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美国还行

之前总是找不到一个时间,既有相机在身边,又有网络。今天,伟大且万能的室友在 Verizon 大罢工期间,居然把网络给开通了,还是 FiOS 的哦~

先报平安,具体么,各种顺利啦。

去之前,房子莫名其妙就搞定了,室友很友善。去之前还在考虑家具的事情,结果原来住在那附近的小朋友要走,东西想变卖了:床,席梦思,桌子,台灯,四样打包 120 美元,还挺便宜,并且还帮忙搬到我住的房间了。并且更过分的是,去了之后,桌子前面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非常舒服的椅子,室友都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个椅子会出现在那里。

于是我就这样,过去,铺好床,开始睡觉了。

据说,这叫做窃取革命胜利果实。

从多伦多转机的飞机,邻座是位交大美眉,当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昨天才反应过来,原来长得像章子怡啊。来接机的学长的车是装不下两个人的行李的,但机场把她行李弄丢了一个,就正好了。汗。

补充一句,这里复旦和交大的人真多,每天认识一组。

睡醒的第一个早晨,室友就很好心地带我去开了银行和手机,还给我来了个 Campus Tour。虽然有点不习惯这样被带着走,但还是很感谢室友的热情的。

去系里报道,原来“小秘”是位和蔼的老太太。但记忆力惊人,居然见到我就报出了我的名字,还能背我的 email 地址,我被吓到了。领了办公室的钥匙之后,我就去自己办公室转了一圈,正好碰到办公室的室友,是哥伦比亚人,也超级友善的。

然后就是各种 Orientation,各种酱油,各种资料,各种排队,各种吃喝。比如在 Graduate Student Assembly 的忽悠下在 Walnut Street 上排了两个小时,得到了一个免费的 Gelato。今天中午在大太阳下面排了一个小时,一顿免费的 BBQ。

打算在开学的时候先考掉一门资格考试,所以又要开始学术啦。

办公室那层楼有一个巨舒服的研究生自习室,改日发照片。

过几天还有助教的考试,不知道能不能通过。管它呢,反正我是外国人,说不好英语正常的。据说明天的 Workshop 是帮助我们过那个考试的。

哦,忘记说了,这里东西都真心难吃。每次吃饱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多么的难吃。当然,这么说是夸张了。

附一个我“做”的菜。我清晰记得这道菜的做法:打开包装袋,放进微波炉,转三分钟,拿出来,对着土豆泥搅一搅,放回去,转一分半,就好啦。

Baked chicken.

怎么听着有点像纸包鸡呢?

One thought on “我很好,美国还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