2}bc\sin A”,又让他记在笔记上,并告诉他这两个公式的重要性。

第二次:我说“这道题要用关于角 A 的余弦定理”,他在草稿纸上写下“a^2=b^2+c^2-2bc\sin A”,我告诉他“所谓余弦定理,公式里没有余弦是不对的”,他说“不好意思,和面积公式搞混了”

第三次:又是一题要用余弦定理,小孩牢牢记住了余弦,在草稿纸上写下“a^2=b^2+c^2-2\cos A”,我什么都不说,帮他把笔记翻到前面。

第四次:怎么还是要用余弦定理!初中奥数要用余弦定理的题目还真多……草稿纸上“a^2=b^2+c^2-\frac{1}{2}bc\cos A”……

我不能怪他,我要有耐心……

Categories
芳华

母亲五十大寿

五十年前的昨天,是一个伟大母亲的生日,就是我母亲的生日。

据我妈说,如果不是公有制,温州的大片房产都是我们的。她理应成为一个大小姐,城堡里的公主。其实父亲家情况也类似,据我爸说,如果不是公有制,上海的洗衣店都是我们的,他理应成为一个公子哥,豪宅里的少爷。但命运不济,或者说命运选择让他们去奋斗。

母亲家举家来到上海闯天地,母亲在她家里排行老二,她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在重男轻女的旧社会,家里的担子自然落到了我母亲的肩上,虽然苦了点,但磨练了我母亲的意志和品性。起早摸黑买菜烧饭,她是一个很能干的人,上学的时候数学很好,成绩名列前茅,跑步全校第二,两者都有奖状为证。这和我的情况不谋而合,可见基因的伟大,并且精确到了细节。

其实我一直很看好我妈的数学潜力,最近更是如此,几天前还打算教我妈群论,无奈人老记忆力已经不如当年,我也只能放弃。

突如其来一个变故,国家的一个伟大决定,一次伟大的革命,政策说每家要派一个小孩去插队落户。母亲家里心疼大哥,自然只能我母亲顶上,而我外公则被发配去了山西还是陕西,反正就是乡下。这就是命,人不能和命斗。妈和我提到这段事情的时候,眼中不曾显示出任何委屈,倘若换成我,早已经悲伤逆流成河,怨天怨地不已。这件事本身就已经犹如催泪瓦斯,足可以编成一百多集的韩剧,但母亲还是和我表达了光明的一面,例如在崇明岛上赶麻雀如何开心,插队落户有工资拿能自己养活自己,每天都吃白萝卜很健康等等。

几年后革命夭折,高考恢复,母亲要回来参加高考,但是人已经在崇明岛,不能说回家就回家,于是母亲去参加献血,便得以请假回上海,就这样她离开了那鬼地方,在家一心复习高考,确切的说是自学高考,当年那套高考复习丛书还躺在我家书架里。最后她考上了大专,工作后,又继续读夜大学,学历像打八十分时一对扣底,顿时底牌翻倍,从一个大专文凭变成了两个大专文凭。

这就是我母亲的一些身世。她本身就是一种伟大。当然更伟大的是她养育了我,她不曾要求我什么,只求我快乐地活在世上。感谢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健康,给了我快乐。母亲曾说过:“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绝找不到第二个。”我母亲如此斩钉截铁否定以后我再找到对我更好的女人的可能性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妈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人,很多观点都和我一致,比如关于老死,我和我妈都反对好死不如赖活这句话,身上插满管子,寸步难行,就是赖活,还不如好死……不说晦气话了,还得祝你健康长寿!^_^

Categories
芳华

收藏

发现好久没有买正版唱片了,现在都是新新时代,什么东西都是网上买比较便宜,唯独唱片这种东西不能上网买,每每我想上网买,都会情不自禁去 VeryCD 下载,不知不觉被中国全民分享的大环境影响,其精神就在于众人分享网速高。

前几天我和徐颍一起去上海书城的时候,就直奔七楼。看了很多唱片,发现大多数自己都下载过,决定不买,仅有两张我还没来得及下载的我喜欢歌手的唱片幸运地被我买了回去。

前几天看柜子里的唱片,不知不觉算了算,也花了近两千买正版了。初中的时候在美亚办了会员卡,充进去两百元,结果后来不知是倒闭还是怎么了,尽一个不见,幸好卡里只剩二十几元,否则大亏。想必是网络发达了,于是中国电信网络把美亚销售网络击垮,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买了这么多唱片,形成了数量上的优势,所以暂且可以认为是一种收藏了。

但数量多的东西不一定能称其为收藏。例如家里书很多,而且大都是父母时候留下的,但这就不能称其为收藏,毕竟很多书只是放在那里。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最近我和别人提起自己是集邮的,别人常投来羡慕眼光,再一说是买定位册的那种,就被无情地鄙视……我不服,继续把同样的话重复给更多人,得到的是更多同样的反应。其实我曾经很热爱集邮,除了买定位册以外,家里一收到信,就把信封泡到水里,取下脱落的邮票收好。但后来没人寄信了,改而用电子邮件,也就只能买定位册了。一个爱好被时代扼杀了。

当然,这种规模的收藏是放之四海都不会比得上其它专业人士的。但有一种收藏我做得很专业,就是准考证,嘿嘿!妈妈把那些准考证收藏得很全很整齐,拿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原来参加过这么多考试。

每一种经历都可以收藏起来,有物质形式的,也可以是精神形式的,所以我现在写了这么多日志也是收藏,收藏人生嘛……

Categories
芳华

头(续)

原本以为大家会联想到我映射当前的政局,可由于我平时的风格过于写实,不幸,让大家看出了惯性,校内网上大家更是与我交流睡觉经验……上海的头换了又换,但我在北京一直不知道换了之后又换了,前几天听到新闻里说市委书记慰问在医院里的老同志,才知道原来换人了……大家不要太担心我,我很正常,很有头绪,这是头的续想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