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暑期实践——火车奇遇记

七月二日,在前往厦门的列车上,八点,突然列车里出现了一个男子,他自称是火车的列车长,他拿出了一个握一握就会发光的手电,记得我第一次见这个东西是在 Zero 的家里,那时我们觉得很神奇。那个男子语调及其特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说了如下这样的话,他一遍按那个手电,一边说,“磨一磨,擦一擦,擦出爱情的火花”,“晚上可以照明,白天可以锻炼身体”,“只要你不是第一次做火车,你就应该知道这个产品”,“如果坏了,全国各个火车上都可以调换”,“可以使用五到八年”,“十元不算啥,少喝两瓶冰红茶”,同行的同学告诉我,这个只能用一个晚上。随后这个人开始介绍丝袜,接着又拿出了一个叫做磨齿的玩具,“孙悟空只能七十二变,但磨齿能八百七十二变”,随后他一遍变换这个磨齿一边说,“鸭子,鸭子,鸭子……丑小鸭变天鹅,天鹅,天鹅……”,如此如此,变了好几种东西,注意他说话每一句都有那种渐弱的效果。随后我们质疑这种东西比魔方简单,他不以为然开始鄙视魔方,说这个东西比魔方复杂一百倍。我已经笑得不行了。

后来出现了一个男孩,其他人在玩 uno,结果要算得分,小孩拿去,及其速度地算出了分数是 45,然后杨博雅算了一遍是 48,结果他验算发现小孩算的是正确的,我们纷纷表示杨博雅为北大数院丢脸的心情。过了一会,大家给小孩出了一道题目,9998 乘以 6,结果小孩算不出,我们告诉他可以巧算,结果小孩很懊恼,说自己太笨,结果杨博雅率先提出了我们比较聪明的假说,这个观点立即被我们镇压。一位同学拷问小孩 uno 说明书上发的繁体字“發”,结果小孩说认识,因为他妈妈打麻将的时候他在旁边看到过这个字。我在这个小孩身上看到了智慧的光芒。值得注意的是,小孩貌似得到了列车长的真传,一边玩磨齿一边用同样的语调配音。

刚到七月三日,我们剩下十三人在睡梦中唤醒了詹婉苏同学给她庆祝生日,在火车上过生日果然令人羡慕,刚要分蛋糕,余诚同学突然说刚走过去的一个人把他的书包拿走了,于是我冲在前头去追那个人,路上拉了两个乘务员一起追,终于在追了五个车厢后截住了那个人,那个人手只是拿了一个塑料袋,并且很镇静地说自己是给老婆送东西去。过了一会余诚自己找到了包,于是这个误会让我在凌晨的火车箱完成了一个百米冲刺。

我得出一个结论,什么事情,只要人多了,就会变得很有趣,很意外,很刺激。

4 thoughts on “厦门暑期实践——火车奇遇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