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之芙蓉镇

张家界的第一站是芙蓉镇,芙蓉镇名字的来历和张家界的差不多,张家界原名是大庸,估计是从前当地人觉得中庸不够,需要大庸才行。而芙蓉镇原名王村,并非现在的名字。

芙蓉镇

未到芙蓉镇,导游给打了生理上的预防针。因为芙蓉镇的厕所都经过了资本主义初期的洗礼,统一收费,一元封顶。无奈路过时,我尿意全无,无法在异乡领略久违的一元如厕之快。

小镇只有一条路,所以导游不怕我们走失。突然觉得导游就像牧羊人,导游旗就是牧羊仗。顺带提一句,两个导游,一个叫做吴百一,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家里生她是第二胎,罚金一百元,所以这个历史就烙在了她的名字上,按照这个思路,如果谁家孩子姓尔,又被罚了五百,岂不大囧。另一个叫齐蓉蓉,很漂亮的一个姑娘,是汉族人,吉首大学毕业,不知是不是张家界学院。

小镇上的店名染上了不好的习气,或是号称天下第一,或是谤个名人。2008年,刘晓庆重回芙蓉镇拍摄地时,可能吃了碗米豆腐,于是小镇就开始卖刘晓庆米豆腐。真不知道这米豆腐是不是当地特有的,当然刘晓庆的米豆腐肯定是当地特色。我起初不敢吃刘晓庆的豆腐,待到其他人争相去吃,便更没了胃口。

天下第一螺
刘晓庆米豆腐店

途中,母亲似乎被路边一算命先生叫住,说有话要对她说,母亲还真当回事,以为有重要天机泄露。虽说我也相信缘分一说,但这算命先生的缘分断是不能算上。经过几番讨论,母亲终于预感这缘分花费需要太高而放弃。这次回家,担心反而更多了,母亲居然能被这种低级把戏所蒙骗,若是遇到更加高明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想到这,我只能期盼“童叟无欺”的价值观贯彻人心。

芙蓉镇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姜糖,半成品的造型极酷,我觉得直接扯下来吃一定比做成一块一块的更有滋味。当然,我不想吃自己,再次忍痛割爱。

姜糖

小镇上还卖一些银首饰,都很民族风格,我还挺喜欢,但我只看中图案,不看中质地,买了银的觉得不值,但不是银制的大多设计难看,一时很难权衡,着实痛苦。突然瞥见路边一个女孩在卖自己手工缝制布艺,既没有号称是天下第一,也无名人撑腰。我估计与我同辈。她不受周围那些卖,仿佛黑暗中的一点亮光,迟早有一天会照亮这个世界。我看她很坚持,就想支持她,于是买了一个挂件。

手工布艺

之后在芙蓉镇周围浏览一些景点,找了几个不错的角度拍了几张。

芙蓉镇的楼与园艺

中饭作为芙蓉镇的结束,几个老师(包括我妈)都说菜是野生的,好吃。仿佛离开城市,一切都能野起来。可能是厌恶了都市生活,所以只要和城市里的不一样,就为贵。但老师们还是不能免俗,一致认为市区房子好,必须买一套,这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应该很痛苦。

下午去“天下第一漂”漂流,没什么好写的,无非是激流勇进加打水仗,漂了三个小时,终于到了头,上车时感觉自己着凉了,后悔没有喝姜茶洗热水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