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 I Wish, I Wish, I Wish In A Vain

投稿人:Bowen

人类是天性害怕孤独的生物,彼此的内心都有一个空洞,等待着人生的伴侣和思想上的伙伴将它填平。因为你们的存在,所以我们并不孤独。世界很大,我们很小,但是只要继续在一起,即使彼此身处天南海北,思想依旧能走遍天涯海角。

他一直喜欢听 Bob Dylan 的《Bob Dylan’s Dream》,一遍一遍地听,然后和着脑中熟悉的吉他曲调,一遍一遍地唱,手边的窗户开着小缝,南方冬天夜晚的风吹着长袖衫,细细的寒冷,却不觉的刺骨。如果不是身边的两个大旅行箱在暗示着他,他真的想一直唱下去。

地点:某咖啡馆。 时间:一个月前。

“这个所谓的世界就是一个人与人的结合体,当我们存在于这个纷纭空间中,无时无刻不在相互影响着,或许别人不经意间地细微举动,足以改变你的人生轨迹,反之亦然……”那个午后和煦的阳光与馆内低声的交谈声相融,像是一部欢快的田园协奏曲。当然,不算窗外的寒风。读着某本杂志上这段对《HOME LAND》的剧本简介,心中油然而生了莫名的感触,或许一幕永远无法 LOAD 的人生 RPG,只能偶尔从脑海深处撷取若干刻骨铭心的的记忆重新审视,或感慨,或叹息,然则无论如何都无法让时间倒流……

“KA——”门被推开的响声伴随着一句充满磁性的“好久不见了。”一个穿着印有“魅惑的 Poker face”字样套衫的男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冬日午后的光彩像聚光灯一样打在对面那抹突兀的亮色上,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份清新的自信。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对了,你怎么看待这样的问题 Do you think you can see what existed in two or more periods before at the same time?”一阵久违的寒暄后,抿了一口红茶的“Poker face”带着服务性的微笑以及眼神深处一成不变的狡黠问道。

“容我反问一句,你觉得我们能永远坐在这间咖啡馆里么?”下意识的直觉不加掩饰脱口而出,不带半分迷茫。

“你还是老样子那么浪漫和理想主义啊~只要地球在转,这种事明显是不现实的。”

意料之中的回答从好友微皱的眉宇间蹦出,带着一分迷茫,三分怀疑,六分否定。

“其实有可能,只要太阳在,就有可能。”

不顾好友脸上从三分涨到七分的怀疑继续说道“天上可见的恒星离我们的距离是各不相等的——距离的单位是光年——而我们的肉眼对它们的认知又仅仅取决于到达地球的光线,所以同时出现在你眼前的星星实际上可能是存在于过去不同时期之中的……有些是数百万年前的,有些是数亿年以前的——而它们的正身也许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但这些恒星死亡之前曾经放出的光线还在漫漫宇宙中航行,来到了地球,和其他时期内星球的光线一起呈现在你我眼前。换句话说,未来的某一天我和你在这间咖啡馆里反射的太阳光也许有一部分会透过大气层进入茫茫的宇宙,假设外部条件合适,阳光能够没有损耗,理论上这些记载了我们当年影像的光线会不出意外地航行于宇宙之中,那么一切都可以是永恒,而永恒有多远呢?永恒大概只是一个距离问题吧……”

“难得你也会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待一个感性问题么?那如果将永恒化为一个距离问题,那是否我们的每一次呼吸,谈笑都是在不断地缩短见证永恒的距离呢?”“Poker face”拂拭着已经渐渐冷掉的红茶杯,说着。

“这又有谁知道呢?”他站了起来,五点的夕阳投射在身上不带任何暖意,只在地上留下一个没有美感的影子。“But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unseen,that’s why we close our eyes when we kiss cry and dream.”伴随着“KI——”的一声关门声,室外的寒风扑面而来……

一曲贝多芬的《悲怆》把他从回忆的午后拉回到一个人的卧室,《悲怆》是他 MP3 中最不舍得删掉的一首,仿佛能够治愈一切伤口的旋律,静静地抚慰着人的心灵。闭上眼,就仿佛有人在摸着你的头,一股暖流将你缓缓的环绕。

仿佛是要掩盖住这座城市里所有小小的幸福和深深的不幸。窗外,意料之外的雪花从天而降,钢琴的旋律伴随着冰冷的雪花敲击着心弦,雪花是如此的美丽,却又如此的冰冷。如此戳手可得捧在手心却又立刻融化,仿佛一切的绮丽都是幻想,触及不到的美才是最美,就像记忆深处的残片犹如永远活在明天的昨天。

随着《悲怆》的戛然而止,开头的那首《Bob Dylan’s Dream》又从耳机中缓缓流出,伴着 Bob Dylan 那充满强烈的沧桑感的嗓音,他最后一次躺在那张床上,闭上眼睛喃喃自语:
没有离别的站台永远只存在于梦中。

花开的季节年复一年,但其实,每一年的芳香与色彩都会有所不同。

人会随着岁月老去,故事也一样,虽不会有皱纹或者暗黄这样时光的痕迹。

只是在每个记得它的人心中,那份回忆会渐渐变得珍贵而沉甸。

所以揣紧怀里的口琴

带着自由的心去走遍天涯海角

像个吟游诗人走向太阳落下的那个地方。

这就是……

“这不正是 Bob Dylan 的梦么?”同一时刻,在北纬 45°28’,西经 73°45’,在一间被朝阳笼罩的屋子里,半个头露在被子外的人在轻声低吟着……

2 thoughts on “CHAPTER 0: I Wish, I Wish, I Wish In A Vai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