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个故事

因为是桂纶镁主演,所以才去看文艺片。

以物易物,最简单的交易方式,已经被货币所简化,但究竟是进化还是退化?

货币似乎正在帮助人们遗忘,然而以物易物正是帮助我们去回忆关于交易的故事,关于物品的故事,关于自己的故事。

人们不会去在意自己钱包里的每一张钱的来历,是上个月妈妈辛苦工作省吃俭用下来,最后笑脸盈盈地发给我的零花钱,或是在路边捡到的五块钱,去路边罗森购买农夫山泉后找来的三块四角。

纸币,硬币在钱包里像是分子热平衡,熵增丢掉的信息,找不回。更不用说银行卡了。

以物易物,保留的就是这份回忆,这 36 个故事。朵儿和蔷儿交换了彼此的目标,“过去一个想要存钱,一个想要环球旅行,现在一个想要环球旅行,一个想要存钱”。沙发客用自己的35个故事换了朵儿的第 36 个故事。

以物易物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在于它没有任何的规则,或者说它倚靠的是心理价值,即便表面装作理性的蔷儿,心里还是通过最简单的方程去衡量,这个方程叫做感觉。两个女孩的母亲说,货物应该标价,这样加一个减一个心理清楚。但这个价格岂能是简单的全有序集(totally ordered set)能够描述的。这纯粹是商人的简单粗暴的做法。

听说拍了这个电影之后,台湾还真开了这样一间咖啡馆,但是没有以物易物。

可能这就是文艺片理想主义的侧面,它不能存在于现实之中,只能像一个顽强的幼苗为自己挣扎出一片小天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